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川

韩春雨真是一夜成名吗

  前不久,世界顶级学术刊物《自然·生物技术》刊发了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作为通讯作者的研究论文《NgAgo DNA单链引导的基因编辑工具》。河北科技大学官方网站介绍,该成果核心为一项替代目前通用的Cas9的基因组编辑新技术,打破了国际基因编辑技术的垄断,实现了中国高端生物技术原创零的突破。由韩春雨及其团队发明的NgAgo技术,有望成为新一代“基因剪刀”。

韩春雨真是一夜成名吗

  韩春雨及其团队的研究成果,被称为诺奖级的科研成果,韩春雨本人也被描绘成一夜成名、一鸣惊人的科学家。坊间最津津乐道的则是他的三无身份——无显赫的学术头衔、无优越的实验条件、无海外留学游学背景,以及他“连续十年没有发过文章了”的独特经历。仿佛越着眼于三无身份和不发表论文,越能凸显韩春雨之牛气和不同寻常。

  这种刻意制造的反差,尽管充满看点,显得韩春雨科研路充满传奇色彩,但忽略了基本事实,不够准确。这种放大,营造了一种奇怪的氛围,给世人造成一种仿佛不写论文也能扬名立万、没有科研经费也能取得骄人成果、只要苦心钻研偏安一隅也能笑傲科研前沿、不是来自名校的草根学者哪怕没有学术积淀也可一鸣惊人创造奇迹的错觉。

  真的如此吗?一旦梳理韩春雨的求学史和科研经历,便知所谓的一夜成名、一鸣惊人属于夸张表达,奇迹更是并不存在。

  韩春雨先是在中国农业科学院攻读硕士学位,后在中国协和医科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接受博士研究生训练,2003年获得博士学位。韩春雨师承名门,博士生导师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强伯勤——我国著名分子生物学家,在国际上首次发现了八核苷酸限制酶SfiⅠ等等。

  用韩春雨的话就是,“我并非一些媒体所说的‘野鸡大学’里的‘草根学者’。读博士时,我师从中国科学院院士强伯勤,接触到当时如火如荼的人类基因组计划,这是当时世界科研的最前沿。”韩春雨曾谈到他的博士毕业论文,该论文发表在《核酸研究》期刊上,“今天来看也仍具水准”。此外,河北科技大学的实验室条件也不是像一些网友想象得那么不堪,韩春雨说:“河北科技大学的实验室条件虽然不是顶尖的,但可以满足研究工作需要。”

  科研经费是否充足?按照韩春雨的介绍,学校先是提供了25万元的学科建设资金,在他决定在Ago上搏一把的时候,又提供了另一笔科研经费。加上他申请到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等,有约40万元可供自由支配的资金,可以满足实验室日常运转。这就说明韩春雨不缺经费。那么,韩春雨十年未发表文章是否属实?韩春雨作为通讯作者发表过两篇中文论文。

  韩春雨之所以取得丰硕成果,当然与河北科大未强逼他发表论文有关,但这不是主要原因。试想,换作另一个人,既不接触国际领先技术,也没有足够经费支持,十年不发表论文能成功吗?

  韩春雨的成功原因有两点,一是他一直接触基因科研的最前沿,一直关注基因编辑领域的进展,从读博到在河北科大一直如此,不曾掉队,并注重借鉴国家科研领域的经验与教训。同时他的团队成员也不容小觑,比如沈啸曾在美国Emory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2008年开始担任美国Cedars-Sinai Medical Center的研究员科学家。二是他有值得赞叹的科研精神,比如,临事而惧,好谋而成;不忘初心,耐得住寂寞。韩春雨绝非沽名钓誉之徒,而是在科研路上乐此不疲,尽管也曾多次失利,但越挫越勇。

  没有这两点,韩春雨不可能在顶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从韩春雨的过往看,其实并没有奇迹,也没有捷径,有的是一名科学家瞄准科研前沿,默默求索。这种成功,顺理成章,绝不是一些人所认为的那样充满偶然和离奇。如果非要认为韩春雨从一个学术圈的泛泛之辈,一下子成为“诺贝尔奖级别的科学家”,那是对他的侮辱,忽略了他在科研路上的探索与攻关。不少人拿不发表论文说事,在论文崇拜的当下当然有现实指向,但是借韩春雨来抨击论文崇拜,并不能服众。(王石川)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