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黄山还是徽州,让我们起乡愁?

2016-04-19 19:31:54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近日,“黄山”是否复名“徽州”之争再掀热潮。古徽州,素以“一府六邑五千村”而闻名。一个原始、古老的地名,承载着世代积淀的文化底蕴和公共记忆。这一切,远非“黄山”二字可以容纳,复名徽州旨在延续千年古韵、弘扬文化精粹。但也有人认为,更名为“黄山”以来,当地的旅游推广、招商引资工作成效显著。若再次更名,不仅浪费了这些资源,还牵涉诸多行政事务,劳民伤财。即使复名成功,还需一段时间来消化。况且,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是个大命题、大工程,并非复名即可达成,也不一定非要以复名为前提。事实上,地名不仅事关区域标识,还事关文化传承,地名的稳定性是识别性的重要基础。当年徽州既有一个兼具内涵与特色的地名,为何要轻率地改来改去、徒增烦恼呢?

  安徽黄山市要不要更名为徽州,最近引起热烈讨论。先是《人民日报》刊发评论《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文章称,慎重更换地名,就在于对地名有情感。像“徽州”(今黄山市)这样重要的历史地名,不妨考虑恢复。随后,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起网络投票:“黄山市恢复老名字徽州,你支持吗?”截至当天投票结束,14973人参与,其中71.4%的网友选择“我要老地名,要敬畏文化,敬畏历史”以示支持。(4月15日《京华时报》)

黄山还是徽州,让我们起乡愁?

  李辉:一个长期形成的地名,其实就是那个地方的符号,是那个地方所有人情感所系的标志。即便远在他乡,人们也永远不会忘记故乡名字。我们常说珍爱乡愁、寻找乡愁,这乡愁,就融在地名中。地名,在海内外华人眼里,在所有寻找乡愁的人们心中,就是一条回家的路。地名的替换与取消,显然需要慎之又慎。慎重更换地名,其实就在于对地名有情感。这种情感,是个人的,是家族的,更是地方的、民族的。诸多地名情感的滋生、蔓延与丰富,才构成一个民族的文化自尊。当然,不是所有地名都必须恢复旧名称,但像“徽州”这样重要的历史地名,不妨考虑恢复。毕竟,没有“徽”,哪来“安徽”?全国第二次地名普查,无疑给了我们一次新的契机。通过普查,来一番梳理,让中国的地名更具有历史沿袭性、更富有传统文化特色,让新起的地名更能体现中文之美,更有丰富内涵。当然,这需要各地政府,有勇气面对过去。

  翁飞:徽州是一块神秘而美丽的土地,早在400多年前,明代著名戏剧家、诗人汤显祖曾在一首诗中这样写道:“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徽州文化的内涵,不仅包括独具特色的徽州商帮、徽州宗族、新安理学、新安医学、新安画派、徽州契约文书等,还包括极有地域色彩的徽州民俗、徽州方言、徽州民间工艺和全国八大菜系之一的徽菜等,精彩纷呈,魅力无限。而这一切,是“黄山”二字所不能包容的。我认为,“徽州”这两个字所承载的,是一种独特地域文化,是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融合。对文化的传承和认同是对文化根脉的一种敬畏,而地名就是文化传承和认同的标识。在大力提倡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文化的今天,恢复“徽州”地名正当其时。

  凡布衣:从历史文化的层面看,“徽州”是最值得保护的,属于宝贵的“非物质遗产”,亦是巨大的无形资产:“安徽”少不了“徽”字;徽州,早在秦汉时期设郡,北宋时期正式建徽州府治;徽派建筑,粉墙青瓦,木刻砖雕,明清遗韵,令人流连忘返;“徽班进京”,拉开了京剧历史的序幕;徽州的徽墨、宣纸、歙砚,向来大名鼎鼎;史上徽商的风光,更是让人津津乐道……当年改成“黄山市”,显然是出于旅游经济的考量,其实旅游是冲着“黄山”去的,而不是冲着“黄山市”去的,完全是个拧巴。此间,陕西也跟着出现了类似的话题:西安要不要恢复为“长安”?媒体称超六成网友支持改名。网友们大概在期待“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旧名是否恢复,在我看来一定要“具体地名具体分析”,一定要辩证地看问题,辩证地分析问题,要透析利弊,不能是什么地名都要恢复旧的地名,更何况许多地名历史上也是变来变去,在今天不必也不可能“一刀切”改回去,否则今人就成了泥古的傻模样。

  屈金轶:地名并非仅仅是一个地方名称。它既是当地民众情感传承的纽带,也是当地历史文化千百年沉淀的结晶。但是,近年来,一些地方常以整合资源、方便管理、发展旅游、招商引资之名,随意变更地名。这种偏偏要给原本具有文化情感属性的地名赋予经济属性的任性行为,既凸显对地名文化缺乏应有的尊重,更让民众从情感上“找不到回家路”。当然,地名并不是绝对不能改。那么,如何做到科学理性地更名呢?一是要把握尊重历史传统与文化内涵的大原则,二是要遵循法定程序,广泛征求民意,真正体现民意。问计于民的更名途径,可以确保地名更改更好地传承历史,更有效地传播地名文化。事实证明,地名变更唯有摒弃实用主义的短视目光,尊重地名形成的历史与文脉,方能提升民众的“地名是回家的路”情感认同,增强地区经济发展的活力。

  王石川:不知从何时起,地名更改成为一种潮流,仿佛不取个新名就不时尚,不改改名字就找不到存在感,就无法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意识到,随意更改地名实属短见。原因很简单,地名是基本的社会公共信息,也是重要的文化形态和载体。一个历史悠久的地名,不仅寄寓了世人的美好记忆,还保留着历史现场,粗暴易名无异于斩断文化命脉。而且,人们越来越觉得,一些古代地名隽永、有文化气息。无论是站在文化传承的角度,还是节省开支的考量,地名都是能不改就别改,如果实在要改,除了履行必要的程序,还要多听听民意,否则劳民伤财不说,民众也不满意。关于改名,我的观点是,既不能随意乱改,也不可奉行顽固的文化“保守主义”立场,认为所有名字都不能改。从历史上看,一些地方也是几易其名,而且有些地名改得还不错,如果物阜民丰、百姓安康,新名字同样能够叫得响。

  李英锋:诚然,把黄山市再改为“徽州”有一定的合理性,也具备一定的民意基础,且湖北荆州的改废和恢复也为“徽州”的恢复提供了实践参考。但笔者以为,如果黄山市真有一天要启动再改名,必须要进行科学评估论证,多听听民意,算好“得失账”。当年,“徽州”改“黄山”时,也有很多理由,如今,再想改回去,当年说的那些理由呢?显然,再恢复“徽州”之名须有更有力的、站得住脚的、能让人信服的新理由。再者,改名不光是政府的事,还是老百姓的事,因而,政府针对改不改名、怎样改名等问题,一定要充分征集民意,大多数老百姓都同意改了,才能改。还有,现在“黄山市”这个名字用了也有近30年了,名字中也包含了很多信息资源,承载了当地的很多旅游推介投入,关联着有关社会管理和运行的很多事务,已经具有了一定的认知惯性、旅游品牌惯性,如果再改回“徽州”,是否会造成很大的浪费?是否会增加社会负担?是否会给民众和企业带来新的不便?人名不能随便改,不能今天叫张三,明天叫李四,后天又改为张三,这样失去了姓名诚信。地名也如此。

  毛建国:对于那些有故事的城市来说,地名起着黏合剂的作用,它能帮助人们构建文化认同和身份认同。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城市发展过程中,有一些地方抛弃了先人留下的地名,轻率地实施了“更名工程”。更让人痛心的是,一些更名实际是败笔,破坏了文化脉络,破坏了公共记忆。从文化的角度思考,如果在黄山和徽州之间做选择,喜欢徽州的人可能更多。但是,是否能够成为“复名徽州”的理由?一个城市的更名和复名,毕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它不仅涉及城市的文化定位,更牵涉许多行政事务。更名以来,当地一直以“黄山”为名展开招商引资、形象宣传等工作,这也是一笔无形资产,如果就此彻底舍弃,实在太可惜。而且地名“复古”还会产生巨额的经济支出,仅更改公章、牌匾、地图、证照等费用,就不是一笔小数目。“黄山”作为一个地级市名称,已存在近30年,很多年轻人是在黄山之名下成长的,他们对“黄山”同样有一种文化情结。那么,年轻人是否希望“复名徽州”?出生和成长于“徽州”时代的人,对当初地名的变化感到不适;而出生和成长在“黄山”时代的人,是否也会对“复名”难以接受?这种间接的心理成本,也是不能忽视的。

黄山还是徽州,让我们起乡愁?

  @李兆清:“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多美的诗句。徽州,在历史上有过非常深的影响。徽州与黄山,很显然徽州的历史人文底蕴要比黄山来得深厚。尽管现在有徽州区,但并不能显示出对于历史文化的重视。将黄山市改名为徽州市,能够体现对于徽州的重视程度。让人魂牵梦萦的徽州,充满浪漫想象的徽州,应该回归到人们的视野中。

  @832623508:恢复徽州,弘扬徽文化,重振徽商,是徽州民心所向,也是发展文化软实力所需要的。

  @电商-汪凡华:我在外地都是说我是徽州人,有一种心里莫名的亲切感。

  @唐僧洗头喜欢用漂柔:黄山,山是好山,但把徽州改为黄山,无疑给此山添加几分俗气。徽州多好听啊,厚厚的历史文化沉淀。

  @一个西瓜多少钱_:徽水徽菜徽商,梦回徽州是一种情怀,每个徽州人都会懂但强求每个人接受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打出去的黄山名号又何必改呢。

  @月白风清:黄山已成为世界的名片,在继承历史之上已经承载更深厚更广泛的历史底蕴,已没必要再恢复原来的名字!

  @凤冠不老松:黄山早已闻名世界,不要再改了。一个地级市改一下名,要改多少招牌、多少公章、多少文件,还要糟蹋好多好多的不知多少钱财。

  @llz19620925:名字只是一个符号,何必折腾!如果说要刻意传承古代文化,将地名都翻过来,回到过去地名,也是盲目继承,作用不大。“徽州”地名有多少知名度?未必比黄山知名度高。不相信的话,可以在年轻人中调查一下。黄山这名字,闻名天下,谁人不知?“徽州”有多少人知道,一定要逊色得多。改名复古,还会造成严重浪费,带来的实际问题相当严重。现在,学生学籍都是全国联网,更改姓名非常麻烦。

  (光明网记者李姝昱整理)

[责任编辑:刘冰雅]

2016-4-19

487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