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规范义务乡村电影放映不能漠视其精神价值

2017-01-09 18:53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我有话说
2017-01-09 18:53:17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刘朝

  作者:刘朝

  据报道,10年间走村串巷,为村民们义务放映电影的广西钦州市钦北区板城镇农民罗衍宗,于2016年12月26日被当地文体局取消了放映资格。作为当地电影放映的主管部门,钦北区文体局放映站负责人的解释是:公开放映电影,必须申请取得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罗衍宗没有证件,不合法合规。如果年后继续放映,将会被查处。

  乡村电影放映不仅仅是一项简单的文娱活动,其带来的还有人与人之间、人与地方之间的紧密相连。像全村聚会一样的露天观影场景中,蕴含着乡村日常生活中淳朴的社群底色。试想:放映员下午带着设备进村,孩子们蜂拥而来,或帮忙,或捣乱,乡亲们晚饭后呼朋唤友、扶老携幼地出门,是一幅美好的乡村生活图景。多年来的坚守和支持,让放映员和村民们彼此熟识、形成友谊,而观影情景,也成为很多人的美好回忆。围绕电影,乡亲们不仅多了一个有趣的谈资,为单调重复的生活带来活力,更重要的是,它是乡村社群情感中的一个重要纽带。

规范义务乡村电影放映不能漠视其精神价值

一位乡村电影放映员的工作照

  从新中国成立到80年代末的40多年里,中国农村电影事业得到飞速发展。在《农村电影研究评述》中可以看到彼时繁荣:1978-1982年,农村放映单位激增了32000多个,放映场数达2400万场,观众累计194亿人次,平均每天有5000万农民看电影。17年前,国家计委、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文化部联合发出《关于进一步实施农村电影“2131工程”的通知》,又形成了“在21世纪初,在广大农村实现一村一月放映一场电影”的政策性扶持。

  然而,随着我国农村劳动人口的不断流失,农村观影人数逐年减少,大多数为留守的老人和孩子。一些乡镇为减少额外负担,砍掉了部分原有的农村电影放映队。如此语境下,年近60岁的罗衍宗,10年间走村串巷义务放映1200多场电影,在为不少留守村民带去轻松和欢乐的同时,也客观填补了某些政府服务的缺失。

  取消罗衍宗的露天电影放映资格,钦北区文体广电局于1月5日给出了叫停原因:“一是违反《电影管理条例》规定;二是其公开放映行为不在监管范畴,因罗某某不服从统一的放映管理,曾经与我们正规放映队在同一村庄、同一时间播放电影,造成资源浪费;三是电影公开放映必须在广电局和电影公司的许可及组织下进行,因为里面涉及知识产权保护、涉黄涉暴涉政等播放安全问题的隐患,不能缺失监管。”

  上述理由的确合理,但如此板板正正地叫停,未免无情。像罗衍宗这样十年如一日的义务乡村电影放映员,为守住乡村电影放映土地所付出的热爱和热血,是值得鼓励和认可的。他放映10年电影的风雨和艰苦不能被漠视,而这些年通过放映电影系下的情感纽带更不能被漠视。用“资源浪费”等字眼描述其奔走上百里的放映工作,扑灭的不仅仅是公众的公益热情。

  规范义务乡村电影放映工作确有需要,但逐步规范的过程中,要能看到人情的暖意。2012年,广电总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联合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发出《关于妥善解决乡镇(公社)老放映员历史遗留问题的指导意见》,指出“身体健康、未满60周岁,尚有工作能力的乡镇(公社)老放映员,经培训取得农村电影数字放映资格证后,应优先上岗。”综合义务乡村电影放映员年龄较大、经济状况较差的现实,建议实行标准适当放宽,如为其调高年龄限制、加大农村电影数字放映资格证考试的实操比例、减免部分手续费用、提供相关扶持补助资金等,让这份通过电影熟悉的乡情,维系更久。

规范义务乡村电影放映不能漠视其精神价值

被露天电影深深吸引着的观影群众

  舆论关注之下,钦北区文体广电局局长表示,罗衍宗近期将到区文体广电局和钦州第二电影公司办理相关手续和接受业务培训。义务放电影10年的罗衍宗,向放映正规化迈出了第一步。期望罗衍宗的乡村电影放映之路走得顺利,期望拥有搬小板凳围观露天电影记忆的人不会消失。(刘朝)

[责任编辑:刘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