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川

别纠结于似是而非的情理中

  日前,南京琅琊路小学威尼斯水城分校的门口聚集了四十多位家长,他们的孩子都在三年级某班就读,家长们集体维权,提出了给孩子调换班级或者要求班上一名男孩退学的要求。家长们说,这个班上有一名男孩非常顽皮,经常搞恶作剧,也因此让不少孩子都受伤了。有的孩子被他打过很多次,有的孩子被他咬伤。

  这些家长恐怕要失望了,熊孩子不可能被劝退,因为这不合法。根据我国义务教育法的规定,学校是没有权力劝退任何一名学生的,每一个孩子都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换言之,这个调皮的孩子再“熊”,也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谁都不能剥夺。

  站在其他家长的角度,他们“维权”似乎正当,熊孩子不听话,熊孩子扰乱课堂秩序,熊孩子伤害自己的孩子,他们有一千个理由要求学校劝退熊孩子。很难指责这些家长不近人情、心肠歹毒,他们固然自私,但属于人之常情。

  类似事件并不少,湖南宁乡县流沙河镇女童吴莎莎,因母婴传播感染艾滋病。父亲去世后,她是艾滋儿童的消息不胫而走,结果导致她多次被其他家长赶出学校。消息传出,不少网友义愤填膺,愤而谴责那些无知而残忍的家长。

  诚然,这些家长过于苛责,他们有什么权利剥夺吴莎莎们的受教育权呢?但是,如果一味指责家长,又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他们固然该被批评,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如果做一调查,恐怕没有多少家长愿意让自己的孩子与艾滋病感染者一起生活和学习,这种选择与无知有关,与文明程度不高有关,也与太爱自己的孩子有关。

  进而言之,一些家长也不愿意孩子与成绩不好的孩子在一起玩,不愿意孩子受到不良的外部环境所干扰,否则也没有孟母三迁的故事了。我们该指责孟母自私吗?

  当前独生子女多,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似乎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不愿意也不接受孩子处于一丁点的风险之中。正因如此,如果让我们公开发言,我们一定会说漂亮话,但具体到涉及自身利益,又难免被个人情感所拘囿,即不愿意自家孩子与熊孩子在一起。

  该如何破解这种两难?一是普及法理知识,比如告诉那些凶巴巴的家长,适龄儿童的受教育权不能被剥夺,无论他们是否调皮或染上艾滋病。从法律上讲,这一点毋庸置疑。二是打消家长的疑虑,比如告诉那些家长,艾滋病的传染方式只有血液传播、性传播和母婴传播三种,不可能通过蚊虫叮咬和日常交流等方式传播;熊孩子固然调皮,但也有优点,不可因噎废食。

  除此呢?如果家长依然不接受,则可配套相应的有效措施。以南京这名熊孩子为例,据校方称,他们已请男孩的家长到学校来陪读。同时,“我们准备由校长、书记、年级组长对孩子进行一对一的陪读,坐在他的座位旁边陪读,他到哪里,学校的相关负责人就到哪里,避免对其他孩子造成伤害。”这种策略就值得称道,如果粗暴地将熊孩子赶走,明显违法;如果对熊孩子不管不问,任其调皮,对其他学生则不负责。

  我们看待世界万物,以及评判某些做法的视角,无法三个字:法理情。先看违不违法,再看合不合理,最后看悖情不悖情,三者能够兼顾最好。如果无法兼顾,必须最先考虑法,继而考虑理,最后考虑情。于此而言,我们别再纠结于似是而非的情理中,法律上的问题就交给法律解决。在守法的前提下再谈理和情。当然,强调法字当头,并不意味着不讲理不讲情,将法律和清理割裂乃至对立起来就走入了另一个极端。(王石川)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