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圣祥

“越有毒越是好药”会“毒害”中药

  【两会特稿】

  说到现在中药制剂审批程序繁冗,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顺天德中医医院院长王承德说,一个新制剂要进入临床应用,必须小白鼠点头才能通过,而中医药专家的话都不算数。他建议将中药制剂审批制度改为备案制,让更多的中医自制药用于普通患者。“凡是药都有毒性,越是有毒的药越是好药。”他举了名医张仲景用砒霜为患者治病的例子,认为现在各种管理限制越来越多,使得三分之一的中医毒性药没有了。

  据说,信不信中医已经被列为“人以群分”的一条重要标准;但是,只要不是特别偏激,人们大多仍然承认中药的巨大价值。换言之,相不相信中医那一套至今无法实证的理论是一回事,认可经过临床实证的中药治疗价值是另一回事。

  按照现行药品管理法,无论是古老医书中的传统方剂,还是传于民间的各种偏方,只要想做成制剂出售,都必须和西药一样,做药理、做临床、做毒理、做药效。王承德反对的正是这一点,因为他认为这些很多都是名方,要么曾经被皇帝钦点,要么应用过几百几千年,不应该比照西药,对中药制剂做同样的临床实验要求。

  意思是,只要著名古代医书里写过,或者,只要著名中医药专家认可,向监管部门备个案就应该可以了。听起来,这和现代医学讲究严谨的态度好像是截然相反的,中药制剂特别是医院里的中药自制药,难道就这么等不起正规的审批程序吗?至少,站在患者的视角,如果不是面临马上可能去见上帝的特殊情境,我们还是愿意等待的。

  王承德委员真正反对的不是程序的繁冗,而是标准的严苛,以至于“使得三分之一的中医毒性药没有了”。所以,他说“凡是药都有毒性,越是有毒的药越是好药。”按照中医的相生相克、以毒攻毒理论,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问题是,这种理论并非所有人都相信,应该给患者不相信中医理论却相信中药疗效的选择自由。如果不给患者这种选择自由,而是只要用中药就必须信奉中医理论,那么,中药产业就不可能真正做大。

  将中医理论与中药疗效适度分开,让颇为玄幻的理论仍旧保持玄幻,让治病救人的中药,经过现代临床实证去给人看得见的疗效,两者并不矛盾。相反,中药要想走向世界要想发扬光大,这几乎是必由之路。如果中药的疗效完全由医书或者专家等权威说了算,不用经过任何现代药品临床试验过程就可以随意推出,那么对不起,很多人会宁愿选择不信。这对于整个中药产业来说,不仅是抹黑,简直是“毒害”。

  让中药和西药使用同一套审批程序和标准,本身不会对中药构成任何不利,除非我们认为中药经不起临床实证;相反,要求中药制剂免去被指繁冗的审批程序,其实是在给中药索要特权。这种特权貌似在为中药撑腰,其实是在给中药拆台。说到底,患者的信任而非特权的照顾,才是中药发展的根本。(舒圣祥)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