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频道> 正文

一切都怪涉世未深的公主既美又野

2016-11-30 21:41 来源:京华时报  我有话说
2016-11-30 21:41:33来源:京华时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原标题:一切都怪涉世未深的公主既美又野

  顶着“19世纪芭蕾百科全书”的光环,柴可夫斯基作曲的芭蕾舞剧《睡美人》自1890年在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首演至今,几乎全世界的古典芭蕾剧团的舞台上,都有过它的身影。其中最另类的,当属被《纽约时报》誉为“大师级的叙事者”、英国“鬼才”舞蹈编导马修·伯恩2012年导演并编舞的版本。

  上周日,新冒险舞团出品的这版《睡美人》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完成6场演出。该剧完全打破可用“陌生王子吻醒沉睡百年的公主奥罗拉,两人从此快乐幸福地一起生活”一句话概括的童话,希冀欣赏“标准芭蕾”的观众也无疑走错剧场,有舞可看在其次,有戏可瞧是关键,属马修·伯恩融舞蹈、戏剧及电影等元素于一体,“别无分店”的混合产物。

  他的“哥特视角”下,女巫有了继承者,纺锤化身吸血鬼,公主成了野孩子,王子变为狩猎人,剧情脑洞大开跌宕起伏的程度,堪比暗黑系电影。

  这版《睡美人》,是继1992年将《胡桃夹子》的故事背景改设在孤儿院、1995年起用全部男性舞者“跳起”《天鹅湖》之后,马修·伯恩对柴可夫斯基“芭蕾三部曲”颠覆性改编的收官之作。《胡桃夹子》和《天鹅湖》在上世纪90年代的大获成功,让他萌生完成“芭蕾三部曲”的念想,然而《睡美人》一见钟情式的爱情,跟着他10余年,也没能让他信服。

  马修·伯恩并非首位质疑《睡美人》故事不合情理的创作者。美国导演克莱德·杰洛尼米1959年拍摄的迪士尼动画片《睡美人》,王子愿意亲吻一睡百年的公主奥罗拉,是因她的手指被纺锤刺破、命运被诅咒封印之前,两人已坠入爱河,而她苏醒之时,仍以为眼前的情郎只是一介平民。虽然结尾不可免俗走向大团圆,阶层误会却让剧情更具戏剧性,也更合乎逻辑。《睡美人》故事的另一核心主题“正义战胜邪恶”,迪士尼动画处理时,亦让女巫卡拉波斯自始至终出现——柴可夫斯基在序曲为她营造过凶狠的基调,可惜在众多芭蕾版本里,她仅是无足轻重的支线。

  相比迪士尼动画,马修·伯恩版《睡美人》不仅让奥罗拉与平民小子皇家猎场看守人利奥青梅竹马,甚至怀疑她非国王夫妇所生,而是他们为了向全国臣民“交代”,从森林捡来的野孩子。为了说明她与其他版本《睡美人》中乖巧温顺的奥罗拉们的不同,马修·伯恩用一个提线木偶表现她的“野蛮生长”,小时候她一旦不满就会又叫又闹,才不管身边的男仆仙女会否束手无策。成长为豆蔻少女,她更是常常光脚跑进森林,比起其他版本中生活枯燥呆板的“姐妹们”,不知要惬意多少。

  这一创意,是柴可夫斯基“赠予”。2011年春天,新冒险舞团带着《灰姑娘》在莫斯科巡演,正为寻找庆祝舞团创建25周年的方式大为苦恼的马修·伯恩,受邀参观柴可夫斯基位于莫斯科郊外的克林故居,天才作曲家房间窗外的桦树林,让他有了公主“从森林里来、到森林中去”的灵感,着手创作《睡美人》。

  也许考虑到柴可夫斯基创作《睡美人》前后哥特文学正大行其道,马修·伯恩为了让观众感受到更多的刺激与新意,不但把颓废的古堡搬上舞台,令近似希区柯克影片中的悬疑气氛不时弥漫,还“请来”吸血鬼助阵。卡拉波斯死时,奥罗拉仍然健健康康,毒害她的重任交由卡拉波斯性感帅气而又无比邪恶的儿子、吸血鬼卡拉多克完成。奥罗拉的生日宴上,与众不同的卡拉多克手持黑玫瑰,成功诱惑涉世未深的少女释放出骨子里的狂野,对他投怀送抱。而眼见心上人被黑玫瑰的毒刺刺中,利奥为了能在百年之后用深情一吻将她唤醒,甘愿被卡拉多克吸血,用成为敌人“同类”的方式延长寿命。

  这版《睡美人》虽然仍以“很久很久以前”开场,但奥罗拉出生的年份却被马修·伯恩设定在1890年,对柴可夫斯基的纪念与崇敬跃然舞台。21岁进入酣眠模式的她的人生重启,则是在2011年由几个手持智能手机不断拍照的旅行者完成。更有意思的是,尽管故事难逃窠臼仍用Happyending收尾,卡拉多克对奥罗拉却非尽如母亲般只想将她毒害,相反生出爱意,一百年间不离左右,并试图一吻缘定今生——第三者当然没能成功插足,可是这无疑为解读《睡美人》,再添一种现代视角。 (梅生)

[责任编辑:刘冰雅]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