终结“人在证途”需简政限权

2014-02-22 10:55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我有话说

  【观点会客厅】

  本期话题:终结“人在证途”需简政限权

  导语:有一种东西,自出生到死亡,它如影随形,无论生活、工作还是旅行,你都无法摆脱,这种东西就是证件。从呱呱坠地时的准生证到终归黄土时的死亡证,证件可谓伴随国人一生。这不,在广州市两会期间,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端出满满一盒子的证件,并绘制了一幅“人在证途”的图表。从准生证、身份证,到骨灰存放证,漫漫“证”途,门难进脸难看?有多少程序本能简化?你的“证”,难办不?

  【新闻解读】

  尽管我们都知道,人一生离不开各种证件,而且大多数人也会主动去办理相关证件。但政协委员“一生要办103个证”的调查与统计结果,还是让我们大吃一惊,并继而生出“人在证(征)途”甚至“人在怔(征)途”的心理。(据《长沙晚报》2月21日)

  【网评员观点面对面】

  斯恪:证件之间的整合,在技术上自然没有多大难度,难就难在证件并不是简单的一纸证明,它是权力为民众摆好的位置,为公民权利划出大大小小的框框。证件的存在,从来都是管理优先于服务,离开了证件这件利器,似乎整个行政管理都将乱套,至于公民隐私权、证件的服务功能,都成了次要考量因素。有“以证管人”的路径依赖,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技术越发达,证件反而越多。

  施平:客观来说,人的一生必然涉及各种证件证明,其中多数证件是对人生的一种记录也是积累。然而,在审批式管理思维下,个人办证往往成为一宗难以承受的负担。为办一张“准生证”,河北一对夫妻在16天里在当地跑了8个单位开了5份证明盖了8个章。行政部门办证效率之低,常使办证沦为“折腾”,甚至带动了各种代办证、办假证的地下产业链。更叫人抓狂的是,许多“必不可少”的证件,实际上却绝非必需。审批加强了权力,却限制了效率,滋生了腐败。

  小指:“不在办证,就在去办证的路上”,这话精准概括了普通人与办事部门打交道的感受。为了盖一个章,拿一个小本,以便于接下来去办其他事,很多人常年就在这条道上跑断腿。运气好的,轻松搞掂,谢天谢地谢祖国。运气差的,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将美好光阴活活消耗在如何与办事部门死磕上。

  汪昌莲:不可否认,证件一多,催生出了一种畸形的“办证经济”。一些公共服务机构借办证之机乱收费敛财,已经成为当今社会一种潜规则。究其原因,仍是权力垄断、权力自肥作崇。值得注意的是,借办证之机乱收费的公共服务机构,无一例外的均为“要害部门”。他们习惯于利用手中的权力,卡住服务对象的“要害”——既然来办证,就必须接受“办证经济”,否则,要么干脆不给你办证,要么故意拖着迟迟不办;一些服务对象为了能够顺利办证,尽管对“办证经济”心生不满,也不得不被动接受。

  苑广阔:人生100多个证件,每张证件都给了我们一项权利或者是义务,但是为了获得这项权利或者是为了履行这份义务,能否让我们少费些周折,少掏点腰包呢?更进一步说,有些能够被简化或者是取消的证件,能否简化掉和取消掉呢?为证所累不是某个中国人的心病,而是所有中国人的心病。

  高地:办证难的原因并不复杂,表面看是公共服务混乱,深层次原因则是行政壁垒所致,即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行政化、行政区域化,而行政管理部门之间的堡垒,造成了一个个“信息孤岛”,办证人则在孤岛之间来回折腾。

  李晓亮:“打破行政管理壁垒,一证行天下”,早已是民意呼声。而从技术上讲,改革公民信息服务管理方式,建立全国互认的信息大数据库网,完全不存障碍。唯一现实阻力或就来自那些指望在“证途”上捞油水的部门和人员。但既然各地都成立了深化改革小组,先不妨拿“办证难”开刀。只有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审批和办证设卡,“证途”才有望变通途坦途,不用再一年年地对着“百证人生”无奈苦笑。

[责任编辑:章丽鋆]
回到顶部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