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诗歌的春天还有多远?

2016-03-29 15:48:18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王营

这个春天,诗意盎然。“微博续诗”“诗和远方”“世界诗歌日”“诗人海子忌日”等一系列活动、作品、节日,将一个美好词汇、一腔浪漫情怀、一种生活理想带给了广大网友。诗歌这门相对小众的艺术,正在吸引更多人的关注、喜爱、支持和参与。天南海北,相聚联诗,共话明天。于是有人感慨:诗歌未死,诗歌的春天又来了!但也有人认为,“续诗”不过是一次“大众的狂欢”,称不上严格意义上的诗歌创作。网络在为诗歌复苏提供便利的同时,也让诗歌生态变得心浮气躁、泥沙俱下。“诗和远方”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可能并非意味着歌咏人生的诗歌信仰,而更多的是一种避世情绪、心灵鸡汤。至于一年一度的“世界诗歌日”“海子忌日”,纪念方式多则多矣,但不少只是随大流、凑热闹、走过场,远未触及真正的诗歌精神。喧嚣过后,需要冷静反思。诗歌的春天又来了吗,诗歌的春天还有多远?

  3月21日是“世界诗歌日”。不久前,知名作家杜子建在微博晒出“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的诗句,请网友续写,十多天内回复就超过3万,续作中不乏“尽倾江海里,赠饮天下人”“却见春枝里,斜倚桃花君”等佳作,有人为此惊呼“国人诗兴未死”。(3月23日《中国艺术报》)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高晓松作词作曲、许巍主唱的新单曲《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3月18日凌晨一经发布,立刻就火了。不少文艺青年在网络上分享心情,表示听到第一句歌词就“泪流满面”,是歌曲中所包含的“情怀”深深打动了他们。(3月22日 中国新闻网)

诗歌的春天还有多远?

  何勇海:这场网络写作浪潮,让我们感受到国学的群众基础广泛而扎实。尽管一些作品在押韵、格律等方面存在问题,质量不算高,但它们却是网友真心与激情的呐喊,写出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内心激情和人生百味。微博续诗成热潮,充分证明诗歌在我国并非“死”去,甚至从未走远。在泛滥的泡沫文化冲击下,诗歌的地位被排挤,有人因此认为“诗歌已死”。事实上,诗歌仍在我们身边潜行与“虔行”。爱诗的灵魂,并没有淹没在五颜六色、喧嚣纷扰的世俗声浪之中,就看我们能不能有效激发了。

  徐晋如:此次诗歌接龙是一次“大众的狂欢”,并非真正的诗歌创作活动。没有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没有使命感和神圣感,就不会有诗人,更不会有真正的诗作出现。在任何时代真正的诗人都是寂寞的,诗歌都只是在小众当中流传。

  黄 帅:在海子离开27年后,中国社会面貌、文化生态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海子当年为之痴狂的诗歌,经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以降的商品经济大潮冲击,社会关注度也迅速下降,诗人早已不再是舆论追逐的明星。“诗人卖诗”“诗人乞讨”等事件层出不穷,似乎“诗歌已死”如同“纯文学已死”一样,成了时代宿命。但是,与唱衰纯文学的论调相反,现在依然有许多青年热爱诗歌,依托于高校、媒体、出版机构的诗歌类活动依然有不少受众。尤其在繁重的都市生活压力面前,读诗、写诗似乎又成了一些人寻求心灵宁静的途径,海子的“诗歌门徒”始终存在。

  江 飞:这是一种朴素的生活意义上的民间怀念,尽管对海子的接受中存在着一些误解和盲点,但我想也会一年一年地持续下去,因为每个人都充满“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热望,而海子正提供了一种虔诚而执着、热烈而宁静的精神指向,他所创造的诗意世界或许正是处于喧嚣与焦虑中的现代人所向往的一种理想生活。我相信这种学术意义上的怀念也会持续下去,因为诗歌不会死去,诗性精神不会寂灭。

  舒 婷:诗歌没死,也永远不会死,应该说,诗歌更正常了。诗歌现在是爱写诗的人的一种个人爱好,现在这个年代,不是能靠写诗吃饭的年代。其实现在很多人的诗都写得很好,水平超过了《致橡树》,但现在这个时代,不可能像我成名的那个时代靠一首诗红遍全国,诗歌早已不是号角。现在你们关心疫苗问题多过关心诗歌,这是应该的。诗和生活是两码事,要分开。但诗人的内心是一定会折射到生活中的,做诗人要真诚。

  付 勤:在日趋物质化的世界,在碎片化、快捷化阅读盛行的当下,诗歌的声音并没有被边缘化,反而渐渐又响亮了起来。在这个浪潮奔涌的大时代里,古老的诗歌再度被赋予新的历史使命,它能把传统之美、文字之美、音韵之美与当代价值观有机地融为一体,它能以思想的自由表达来见证我们每个人正在经历的生活与这个时代,它能跨越时间、空间、地域、语言,让更多的人看到,越来越多元化的世界里,那些最质朴的、最真挚的情感诉求,从未有过改变。“诗歌升华了我们共同的人性,使人类更加强大、团结,也更清晰地认识自己。”也许呼唤“诗歌的春天又来了”还为时尚早,但正如歌中唱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诗歌的春天还有多远?

  @李潜:真正的诗意不在远方,而就在柴米油盐里,就在苟且的生活里。把简单的生活过出味来,才能称得上诗意。把生活称作苟且的人,远方并不是你的良药。

  @啊袁77924111:阅读海子既幸福又感伤。海子,是我人生记忆中的一座丰碑。

  @李洪林:诗歌没死,她曾经盛行,如今正在潜行。

  @阿京: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许多热爱诗歌的人,他们坚持着读诗和写诗。我平常读诗,也写诗。我写的诗是我的珍宝,和照片一样,和日记一样,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红五角行动马文美:诗人是永久

  @桃花人面两依旧:感觉现在“著名的诗人”多过唐朝,背一串头衔,提几箩歪诗。诗坛这种浮躁之风真令人担忧!

  (光明网记者李姝昱整理)

[责任编辑:王营]

2016-3-29

473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