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巽达

一个“神经病”的信仰力量

  一个“神经病”的信仰力量——《血战钢锯岭》观后感

  最后的定格镜头加上澎湃的音乐,活脱脱一个“好莱坞主旋律”!看啊,一副担架从悬崖上吊下来,上面躺着血迹斑斑的英雄,他用手抚摸着胸口上的《圣经》,眼中充满着信仰的光泽……如果把某些元素换一换,片名改成《激战上甘岭》,简直就是一部中国的战争主旋律电影啊!

  可是梅尔吉布森镜头下的“主旋律电影”确乎非同凡响,看完之后简直燃爆!十年前看过他的《启示录》,见识了这位牛导的非凡才华,不承想他摆弄这部中规中矩的主旋律电影,居然如此出手不凡!“每个人的信仰都值得尊重,这就是最真实的我们”——当故事的内核装置了信仰的灵魂,立马就让影片变得与众不同超凡脱俗。

     一个“神经病”的信仰力量

  有这样一个镜头:激战过后,战场仍险,这时有两个新兵守候在安全的悬崖下,突然他们发现,高高的悬崖上,一具具伤病员躯体被捆绑着,奇迹般地频频吊下来……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终于有一位大兵发出了情不自禁的“评论”:上面有一个神经病!这个“神经病”,就是影片的主人公戴斯蒙德·道斯。

  依照常理,一个看上去并不强壮、坚定地拒绝携带武器上战场的军医,居然能够在极其险恶的战场上,赤手空拳救下75个人的生命,简直是神话。然而,这不是虚构,而是真真实实的故事——它改编自二战上等兵军医戴斯蒙德·道斯的真实经历,他因为在冲绳岛战役中勇救75人生命而被授予美国国会荣誉勋章,同时也是首位获此荣誉的在战场上拒绝杀戮的医疗兵。

  现实看上去居然比电影更虚构,一个士兵居然拒绝接触枪支武器,居然还被允许上战场,居然还奇迹般地成了英雄!按照好莱坞的虚构能力,这样的故事也是很精彩的。想不到的是,这居然不是刻意的“主题安排”,而是取自真实人生。我差点就非常庸俗地如是推理了:戴斯蒙德·道斯如此执著于“迂腐教条”(我们对信仰的庸俗解读),最后结局必然是,通过软硬兼施的故事桥段,使之幡然醒悟,终于拿起武器,最后赢得荣誉和爱情……一个士兵违拗“政治正确”和“大众意志”时,这难道不是唯一的解药?可是不,影片给了极其出人意料的答案,却令人热血沸腾。

  信仰是作为大写的人赖以存在的精神支柱,也是人类平衡物欲的工具。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选择符合“社会主流价值”的信仰,无疑更有利于生存,而一旦选择偏离主流的信仰,你就容易举步维艰,甚至付出沉重的代价。然而“随俗”和“脱俗”的战争决定了一个民族和具体个人的命运,正是那些执著者的坚持,人类社会才会出现“超凡脱俗”的迷人景致。所以我们在戴斯蒙德·道斯有点傻傻的脸上,看到了一层圣洁的光芒,顿时穿透了我们的俗世灵魂,引发剧烈的震荡!

  好久没看到如此经典范儿的电影了!我愿意承认自己是传统派,是老派,我愿意为这样的影片尽洒热泪。“信仰的力量”在这里表现得如此具体又如此具有说服力,主人公的天真和执著,全都源自其忠诚的信仰。是这份信仰,让他不知畏惧地觅到爱情;同时也是这份信仰,让他在战场上超人力地自我激励——再多救一个,再救一个,一个,一个……他的表现,已经超出了能力极限,显示出神的力量。以至于当决战来临时,大兵们希望他担当牧师的角色,用神圣的祈祷为他们助神威。

     一个“神经病”的信仰力量

  就是这样一个“神经病”,信仰赋予他神圣的意志力,他义无反顾地朝着自己设定的目标前行,而这一切,居然不可思议地被接受!在集体意志非常强烈的情况下,一旦个人信仰被得到尊重,竟然能够产生如此巨大的力量——这样的精神内核,使影片远超一般的战争片,显示出哲理的意蕴,这是值得致敬的。

  该片获得第88届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最佳影片提名) ,窃以为实至名归。上海影评学会创建了一个名曰“电影眼新片排行榜”的微信公众号,每周请若干知名影评人为新片打分并说明理由,作为“批评家”,我的打分向来比较严苛,通常给的分数比平均分略低。然而这次我愿意“破例”,为这部片名并不咋的《血战钢锯岭》打出破天荒的满分:10分!它是我今年看到的最好影片,没有之一。无论是故事、画面、音效、主旨,它都是完美的,虽然是那种中规中矩的完美,但彰显出它的经典性。

  最后唠叨几句“题外话”用来“释题”:经常有人矫正“神经病”和“精神病”的混用,认为大多数情况下的“神经病”一词应该替代为“精神病”。我的看法是,神经病和精神病当然是两种病,但其间也有联系,神经质性格的人,在面临心理困难时,精神上会出现强烈的不安,关于这些科学道理,咱们不必细究。要紧的是,“神经病”往往指涉过于执拗的负面人格特征,而在“文学语境”里,它是可以“反词正用”的。当一个人的坚定信仰呈现出“神经病”的“症状”时,有时可能正是“最高境界”的代名词。好吧,看官权且将之视为修辞吧,就不必“展开深入讨论”了吧?(刘巽达)

[责任编辑:曹艺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