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电视问政”究竟该不该提倡?

2016-03-31 18:11:06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王营

日前,南宁几位县委书记在节目中获赠“苍蝇拍”的场景,再次引发了公众对于“电视问政”的关注和热议。作为一种直面问题的政务处理方式,电视问政在我国已有十多年历史,出发点虽然很好,但收效并不理想,舆论对其褒贬不一。支持者认为,电视问政是扩大公众参与的有益探索,保证了公民对政府事务的知情权、建议权和监督权,同时也是直击热点、揭露问题、监督政绩、考核干部、联系群众的有效途径,可谓政府的一种积极作为、工作创新,旨在解决民生难题,践行执政为民,值得鼓励、提倡和完善。质疑者则认为,电视问政节目内外普遍存在作秀、形式主义、懒政怠政等不良现象:或追求行为艺术、眼球效应,以“火药味儿”吸引观众捧场和参与,或事先设计好“台词”与冲突,不少官员侃侃而谈、义正词严却不走心,事后“言不信,行不果”,让百姓越“问”越生气,越“问”越失望。电视问政要想真正发挥实效,花拳绣腿不是办法,求真务实才是根本。

  3月27日晚,广西南宁市《向人民承诺——电视问政》直播现场,面对曝光的公务员上班炒股斗地主、有车一族入住廉租房、盖一次公章“收费”2000元等问题,多名市民嘉宾当场激动抨击指责,其中一名市民还给到场的县委书记们送上“苍蝇拍”,期盼这些官员能严惩腐败以正风纪。 (3月28日 中国新闻网)

“电视问政”究竟该不该提倡?

  邓海建:这些年,电视问政确实“挺过瘾”:各级一把手直面问题,“脸红”与“冒汗”成了常态,民众也能伸冤诉苦,不少拖延已久的顽疾,基本都能在问政现场拍板解决。这非官德素养之功,而是上下监督之力使然。电视问政作为舆论监督的方式之一,有其短平快的好处,但短板也是昭然若揭。至于电视问政里的“火药味”,恐怕更不能当做指数标杆来热炒。让官员有说话的“机会”,让市民有问政的“能力”,构建更为常态而正常的问政机制,也许比一档看点诱人的电视问政节目更有意义。

  乔杉:一段时间以来,电视问政频频出现在公众面前。相对于过去,现在的很多电视问政,既有分量又有质量,参与的人越来越有广泛性,一些电视问政以其直击问题、不留情面,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拿广西南宁的这次电视问政来说,现场竟然有市民送上“苍蝇拍”,其火药味可见一斑。诚然,电视问政不能代替常态性的工作,不能把电视问政等同于日常问政,但就现阶段而言,这依然是扩大公众参与的一个有效探索。在现实语境下,电视问政的确“有比没有强”,不能因为没有“一步到罗马”,而否定其积极意义。但对于公权来说,也不能满足“有比没有强”。如果说一开始电视问政的出现,还能给人带来新鲜感,那么发展到现在,特别是作风建设的背景下,还只是满足于一档节目的火爆,也就太让人失望了。

  刘雪松:尽管有网友担心这是不是在作秀,但我认为,能把“糗事”秀到这样的公开监督场面,也算勇气大于“秀”气。没有这样的现场秀,至少领导干部的脸不会这么红,也不会有如坐针毡的脊梁骨寒气。这对官员的作风转变,无疑有积极意义。面对问题,不脸红不行,但光脸红、光惭愧也不行。“八项规定”出台这么久,诸如公务员上班炒股斗地主之类的问题依然存在,表明一些地方一些部门的“苍蝇拍”还只是在高高举起,并没有重重落下。因此,市民将“苍蝇拍”送给县委书记们,既是鞭策,也是鼓励。电视问政现场的大小事,与百姓切身利益相关,与党和政府的形象攸关。只有件件有回音,事事有交待;既办曝光了的事,又主动办没被曝光的事,才能经得起民众的拷问和民意的检验。

  薛家明:电视问政“创意不断”的根源是问题依旧---行为艺术虽是新的,但反应出问题却是旧的。假若群众拿不出送“苍蝇拍”这样的新行为艺术,那么这些旧问题,就可能不被关注,不能倒逼政府整改。但问题是,不断用新的行为艺术,去挑战旧的问题,只能令问政难度逐渐增大。试想,同样是污染的问题,第一次只需“红红脸”,就能治愈。第二次则要拿出污染水,才能让公众有感。而第三次必须要让官员尝一尝,才会引发关注。以此类推,后开展电视问政的地区,只能研发新的行为艺术,才能引发关注。如此恶性循环,老问题的整改,会越来越难。电视问政,不能总是翻新行为艺术来追打老“蚊子”。要改变这种窘状,政府部门一是要主动而为,将平时的功夫做好,真正地为民服务,二要建立联动的整改机制,把好举措让各地共享。

  何勇:从问政本质和开办“电视问政”节目的初衷来讲,“电视问政”节目的成功与否,关键标准不是“火药味”够不够浓,而在于有没有起到疗效,有没有达到规范权力运行的目的。从近年来各地“电视问政”节目来看,始终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电视问政”节目中曝光的问题,虽然基本上很快得到了整改,相关责任人也被追责,但解决的只是个案,相同、相似的事情和问题并未从根本上杜绝,没过多久又在另一个地方或部门发生和出现。在“电视问政”之外,权力的公开运行其实有很多更便捷的问政平台和渠道,不应过度依赖电视。毕竟“电视问政”节目的制作周期长,制作成本高。与其依赖“电视问政”,不如通过制度建设,倒逼现有的问政平台最大化地发挥疗效,更广泛地监督权力。

  郑宁:通过电视问政,再启动一定的问责程序,对官员来说,也是一种有效的监督。舆论监督是应该的,而且应该把舆论监督的工夫下在平时,而不仅仅是通过一个电视节目进行监督。电视问政可以存在,但肯定只是公众问政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只能是日常问政的一个有益补充。没有必要也不太可能推广,比如说经常搞电视问政,怎么会有时间处理真正需要处理的问题?电视问政要不要制度化、要不要由地方出台相关规定成为常规性做法,有待讨论。毕竟电视问政是定期举办,对于公众参与和监督政府的需要仍有一定距离。在电视问政的同时,加强平时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的水平也很重要。

  “电视问政”究竟该不该提倡?

  @手机用户 3502092605:直问父母官。

  @枫雨山林:电视问政,服务人民。

  @四九三十六:电视问政好新鲜。

  @努力奔跑的猴子君:这种市民问政问责应该向全国推广,市民敢讲真话,领导不回避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社会矛盾。

  @无聊1234567890 :电视问政就是场秀而已。

  @罗兰二月天:希望这样的问政不要演变成形式和作秀,要做实事。

  (光明网记者李姝昱整理)

[责任编辑:王营]

2016-3-31

477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