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昱冰

苏轼的密州,一场诗人与生活的酒尽杯干

  山东诸城,三皇五帝中舜帝的故乡,商代建“诸国”。西汉时称为琅琊郡——一个在这两年很偶像派的名字。但今天想写的,是它在宋、金、元三代所使用的名字:“密州”。因为在北宋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秋天,大文豪苏轼,被朝廷调往密州任知州。

  1074年,初到密州(今山东诸城),苏轼怀念亡妻,写下了:“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1075年,出任密州令一年后,苏轼下了《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两年后,即将离任密州时,苏轼又写了那首传诵千古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文豪就是文豪,这种千年一遇的才子,我辈庸人不服不行,真是走到哪儿写到哪儿,写一路,写一生,任此生际遇跌宕起伏,笔下流淌出的,全都是明珠。

  在诸城——千年前苏轼的密州,主人当然要提到这位大诗人和他的名篇。没想到,当他意气盎然的、用带着鲜明的山东口音的普通话高声诵读出:“酒酣胸胆尚开张”之后,我瞬间被洗脑了,愣了大概得有五分钟的时间,怎么都想不起这句诗的普通话发音了。好像它天生就应该用山东话来诵读。

  后来,在山东待的时间越来越长,听山东话也越来越多,我开始尝试在脑海中,用山东话背诵《密州出猎》全篇,竟然音音契合、丝丝入扣。

  再后来,我专门搬出了《苏轼全集》,一首首读。第一次把一位诗人的作品和作品诞生地结合起来欣赏,结果发现,苏轼很多诗词中的文字,都明显裹挟着当地的山水颜色、雨和风。

  苏轼,四川眉山人,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二十来岁就名动京城,他的人生似乎已经注定了,就是要平步青云、青史留名。可惜,十多年后,正值壮年的苏轼赶上了王安石变法,因为政见不合,苏轼“自请出京”。自1071年起先任杭州通判,又先后至密州、徐州、湖州任知州。

  据史书记载,苏轼每到一处都“革新除弊、因法便民、颇有政绩。”

  所以,一个人的行为一定要连贯起来看。如果没有后来这些作为,苏轼的“自请出京”也许只是一种自保或消极的逃避。而当他在各地为官时做出了种种贡献之后,他的“自请出京”无疑就代表了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居庙堂之高、处江湖之远,都要施展自己的理想与抱负——这是苏轼的人生观,也应该是中国古代读书人蕴于骨血之中的理想化状态。

  所以,苏轼才能成为文豪大家,因为他不止有才华,还有胸襟和信念。

  苏轼面对人生的这种达观,也体现在了他的诗词中,例如《密州出猎》。

  来到山东,应该是苏轼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的北方田野中生活吧,离开了四川和江南的青山绿水、细雨连绵,也离开了京城的富丽堂皇。他在密州看到的,是泼天的大雨、灼人的干旱、无边的雪野。

  适应吗?有空调、暖气和各种生活便利的现代人,都很难一下子适应,何况千年前的一位古人。可苏轼在密州生活了一年之后,用一首词证明了他的强韧与通达。作者在《与鲜于子骏书》中曾说:“数日前,猎于郊外,所获颇多,作得一阙,令东州壮士扺掌顿足而歌之,吹笛击鼓以为节,颇壮观也。”

  《密州出猎》中酣畅的豪情,再由壮士击节歌之,那场面的确壮观。而这首词,也确实是一个重要转折,让苏轼走出了“诗庄词丽”的束缚,不再受当时世间流行的词作“委婉、清丽、绮罗香泽之态”的限制。气势恢宏、直抒胸臆,开辟出了宋词豪放之风。

  这种转变也许正是密州给他的,如果苏轼一直都生活在山温水软的江南,亦或,他始终无法接受密州大地的粗犷、密州壮士们的豪迈爽朗,那他可能永远都无法写出一阙能让“东州壮士扺掌顿足而歌”的词。

  可是,他恰恰都接受了,所以写出了《密州出猎》。文由心生,诗以言志,既然能写出这样的诗,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苏轼每到一处为官,都会惠泽于民。因为他的理想和抱负都是真实的,他也随时随地都是蓄势待发的,等待着去实现理想。

  这就是苏轼的伟大之处吧,不论生活将他放置到何种境地,他都不仅要与生活把酒言欢,还要与生活相融、淋漓尽致到酒尽杯干。(聂昱冰)

[责任编辑:胡晓钰]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