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川

不配合拆迁就该被骂为鼠辈?

  “支持征收工作、不做过街老鼠。”看到这样的拆迁标语,您会作何感想?近日,这样的标语出现在雁塔区粮食局的家属院内,而这则标语的悬挂者,则是红会医院西侧棚户区改造项目征收指挥部。(华商网5月25日)

  支持拆迁工作、不做过街老鼠,其潜台词很明显,如果不支持不配合拆迁,就是过街老鼠,可以人人喊打。由此可以想见,一些拆迁人员是怎么对待被拆迁对象的,在他们眼中,不听话的被拆迁对象就是鼠辈,不仅可辱骂,更可围击,置之死地而后快。

  “支持征收工作、不做过街老鼠”,这个标语之所以可怕,一方面在于它散发的法盲气质。一个稍有法治意识的人,不可能也不敢侮辱其他公民为过街老鼠。在法律面前,人人都有平等人格,谁有权利羞辱他人呢?另一方面在于它有意无意流露出的暴力气焰,也不难理解为何暴力拆迁层出不穷。

  谈到为何制作该条幅,拆迁指挥部一名负责人辩解,部分住户为达个人目的煽动群众,抵抗拆迁,而为提醒其他群众不受蒙蔽、蛊惑,制作了这条横幅。且不说所言是否属实,即便属实,部分住户抵抗拆迁就该被污名化为鼠辈?拆迁的前提是依法,反对拆迁的依据也是依法,他们捍卫自己的权益怎么就成了抵抗拆迁?法治时代谁都没权力将鼠辈安插在他人身上,那种高高在上的霸蛮态度,只会撕裂民意,加重被拆迁对象的抵抗心理。

  其实,类似“不做过街老鼠”的拆迁标语并非少数,比如南京六合拆迁办曾挂出霸道对联,其中一句是“拆天拆地拆天地”。“钉子户不好当,对不起邻居对不起党”,“以合理补偿为荣,以漫天要价为耻;以依法拆迁为荣,以胡搅蛮缠为耻;以第一拆迁为荣,以赖到最后为耻”……这些标语让人看后极不舒服,说到底,毫无法治精神,信奉的仍是连哄带骗加威胁的那一套。

  与标语相比,一些官员在拆迁中的反应更让人不安。比如,在黑龙江绥化市绥棱县,一官员对被拆迁户扬言,“你看电视了吗?就是自焚也得把房子拆了,有你们哭的那天。”还声称:“我只懂拆迁法,不知道什么《物权法》。”黑龙江东宁县在拆迁时,有官员警告被拆迁对象“不要以东宁人民为敌,不要以卵击石”。前几年湖南嘉禾拆迁,某官员公开扬言:“谁影响嘉禾发展一阵子,我影响他一辈子。”“谁不顾嘉禾的面子,谁就被摘帽子,谁工作通不开面子,谁就要换位子。”

  一些霸气标语和狠话尽管是说给被拆迁对象说的,但是即便我们这些不是被拆迁对象的人,恐怕也心怀忧虑。毕竟,敢在拆迁时说狠话,未必不敢在其他领域说狠话,敢在拆迁上动粗使狠,未必不敢再其他领域动粗使狠。只要不涵养法治思维,只要不彻底祛除暴力惯性,恐怕谁都没有安全感。

  “法律是治国之重器,法治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依托。”法治思维被誉为现代治理的首要思维,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法治思维或者法治思维不够充沛的官员会遵纪守法。告别狠话,告别暴力标语,这是涵养法治思维最起码的底线。(王石川)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