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川

我们不需要战争

  《我的战争》是一部由彭顺执导,刘恒编剧,刘烨、王珞丹、王龙华、黄志忠、杨祐宁、叶青等主演的战争片,该片定于2016年9月15日在中国内地上映。影片改编自巴金的小说《团圆》,讲述了一群平凡又伟大的年轻人为了保卫国家毅然决然远赴他乡,在残酷的战场上所发生的那些关于爱情、友情、亲情的传奇故事。

我们不需要战争

  《我的战争》还未上映,宣传片已引起质疑。9月12日,电影导演彭顺针对网友的质疑回应称:“这条宣传片不是我执导和构思。宣传片的内容其实和电影没有任何联系。电影是表达战争的残酷和人性的离别、团圆所展现的情感。我只是一名导演,我的工作是跟着剧本思路拍好一部电影,却因为这件事,被一些网民恶毒诅咒,包括诅咒我全家去死,请问我犯了什么十恶不赦之罪,要承担如此后果?”

  《我的战争》的这段宣传片,尽管只有短短两分钟,但是只要看过的人,恐怕都有强烈的观感。如今,导演宣称宣传片与其无关。此说可信度颇高,毕竟,导演一般不过问电影的宣传与发行。电影出品人刘春也努力撇清关系,称“我们参投了刘恒编剧彭顺导演刘烨王珞丹主演的这部影片,但完全没有介入参与该宣传片的策划与制作,我本人更是毫不知情。”这其中的孰是孰非,我们姑且不提。

  那么,这个宣传片是如何出笼的呢?又是谁组织拍摄的呢?单看宣传片的演员阵容,用“豪华”形容绝不为过,几乎云集了尚健在的老艺术家——于蓝、管宗祥、刘江、田华、刘龙、于黛琴、白德彰、吴素琴、赵汝平、贺小书、牛犇、张目、陶玉玲、张勇手、袁霞、李苒苒、谢芳、王铁成、黄小立、曹立乐、马精武、卢桂兰,24位艺术家哪一个不德高望重?哪一个不如雷贯耳?

  从相关片段所展示的内容看,这些艺术家也真是拼了,他们有的已经90多岁的高龄,仍不辞辛苦赶赴怀柔中影基地拍摄宣传片。不少人行走不便,是坐轮椅前去的,更显不易。有的人在拍摄过程中热泪盈眶,想必触动了旧事、动了感情。

  可是,宣传片出来后,恶评如潮,这些老艺术家们也被骂得狗血喷头,各种最恶毒的言辞犹如万箭齐发,射向他们。这恐怕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应该说,这些老人是无辜的。一定程度上,他们被道具化,如果他们知道会有这种结局,恐怕不会应允拍摄这种。那么,真相究竟在哪里?

  宣传片参演者之一李苒苒12日13:36在其名为“苒苒老师”的新浪微博上作了解释:老朋友的关系,一个电话便会一起相聚,此次依然,我相信无一老人问钱及何事,去了才知拍宣传片,现场一人一句台词,记得玊铁成还问谁是王珞丹。对“抗美援朝”都有不同看法,在此我不评论。为何安排在首尔旅游,不明白,现场有议论,但还是习惯性的拍了,没有考虑后果,确应接受教训。本不想发声,我知老人大多不上微博,对任何人,事都可以批评,不必漫骂:老儍?老流氓老不死。于兰等老师是我们尊重的老前辈。影片“我的战争”观后感:我们不需要战争!

  这段话信息量极足,概括起来有三层意思。一是,他们受老朋友所邀,盛情难却,一开始压根就不知道是拍宣传片。二是,对“为何安排在首尔旅游,不明白”,但还是习惯性的拍了。三是,不应该骂参演者“老儍?老流氓老不死”。

  这些解释很有必要,也很坦诚。一方面确可证明他们被利用了——如果将矛头对准这些老人,而忽略了利用他们的人,并不客观,有失厚道。另一方面也说明他们该吸取教训,不该说的话不能说,不该参加的场合不能参加。李苒苒也承认“没有考虑后果,确应接受教训”。事实上,我们的一些老艺术家由于种种原因——比如顾及人情,常常出席一些不该出现的场合,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岂不悲哉?

  值得追问的是,究竟是谁请老艺术家参演这样的宣传片,消费老艺术家有意思吗?连刘春都认为,“相信刘恒老师编剧的作品不会出现人性与价值观的基本谬误”,如果宣传片与电影《我的战争》确显违和,公众有权利知道宣传片的构思究竟是谁提出的?又是如何获得通过的?

  “我们不需要战争!”这是李苒苒观看《我的战争》之后的感叹。这是电影传递给李苒苒的信息,恐怕也是她80多年人生所得出的答案。和平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偏见和歧视、仇恨和战争,只会带来灾难和痛苦。今天,再也不能鼓吹战争了,再也不能穷兵黩武了,也再也不能四面树敌了。当然,好战必亡,忘战必危,我们有必要增强捍卫和平、制止战争的能力。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通过热议《我的战争》宣传片,能够强化世人呵护和平的决心、压缩鼓吹战争的空间,倒是一件大好事。今天,我们有责任从历史中汲取智慧,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王石川)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