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川

官员念错字,究竟多可怕

  近日,北京二中亦庄学校五年级女生张秋实,在学习语文教科书里成语故事“水滴石穿”时发现,书中一幅配图有误:宋朝知县的官服应为青绿色,而不是紫色。她还指出图中官帽上下垂的帽翅也与历史不符。为此,她给人民教育出版社写了一封信。人教社小学语文编辑室的工作人员表示,如果真的有误,出版社肯定会修改。(《法制晚报》12月29日)

  堂堂人教社,居然犯此低级错误,那些造诣极深的专家是如何把关的,难道连小学生都不如?相信不少网友一定有此感叹。的确,这样的错误不应该出现,尤其不应该出现在教材中,一旦以讹传讹,将误导多少学生?

  说到读错字,我们很容易想到某名校校长把“寸寸河山寸寸金,亻瓜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中的“亻瓜”读成了“瓜”,还有某大学校长将“泱泱大学止至善,巍巍黉宫立东南”中的“黉”读成“皇”。

  同样离谱的也许是官员读错字。在错字阵容中,有露出破腚(破绽)的,有位临(莅临)指导的,也有露出禹齿(龋齿)的,还有把“覃先生”读成“谭先生”的……每一个错字都那么好笑,让人忍俊不禁之余陡升悲凉。比如有网友说,连这些几乎最常见的字都不认识,能施好政吗?

  在古代也有别字官员。唐朝宰相李林甫有“弄獐宰相”之称,原因是他把“弄璋”写成了“弄獐”;唐朝有个名叫唐萧炅的户部侍郎,把“伏腊”读成“伏猎”,被讥笑为“伏猎侍郎”。

  如何看待此类现象呢?人生在世,恐怕大多数人都读过错字,笔者小时候就把“粤”读成了“奥”,把“破绽”读成了“破腚”,后来大学读的是中文系,基本上不会再出糗了。尽管如此,仍不敢打包票不会再写错字读错字。其实,哪怕那些名满天下的大教授不也读错字吗?比如有消息称,钱文忠曾将洪洞(tong)县读成了洪洞(dong)。

  错了,就错了,纠正就是了。不是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

  官员读了错字,沦为公众的饭后谈资,但不能认为他们施政能力就不行,就是蠢货一枚。日前有网友发现云南省委副书记、云南省代省长阮成发将“滇”读成了“镇”,不少网友觉得自己被镇住了,并质疑其为官能力,但是,据说阮成发在武汉当市长、市委书记期间还是干了不少事的。因读了错字就否定其能力,似不公允。故此,对官员读错字一事不可上纲上线,乐乐也就算了。

  当然,读错字并不是好事,特别是连一些并不生僻的字都能读错,就让人怀疑这个官员的文化水平不高,甚至质疑高学历是如何拿到手的。有个案例是,北京某官员将“美丽北京,绽放世博”读成“美丽北京,定放世博”,舆论哗然,有心人一查,该官员居然系北大经济系国民经济管理专业的高材生,管理学博士。后来该官员落马(与读错字毫无关系),有人戏称,也该查查他的学历有没有涉及腐败问题。

  无论是口误还是真不懂,如果连常见的字都读错,虽是小事,但不可掉以轻心,特别是对于那些官员、学者来说,尤其不能犯低级的文字错误。连母语都没学好,也太对不起列祖列宗了吧?我们常把读错字称为读白字,那些常读错字的官员当心被公众翻白眼。为了减少乃至杜绝错字现象,官员在发言前能不能做好功课,再不成接受一次“扫盲”吧。(王石川)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