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川

职称评定,该脱钩的不止外语

  近日,中共中央印发《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建设人才强国作出全面部署。《意见》指出,改革职称制度和职业资格制度,对职称外语和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不作统一要求。(《新京报》3月22日)

  再过3天,也就是3月26日,全国专业技术人员职称外语等级统一考试将如期举行,而那些正备考的考生闻听“职称考试对英语计算机不作统一要求”的消息,该作何感想?职称考试对英语计算机不作统一要求,不等于职称评定与外语和计算机立马脱钩,但起码说明在脱钩路上迈出关键一步。

  对于不少评职称的人来说,为外语和计算机所苦,可谓久矣。比如知名军旅作家铁流。据报道,铁流为评副高职称一直未果,原因就是职称外语和计算机连考12年未过。一个堪称著作等身早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成名的作家,别说正高(一级作家),连副高(二级作家)都评不上,屡屡栽倒在外语或计算机考试上,太黑色幽默了。其实,早在1998年,铁流就一直用电脑写作,但因为不懂计算机知识,就过不了计算机考试这一关,自然就评不上副高职称。

  从常识上看,职称应是对一个人专业能力的评判,而不是体现在外语和计算机水平。但是,由于职称与外语、计算机绑在一起,导致不少有较高专业水平的人评不上职称。多年来,不少代表委员呼吁取消职称外语考试。主要观点是,外语对专业知识并无太大作用,却挡住了专业人才上升空间;职称外语考试,无形中催生了“考试经济”,形成了庞大的灰色利益交易。对此,人社部负责人曾提出,职称外语改革将进行试点。

  如今,中央发布改革意见,对职称外语和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不作统一要求,可谓呼应了民意,提振了民心。但是,就目前而言,我们所要思考的并不能仅仅限于职能外语,而是职称本身。近年来,坊间对职称颇有微词,有人形容为“职称就像是一块抹着蜜糖的鸡肋”。虽是鸡肋,但不敢言弃,特别在高校、医院等机构,职称很重要,没有职称别说晋升成奢望,连工资乃至教学资格有时都保不住。

  完全否定职称的存在价值,或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但是职称评定中出现的种种乱象,也说明改革力度不能减。与职称评定相关的是论文发表,为评职称,有业内人士感叹:“你要去学与你工作关系不大的外语,去写那些垃圾论文,去和平时要好的同事争指标……职称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却又不能丢弃。”这还不算恐怖,由此滋生的论文造假、行贿受贿等乱象,早已不是新闻。

  如果一个真正有水平的人才,却不得不在用不着的外语考试上耗费时间,不得不在一些并无价值的论文上分散精力,不得不求爷爷告奶奶地发表论文,且在评职称时不得不打通各个环节,他能专心做好研究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央下发的改革意见还提出,坚持德才兼备,注重凭能力、实绩和贡献评价人才,克服唯学历、唯职称、唯论文等倾向。不将论文等作为评价应用型人才的限制性条件。可预见,论文在人才评价机制中的比重将降低。换言之,职称评定,该脱钩的不止外语,还应该包括论文,以及陈旧的评选机制等等。

  “多一把评价的尺子,就多出一批人才。”对待人才,特别是杰出人才,不能仅有一把尺子。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各有所长,如果只用一把尺子,只看勇猛,孙悟空可能脱颖而出,而猪八戒、沙僧则容易埋没光华。人尽其才,才尽其用,关键是给解除人才身上的束缚,给他们开放的舞台;关键是建立正当的激励机制,让人才有动力发挥才华;关键是去除官本位,让人才有话语权,即如改革意见所称的,纠正人才管理中存在的行政化、“官本位”倾向,防止简单套用党政领导干部管理办法管理科研教学机构学术领导人员和专业人才。(王石川)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