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可见“见义勇为”的全国性规定

2016-12-20 18:35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我有话说
2016-12-20 18:35:50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朝

  作者:晁水

  2016年6月10日,来自成都的张正祥、于强、肖军、喻春祥等5个家庭共13人来到郫县安德镇出游。在漂流过程中,肖军、喻春祥落水,张正祥和于强闻讯前去施救未果,四人中仅喻春祥一人生还。之后,张正祥及于强的妻子,为帮助丈夫申请认定“见义勇为”在市县两级主管部门间奔波,却被告知,由于其所救为同行好友,属于“履行特定义务”,因而无法认定。

何时可见“见义勇为”的全国性规定

  由于我国还没有出台“见义勇为”的全国性规定,地方有权自行认定,此事发生在成都,就要按四川省的相关规定来处理。《四川省保护和奖励见义勇为条例》规定的见义勇为,是“公民在履行特定义务以外,为保护国家、集体利益或他人人身、财产安全,不顾个人安危,同各种违法犯罪作斗争或者抢险救灾的行为。”这起事件是家庭集体出游,属于邀约性质,因此张正祥和于强的救人行为不属于见义勇为。

  暂且不谈各地认定、补偿“见义勇为”的法规差别对当事人来说是否公平,先来说说追认见义勇为一事的情理和法理。

  《正义论》里说,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

  人大法学院教授杨立新认为“情理是大众的普遍感情,法理是法学家理性思考的结晶。法理基于情理而产生,情理通过法理而升华。”情理中,见义勇为不仅是一个称号,它还是被大众认可的一种社会品行。《论语·为政》曰,见义不为,无勇也,“善良、勇敢、正义”,正是大多数人对见义勇为的评价。可见情理之中,见义勇为值得鼓励和认可。

  把成都这起事件和曾位于舆论焦点的野生动物园虎口救女事件罗列来看,两起事件中当事人均有表达逝者是见义勇为的言论,而不同的是,前者是既没有血缘关系更没有法定监护职责的救朋友行为,救人偏于道义;后者是救女心切的母亲,救人偏于责任。虽然两起事件中,当事人口中的见义勇为均未被认定,但责任、义务在无形中就有了比较。怎样界定义务?如果救人是“履行特定义务”,那不向同伴施救呢?又会承担什么不履行自己“义务”的后果?究其法理,好像见义勇为一事并没有通过合情的法理而升华,反而温度微凉。

  法律击恶扬善,见义勇为在法理中如何界定,才能让这个行为中的“善”被肯定、被褒扬,才能让救人而死的逝者得到补偿,这是该做的第一步。同时,从此衍生出来的是,通过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社会人看到,法律对正当的行善行为,是有越来越多正向激励的,才会动员更多人的积极性,社会也才会越来越暖。

  现在,各地针对“见义勇为”的法规各不相同,为避免见义勇为的“善”行陷入困扰,国家需出台全国性的法律文件,对见义勇为的认定、补偿、奖励、保护统一规定。(晁水)

[责任编辑:刘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