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辉

提高医保个人缴费比例须慎重

  《经济参考报》11日报道称,2016年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农合的个人缴费比例或将上升。专家认为,从筹资机制来看,财政补助已经占到筹资总额的四分之三左右,居民医保存在“泛福利化”倾向。

  恕我直言,因为担心医保“泛福利化”,而提议提高医保个人缴费比例不得人心,也毫无道理。这就好比一个衣不遮体的人,生活好起来了,刚有了衣服穿,却因为穿衣服可能有扣错扣子的麻烦而丢掉衣服,重回赤身裸体的野蛮。

  过去,国人医疗保障水平低,深受看病难、看病贵之痛,在一些偏远地区,甚至一度出现“生病等死”的状况。这些年,我国经济迅猛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我们的贫富差距却在拉大,富裕阶层与贫困人口的差距非常显著。即便是在医保报销比例逐年提高的当下,大多数家庭仍然经不起一场大病的洗劫。可见,从普通民众的角度审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只是稍有缓解,并未得以根本改变。这个时候提出“提高个人医保缴费比例”显然不合时宜。

  一些专家提出此类不合时宜的主张,被责骂、被痛斥是必然的。这并不是说老百姓的谩骂多么正确,而是从这些愤怒的表情中,我们看到的恰恰是民心民意的走向。饱受“看不起病”“生病等死”折磨的人们,好不容易盼来政策的趋好,比过去稍稍过得好一点,正盼着善政继续发力,怎么会同意一些人提出的倒车之论呢?

  这也并不是说医保财政承担比例只能往上走、不能往下走。在我国,医保虽有福利性质,但最终还是要回到收支平衡的市场轨道上来,条件成熟后,通过精算确定政府财政补助及个人缴费比例,实行经济学上合理化的分担,也是大趋势。但是,眼下时机尚不成熟,对很多人而言,现行的个人缴费比例已不轻松,如果不顾实际情况,贸然提高个人缴费比例,或者降低医保报销比例,则可能让很多人退保,或者重新因病返贫,这与中央提出的医保全覆盖、保障民众病有所医的大政方针相悖,并不可取。

  至于居民医保的“泛福利化”问题,的确存在,在少数地区还比较严重。但这只是一个技术层面的问题,并不能否定现行医保政策方向的正确性。相反,它让人们看到了现行医保制度执行中的漏洞和问题,以及改进和提高的空间。政府要做的就是完善监管机制,严格医保报销的各个环节,遏制少数人过度医疗、把医疗当福利的乱象,堵住一些医疗机构发医保财的漏洞,最终让珍贵的医保资金得到精准使用,有效托底民生。

  应该承认,中国新农合和城镇居民参保人数众多,国家医疗保障压力巨大。但这种巨大,提示的正是改革发展所应对应的方位,正是政府施政为民的现实旨归。不能因为压力大,就想着违背约定向退休人员收钱,不顾实际要老百姓多掏钱。科学的出路是,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民间,从集体到个人,方方面面一起想办法,让宝贵的医保基金保值增值、并用到紧要处,让有限的财政资金更大幅度地向民生倾斜,推动改革朝着一以贯之的方向前进,而不是一遇到困难就想着“开倒车”。(李思辉)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