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辉

拧干就业率水分不单是教育界的事

  教育部近日发布关于做好2017届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要求不准以任何方式强迫毕业生签订就业协议和劳动合同,不准将毕业证书、学位证书发放与签约挂钩,不准以户档托管为由劝说毕业生签订虚假协议。

  “不准强迫毕业生签订虚假就业协议”之所以成为一条严规,是因为现实生活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学生还没有毕业就业协议就签好了,有的高校以扣发毕业证的形式,或明或暗地怂恿毕业生签回虚假就业合同;有的甚至帮忙联系中介公司,玩起了收钱盖章的买卖,凡此种种在一些地方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为了炮制高就业率,一些大学丧失了起码的节操,令多少有识之士扼腕长叹。

  大学者,精神风骨之高地也。大学应该是精神文明的灯塔,是刺射和驱散一切社会恶俗的明灯。如果连大学都变得虚伪、市侩和不讲道德,包括社会诚信在内的一切美好品质又何以参考和寄托呢?尽管近年来大学扩招迅猛,大学生毛入学率翻了几番,但大学毕业生依然被寄予着国之栋梁、社会精英的期望,大学最后一课,应该教会他们的是正直、友爱、坚强等美好品格,而不是怎么弄虚作假。否则,不仅大学在人们心目中会掉价,逼着学生造假还会产生恶的示范和传导,贻害深远。

  就业率造假与教育乱收费、学术论文抄袭并列为当前大学的“三大弊病”,成为国内外学界对中国高等教育的普遍诟病。问题摆在这里,经年累月为什么就是没有改变?大学当然也有其“苦衷”。从本世纪初的“就业率排名”开始,就业率成了考核高校的一道“硬杠杠”。大学尤其是学术型大学核心任务原本是培养学术人才和研究学术,现在就业率成了最显著的考核指标,成为判断一所大学办学质量,继而划拨招生计划、科研经费的主要依据,这就把学术型大学推到了与职业教育相同的竞技场上,怎能不出幺蛾子?

  就业率作为一种人力资源学上的统计指标本无原罪,问题出在一些部门一些地方把它当成一种社会稳定的硬任务摊派到大学头上,成为一种畸形的政绩考量。于是,举国范围内,不论是高职还是学术型大学都把就业率挂在嘴边。翻开各校的招生简章,就业率达到95%~100%者多矣,这么高的就业率是哈佛、剑桥、牛津等世界名校都望尘莫及的。但细加调查,这里面的水分有多少,虚伪就有多少。

  对就业率的过度看重,客观上也造成了大学教育的功利化。就业率高的专业就不断扩招,直到严重过剩为止;如考古、专门史等就业率较低的冷门专业,就不断削减计划,甚至准备撤销设置,如此急功近利,大学对科学和人类文明的坚守何以为继?更为重要的是,大学带头造假,形成的不诚信学风,对世风的影响不可低估。虚假的就业率再不加以矫正,真不知道会走向何处。好在,国家有关部门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明确反对和禁止炮制虚假就业率,这种鲜明的态度是一种纠偏。严格督办落实,真正令行禁止,假以时日不诚信的学风有望扭转,而这极可能成为诚信中国建设的一个有效触动。

  “人无信不立,国无信不兴。”中国诚信不诚信,大学是一扇观察的窗口,大学诚信则青年人才诚信,青年人才诚信则中国诚信。所以说拧干大学就业率的水分不单是教育界的事,更是关乎社会风气的事。期待中国的大学从就业率迷信中抽离出来,把更多心思放在学术和教育上,不要总想着怎么怂恿学生弄虚作假。如果一定要统计就业率,也建议有关部门督请第三方机构进行客观调查统计,不要把大学推到一种不得不争相作假的境地。(李思辉)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