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雪松

天价鱼事件,还应责令调查机构“停业”

  天价鳇鱼事件,不出预料地反转着剧情,最终这家涉事饭店,被责令停业了。

  当地第一次调查报告出来的时候,有媒体向我约稿,让我评评举报的游客不应该浪费行政资源的事。很抱歉,我拒绝了。理由不仅是这个缺失了举报者重要角色的调查,从程序正义的标准上站不住脚,还包括这个漏洞百出的调查中,官方机构迫不急待地又一次露出了公信缺失的那个短来。

  很多人忽视了一个重要的细节——举报人在网络吐槽过程中表述的110民警在现场“叼着烟”。如今这个细节,已经被各种反转的剧情,以及多路投诉这家黑店的线索所抢眼了。但在哈尔滨当地的第一次调查反馈中,这个细节是被否认过了的。调查称,“没有发现”。

  没有发现,并不意味着没有出现。这在常州游客后来提供的清晰照片中,已经得到了证明。耳光打得啪啪响。

  当地调查机构发现了什么?发现了游客买单时付了7叠钱,可以证明“打了折”;发现了陈先生与店主分别时相互拥抱道别的视频证据,可以证明双方是相欢而散的;发现了游客在现场的推推搡搡,可以证明是陈先生一方打了店家……

  但是,这么个代表政府部门、代表执法机构的调查团队,偏偏没有发现这家店的营业执照已经过期,没有发现这家店以出售“野生鳇鱼”的名义卖高价,可能存在的多方面法律漏洞,又怎么能够发现110民警在现场处理时有没有抽烟?

  这是一次有选择的调查,有选择的发现。权力机构、执法部门,在调查发布的文本背后,掩盖着地域保护的色彩。这不是哈尔滨这一地、这一次的现象。发生在国内的很多涉及外地人与本地人之间的摩擦事件,在调查处理的最初阶段,权力机构和执法部门充满感情色彩和关键细节漏洞的报告,比比皆是。

  青岛天价虾事件,游客举报之后,当地派出所称“管不了”,物价局说“等明天处理”。但最后,在舆论的紧逼之下,该关的关了,该罚的罚了,该停职的停职了。事实证明,不是管不了,而是不想管。而哈尔滨天价鳇鱼事件,人们觉得青岛大虾简直就不是个事了,其中的原因不仅在于天价鳇鱼起客来刀子更狠,更在于哈尔滨当地的执法部门、调查机构在处理纠纷时所表现出来的更牛。哈尔滨敢拿这么漏洞百出的调查报告来糊弄消费者,既贬低了围观者的智商,更拉高了权力的傲慢。

  中国不缺法。但很多消费者被宰之后有法无门,正是因为法被一些人在手里把玩着。哈尔滨天价鳇鱼事件,调查机构第一次把剧情反转过来,绝不是技术与能力出了问题,而是屁股出了问题。中国的执法机构,在处理本地与外地人的纠纷时,很多执法人员的屁股,从来就是习惯性地坐在“本地”的凳子上的。这个法治环境,有法跟没法,对于类似纠纷的受害者来说,没多大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看有没有把事情闹大,看舆论盯得紧不紧。

  哈尔滨在天价鳇鱼事件上的调查机构,显然是藐视了舆论越发表现出的韧劲与任性的。可以说,没有执法部门任性地跟法过不去,跟围观者的智商过不去,天价鳇鱼事件就不会闹这么大,就不会引发社会这么大的情绪。舆论表面上是在看店家的刀子有多狠,其实是在看执法部门到底敢乱来到什么程度。

  如今这家小事饭店被责令停业了。这个“责令”,因为是舆论的紧盯,等同于权力机构当众扇给自己的一记响亮耳光。

  天价鳇鱼事件,在对事件调查的同时,应该对调查组本身展开调查了。光责令这一个店家停业,对于法治的普遍意义来说,效果非常有限。只有让第一次炮制漏洞百出调查结论的相关权力机构、执法部门的当事人以及负责人“停业”,法治才有可能不会沦为一些人手中拥有的私产,才有可能让消费者看到法治中国的希望。(刘雪松)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