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聃

4G时代何时终结“2G收费”

  有这样一笔收费,虽然目前其运营成本微乎其微,但始终与用户“形影不离”。因存在年代“久远”,网友们戏称其为“化石费用”。这就是所谓的国内漫游费。尽管各省通信网络已普遍由2G升级到4G,但全国漫游费延续至今。4月21日的新华网发文质疑:国内漫游费伴随了手机用户20多年。在通讯技术升级和“提速降费”的大背景下,手机用户和业内人士对取消漫游费呼声不断,但总是石沉大海。手机漫游费取消为何如此之难?

  追根溯源,手机漫游费始于1994年原邮电部发布的《关于加强移动电话机管理和调整移动电话资费标准的通知》。到2008年,工信部规定主叫每分钟0.6元为国内漫游通话费上限。去年,三大运营商在京津冀之间取消漫游费。中国电信日前推出新的4G套餐大幅降低“长市漫”一体化资费,但全国漫游费的取消仍无明确迹象。有运营商内部人士透露,国内普遍“取消”漫游费等说法,多为各类新套餐的噱头,京津冀以外几乎没有地区真正取消漫游费。

  这样的情形令人沮丧。粗略统计,我国移动漫游费一年收取上百亿元。可从技术层面来说,国内漫游费目前成本已“几乎为零”。百亿的数字已足够惊心,但这仍不足以代表移动漫游费问题的全部。同样是去年来自媒体的报道,海南联通一用户多年未出岛,却被扣“漫游”费。对此海南联通解释,海南岛离广东太近,可能是用户去过海边、接收到广东联通信号所致。所谓的移动漫游费,已绝不止是个收费话题,它的“无处不在”,甚至会让用户有被剥夺的消费体验。

  出离情绪再来评价,不是说运营商近年没有作出漫游费用的调整,纵然有小幅度小范围内的降费,但依旧无法形成那种早被指出的正常状态:取消国内漫游费,降低国际漫游费率到可以接受的程度——后者或许仍需努力,但之于前者,为何依旧呼之难出?其实不仅是漫游通话的现实成本已不复存在,按照多位权威技术专家的表示,从核算手段上,国内漫游费清零亦具备了充分的可能性。目前,三大运营商已基本实现全集团整体核算成本,然而,国内漫游费照旧收取不误。

  观察国内漫游费的前世今生,或许有助于看到停滞是如何发生。漫游费的收取依据,是原国家邮电部下属的一个清算司出台的文件,并无刚性的法律效力。毫不夸张地说,漫游费一开始就是“横空出世”。而在其持续收取的20多年里,职能部门的态度更显含糊,虽然多次提出稳步降低电信资费的要求,却又无对漫游费的具体约束。就算是在用户沸反盈天后,职能部门的表态亦不明确。运营商基于利润的熟视无睹,职能部门的不反对,于是出现了争议至今的高昂移动漫游费。

  我们走得太快,但别忘记了为什么出发。相比诞生国内漫游费的1990年代,国内的通讯行业发展可谓日新月异。移动通讯不仅在改变着社会,也在改变着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但有一点是不会改变的:注重消费者的体验,打造无差别化的市场,既是趋势,也必将有利于现实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的未来竞争。如此意义而言,对于至今仍存的国内漫游费,一种符合法治和强有力的监管方式,已不可再继续缺席。4G时代仍有“2G的收费”,这是我所能想到最糟糕的事。(王 聃)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