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有位不坐”折射城乡隔膜

2016-03-01 10:29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我有话说
2016-03-01 10:29:06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陈城

  作者:张西流

  此前有网友爆料农民工因觉得自己太脏乘车时有座位不坐,席地坐在车厢地板上的帖文,引发众多网友“吐槽”。2月27日,大河报记者在洛阳市区就遇见了这样一位农民工兄弟。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农民工兄弟称,他也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自己身上脏,不想打扰人家。(2月29日《大河报》)

  随着经济发展提速、城市化进程加快,农民工进城务工已经成为中国一大特色。但是,这些城市建设的直接参与者,却时时面临着被边缘、被排斥、被歧视的尴尬局面。前不久,重庆一名网友在微博上称,一位衣上沾有尘土和涂料农民工坐公交车时遭到一位穿着时髦的老太呵斥,“你穿得这么脏,就不应该坐公交车”。至于在洛阳一辆公交车上,一位农民工“有位不坐”,与其说是一种自律,不如说是对城市的一种畏惧。

  实际上,无论是城市老太称农民工“就不应该坐公交车”,还是农民工乘公交车“有位不坐”,城市公共交通,真正歧视的是农民工的身份。一些市民,甚至个别城市管理者,从骨子里对农民工的身份感到不屑、甚至厌恶,这种病态心理,让他们不惜舍弃城市良心。可见,农民工乘公交车“有位不坐”,不仅是人的身份隔离,更折射出了城乡情感隔膜。

  城乡二元分割的体制,曾给多少中国农民带来酸楚与泪水。一篇篇农民工在城市打工遭受岐视、不公的报道,一幕幕农民工在城市缝隙中艰难求生的辛酸场景,曾撼动多少人内心深处的情感。比如,有的市民以农民工身上脏为由,反对他们乘公交车,表明在相当一部分人心目中,农民工仍然是贫穷落后、愚味无知、土气低贱、没有素质的形象,而“乡巴佬”、“打工仔”等,在一些场合都成为了典型的贬称。

  然而,农民工的身份,不能作为被歧视的理由。农民工也有追求时尚的愿望,他们也希望自己适应城市文化,只是他们的经济状况、所受教育程度以及生存环境制约着他们。作为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农民工在城里干着最脏、最苦、最累的活儿,却享受着最低的工资、最差的生活环境、最没有保障的生活,为了适应工作环境,也为了积累下不多的财富,他们只能穿着最脏最破的衣服,游走在高楼林立的都市。从农民工“有位不坐”可以看出,城市实际上成了一种无形的身份隔离区,这种隔离不是基于种族,而是基于城乡身份。

  因此,破除二元分割体制,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到今天已不再是一种同情心的需要、不再是农民工单方面的呼唤,它已经成为整个国民经济与整个社会健康、和谐发展的迫切需要。对于广大农民工,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来说,与他们息息相关的绝不仅是一个乘公交车“有位不坐”的问题,而是在“农民工”这顶戴了30多年的大帽子之下,他们如何才能享受到城里人的同等权利。(张西流)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