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雪松

“偷鸡腿妈妈”的剧情反转是画蛇添足吗?

  “最心酸儿童节礼物”刚刚把人们感动了,“偷鸡腿妈妈”在这家超市“连偷三次”的报道,将同情心爆满的人们这颗酸酸的心脏,立即打翻成酱缸。这么完美的故事结局,顿时在很多人眼里,有了画蛇添足的讨厌。

  很多人把酱缸倒翻的情绪,集中在了媒体和那位说了实话的超市营业员身上,这是心灵太脆弱的缘故。三次算不算报道中所说的“惯偷”、三次之外还有没有发生在其他地方的偷窃行为,这些都是很多网友不愿去追溯的事情。网友要的是一个能够让自己同情落泪的故事结局。他们不需要太多“节外生枝”的延展来搅乱心中的滋味。

  我不知道这位苦难的妈妈,面对三四十万沾满同情泪水的善款,内心深处究竟是怎么想的。我知道的是,她依然在说穷,说困难。我相信她说的是真话。但超市营业员说的,也是真话。超市营业员说的这番话,应该不是为自己发现了这个被世人同情的妈妈而想推卸什么责任。人们也没指责她。同样,营业员眼红对方坐拥这么多善款的可能性也不大。她只是在媒体的深入采访当中,说了自己所见所遇的真话。但很遗憾,她的真话,沉浸在同情之中的人们却不想听,不愿听。

  这是贫穷状况下的偷盗,被视作有理的一种特殊情绪。进一步地说,是这个世界在没有任何一种制度设计能够根本杜绝贫富差距的情况下,人们对于这一终极命题的心理排斥,以及对于这个背景之下偷窃行为的一种心理呵护。

  然而贫困是相对的。即便在瑞士这样物质高度富裕、保障高度文明的国度,觉得钱不够花、需要通过偷盗来缩短人与人之间物质差距的现象,直到今天依然存在。只不过,他们不像雨果笔下的冉阿让那么具有文学所描绘的极端悲剧效果,也没有传说中80年前发生在纽约贫民区祖母为两天没吃东西的孙子偷面包、被法官宣判罚款并拘役之后,纽约市长脱帽捐款并自责的那份煽情效果。

  “偷鸡腿妈妈”无疑也是值得同情的。她的困难,同样需要社会的帮助,需要社会救助机制的反思。但是期待社会保障制度设计的进步,如果与针对偷盗行为的法律制度设计发生冲突时,社会群体将同情心放大到贫穷状态下的“偷盗有理”程度,却是相当蛮不讲理的。

  对于“偷鸡腿妈妈”来说,贫困是不幸,这个不幸,社会保障制度的设计需要承担责任。但是,制度设计不可能为任何一种形式的偷盗行为,无限制地担当责任。如果社会保障制度的设计永远解决不了财富的差距,财富相对弱势的一方出现的偷盗行为都因此需要法律制度设计的豁免,那么,随着一个“偷鸡腿妈妈”的富起来,便会有千万个还没偷鸡腿的妈妈打算偷起来。这就是“偷鸡腿妈妈”事件,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同情心、批判性,给整个社会体系出的一道世纪难题。

  这个社会,有这么多人拥有同情心,舆论应该呵护。但呵护同情心,并不意味着可以把裹挟在同情心之中的对于法治的反叛、对于制度设计不能彻底解决贫困状况下的“偷盗有理”情绪,也一起呵护了去。这个社会任何一个群体,都应该明白这样一个基本的道理,母爱是伟大的,但偷盗是可耻的,而社会保障制度的设计必须为贫穷的存在承担责任,但社会保障制度设计的不完善,不是贫穷状况下偷盗可以光荣、可以有理的借口。这个基本关系梳理不清楚,同情心的正能量,就会转换为简单粗暴的负能量,反而无助于推动制度文明与社会文明的共同推进。

  媒体呈现超市营业员所述的“连偷三次”,谁都不爱听。但不爱听,并不意味着事实不存在。心里再痛、再纠结,我们都得去面对。就像我们永远必须面对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完善、不完美一样,社会的同情心,最终需要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有选择地只再现问题的单方面。(刘雪松)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