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网络阅读是洪水猛兽还是有益补充?

2016-04-20 18:47:44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王营

“世界读书日”临近,网民掀起了一场有关网络阅读是好是坏的话题讨论。网络阅读满足了现代社会人们碎片化时间的浅阅读需求,却难以形成深刻的思考。于是有人担心,长此以往是否会让阅读环境变得越来越浮躁,甚至消解真正的阅读精神?但也有人认为,网络阅读只是载体变了,并不等同于快餐阅读,其中不少深度好文值得点赞。而且,网络阅读方便、灵活,让随时随地学习成为可能,有望引导更多人爱上阅读,为推进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作出贡献。客观来讲,网络阅读的确亟待规范,但若因此将它视为洪水猛兽则有失公允。通过优化内容品质,让线上阅读与传统阅读相得益彰,共同促进国人的阅读自觉、审美品位,才是明智之举。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18日在京公布了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统计显示,2015年我国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58本,电子书阅读量为3.26本。…受数字媒介迅猛发展的影响,数字化阅读方式(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光盘阅读、平板电脑阅读等)的接触率为64.0%,较2014年的58.1%上升了5.9个百分点。其中,手机阅读接触率上升最快。2015年,60.0%的成年国民进行过手机阅读,较2014年的51.8%上升了8.2个百分点。…有51.9%的成年国民在2015年进行过微信阅读,较2014年的34.4%上升了17.5个百分点。(4月19日《人民日报》)

网络阅读是洪水猛兽还是有益补充?

  然玉:以微信为主要载体的手机阅读,大致由两部分构成。一则是琐碎的“社交讯息”,再者就是各式各样的公号文章。由此所提供的海量文本,所吸引的庞大“注意力”,到底会对国民的阅读生活产生何种影响,想必还很难说清。一方面必须承认,这一阅读模式的确有效实现了“化零为整”,在分散而有限的时间内渗透了最多的信息;但从另一方面看,微信端的手机阅读,却往往是浅表的、缺乏连续性的——如此,显然无法发挥“阅读”所应具备的涵养功能。从公共价值层面而言,之所以提倡“阅读”,就是因为其能够拓展智识、健全理性。然而,必须看到的是,微信上的公号文章,业已形成了一种耸动化、情绪化的写作风格;各种朋友圈讯息、聊天发言也时常滑向偏激化、无厘头化的轨道。有鉴于此,实在无法确定手机阅读的勃兴,对于提升国民阅读品质有多大益处?需要厘清的是,对于阅读数据的统计,绝不仅仅是孤立地描述现实而已,而是承载着全社会推动有效阅读、有品阅读的美好意愿。明乎此,我们更有必要以审慎的姿态,全面评估手机阅读所带来的系统性影响,以求最大程度趋利避害。

  杨兴东:信息社会,人们对数字化阅读的青睐,见证时代进步。但欣喜的同时我们也该看到包括微信在内的数字化阅读,仍有一些缺憾亟待克服。以微信为例,一些阅读量攀上10万+的文章,不见得有多么深邃,而是打着所谓的“一律转”的旗帜,针对网民的情绪弱点,编造一些谣言。而打开一些门户网站的首页,我们也能看到,各种奇葩的图片以及低俗的帖子充斥其间。由此可见,针对数字化阅读,需要一场要流量更要常识的头脑风暴洗礼。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流行也拷问文化管理部门有无与时俱进的主动性。一方面,要大力鼓励数字化阅读成为优秀文艺作品的载体,创造好的环境,让线上阅读的品质获得提升。另一方面,要抓好监管,既确立好数字化阅读的管理机制,又筑牢事后监管的红线,通过动态管理,净化数字化阅读的环境。

  斯涵涵:痴迷于手机阅读容易造成低头族,影响人们的身心健康;习惯于浅阅读、碎片化阅读,容易造成被动式的接收而导致思考的惰性、知识的表面化乃至思想的肤浅。一段时间内标题党、鸡汤文、伪科学盛行,哗众取宠、低俗营销、假新闻都借着浅阅读的渠道蔓延,这也是一些人担忧和抨击数字化阅读的原因。然而,正如纸质阅读并不等于深阅读一样,数字化阅读也并不是浅阅读的特定标签。僵化地看待全信息时代的数字化阅读,或者戴上有色眼镜加以抵制,也是一种武断和偏执。数字化阅读应该与纸质书阅读一起,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从新媒体到纸质书,由浅入深,从点到面,剔除娱乐化、低俗化、泡沫化的速成快感,用优质高品的书籍占领数字化及纸媒阅读市场,引导民众养成亲近书本、勤于思考的好习惯。无论是纸质阅读还是数字化阅读,都以质量取胜,与经典为友,与科学同行,让开拓视野、汲取精华成为每一个人阅读的目标,书香便能涵养情操,润泽心灵,成为个体和社会进步的阶梯。

  施经:不少人诟病网络阅读,特别是调查中比率最高的手机阅读,认为它们过于“碎片”和“鸡汤”,是粗制滥造的“快餐”。这就将网络阅读直接等同于“劣质阅读”了。不过,网络阅读并不等同于快餐阅读,传统的纸质书籍阅读也并不专指对经典的深阅读。在网络阅读出现之前,不是所有人都热衷于阅读经典。同理,即使习惯网络阅读形式,仍有人以系统、经典的作品作为自己的主要阅读对象。网络阅读代替纸质阅读,很多程度上是购买、使用它们的成本发生变化的结果。网络阅读从未试图消解、颠覆传统的阅读体验。网络阅读的“碎片化”,主要源于技术上的局限。随着传统媒体转战互联网,阅读内容的品质越来越有保障,内容和技术上的同步革新,必将逐步消除看似致命的难题。

  张剑:我们真正该纠结的,倒不是选择什么样的阅读载体,反倒是在阅读内容上,该作出什么样的甄别判断。那么,数字化阅读时代,我们究竟该怎样选择适合自己的阅读内容呢?首先要走出的一个误区是,对数字化阅读的利与弊,不能简单地用阅读的“深”与“浅”来衡量,因为就阅读者而言,不同的阅读需求往往决定着他们的阅读方式是宽泛的浏览还是深入的研究,而单纯用“深”与“浅”来概括数字化阅读的利与弊则未免太过武断与极端。至于阅读内容的选择,则是要在摒弃娱乐与消费的基础上,多些适合自身心灵发展、综合素质提高的深度文本,并有着起码的判别意识,更不能被海量信息牵着鼻子走。事实上,数字阅读作为一种新技术,其本质应是辅助性的,我们的整个社会也应该创造更加有利的因素使它在各领域之间实现良性互动,并为其内容呈现出更多的精彩。

  陈方:事实上,网络阅读和纸质阅读很大程度上是平行线,它们有不同的受众,人们习以为常的“担忧”不过是个伪问题。如今热衷于“网络阅读”的读者,未必是从“纸质阅读”的读者群中分离出去的,而是“网络阅读”自身培育出来的。决定人们阅读方式的关键因素并不是互联网以及社交媒体这样的“工具”,而是社会个体的心性和意志。无论是微信阅读还是纸质图书阅读,阅读量的提升终归是好事,我们没必要强调“网络阅读”与“纸质图书阅读”之间的对抗。真正的读书人自然懂得网络阅读的不足,他们也不会因此而忽视纸质阅读的重要性。在“微信阅读”显著提升的现实背景里,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提醒那些热衷于网络阅读的人,“网络阅读”无论如何便捷高效,它都无法替代纸质阅读的慢与精细,无法给阅读者冥想的诗意与活在历史中的觉悟。培育书香社会,别一味纠缠于网络阅读方式有多“坏”,而是要把更多人引导到真正的“阅读生活”中来。

网络阅读是洪水猛兽还是有益补充?

  @南歌于沙:现在真是一个网络时代,大家看新闻都是在网上看,很少有人买报纸了。报纸的辉煌已经过去,但我始终觉得,纸质阅读的感觉胜过网络阅读,闻着墨香,那些字更容易在脑海中形成印象,给人思考的空间。

  @花弄影zy:今天下午,突然特别想看看纸质的书,就看了一会儿,感觉还是和网络阅读有区别:前者感觉是在阅读,在学习,比较正式,有足够的时间思考,后者感觉是浏览,是消遣,比较随意,来不及思考。另外,纸质的阅读,眼睛还是更舒服一些。

  @杨标湘西土著:网络是纸质图书阅读的天敌,二者势不两立。为了能够安安静静地阅读,我很残忍地把网断了。

  @萌胚-:没有书的人生是不完整的。纸质书确实没有网络阅读方便,但它是一种情怀无法替代。

  @Sakyaya:互联网时代,网络阅读、网络写作、网络游戏,其实都在整体立体动态层面上给予孩子一个充分学习的机会。这些知识在孩子大脑里不是传统的以死记硬背保存的,而是以鲜活的灵性得以保存的,这种知识的迁移性很强,容易一通百通,容易化成新的学习动力。

  @詹惟中Baron:读书重在结构生长,形成扎实的支撑;碎片阅读重在视野的纳新和扩展,开枝散叶;思考重在提炼和关联,勾画错综的经脉。学习就是如此,由外而内,无广不精,无博不深,但能坚持必有所成。网络阅读的最佳实践,不在“取”,在“舍”,知舍才能知关键,料不在多,有感悟一二足矣。

  (光明网记者李姝昱整理)

[责任编辑:王营]

2016-4-20

488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