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圣祥

马家军:举国体制下的政绩工具

  提到中国田径体育,马俊仁和他所带领的马家军是不能不提的名字。作家赵瑜曾经推出过一部名为《马家军调查》的报告文学,其中的第14章名叫《药魔重创马家军》。17年间,这本书的发行版本始终没有该章节,但是现在,这一章节的内容得以曝光,多位运动员和队医爆料,称马俊仁强迫选手们服用兴奋剂,并亲自上阵为运动员打针。(2月3日新华网)

  马家军曾经是中国田径的神话。1993年8月,德国斯图加特田径世锦赛,马俊仁所带领的马家军获得了10000米和1500米金牌,3000米金、银、铜牌,国家体委、辽宁省委频频发出向马家军学习的号召。那一年在体坛,他们“刷爆”66次纪录,马家军的辉煌震动世界。东方神鹿王军霞,就是马家军最有名的弟子。

  上帝很公平,神话的另一面,往往是笑话。当年,马俊仁被捧成了神,报纸赞扬的词都用尽了;现在回头看,那种疯狂地打针吃药,简直就是中国体育的耻辱。在那样一个气功热和特异功能热的年代,马家军的神话,在公众的理解里其实也是一种特异功能。正如一切反科学的特异功能都是“大师”骗人的把戏,马家军的底牌是“药家军”,其实用脚后跟都能想到。

  只不过,迷恋金牌的我们,之前并不愿意这样去质疑,哪怕铁证在手,马家军服用兴奋剂的章节也不得不删除。靠兴奋剂拿成绩,不仅毫无诚信精神,也不只违反体育道德;对别的运动员是极大的不公,对马家军的队员则是反人性的摧残。

  马家军的神话里,那些全部生活内容从小就是跑跑跑的队员,无疑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被迫打针吃药,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和反抗的机会,就像马戏团里被野蛮训练的小动物。跑出成绩来了,一身的病痛与药物的伤害,也许还能有所回报;没跑出成绩来,那真的就是一辈子都废了,傲人的体育天赋让他们失去了正常长大的机会,并终于沦为一枚弃子,身无长技地开始社会生活。

  是的,马家军的那些队员,本质上就是马俊仁和层层体育官员们,获取政绩的一枚棋子,一个工具。他们已经被高度物化了,就像是私人财产,没人真正为他们的利益考虑,打针吃药都可以是强制性的任务。不择手段地拿到成绩,似乎是举国体制下搞竞技体育的全部目的。当然,拿到政绩的官员也会赏赐给取得成绩的队员一些金钱,就像获取门票收入的驯兽员会给动作出色的表演动物扔去几片肉。

  竞技体育从来就是残酷的,胜者为王败者寇。但是,举国体制放大了其中的险恶,将队员物化成了马戏团里的动物。在马家军里,马俊仁可不只是什么教练,他是这个小王国的绝对暴君,非人的魔鬼训练加上非人的打针吃药,亮丽的金牌一直在前方引诱,王军霞们却从来不是真正在为自己奔跑。

  马家军虽然早就是陈年往事,但是竞技体育的举国体制依然盛行。运动员们获得金牌之后,首先被祝贺的依然是他的教练、他所在省的体育官员以及相关运动中心的体育官员。而没能拿到金牌的大多数,唯一收获的大概就是脱离正常生活养成的畸形人格。那些拥有体育天赋的少男少女,他们是怎样长大的,他们是怎样训练的,他们退役后的生活又如何?马家军的神话或者笑话,从来就不是现实中的个案,也远远没有成为过去式。(舒圣祥)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