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昱冰

幸福,就是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

  快过年了,估计很多人都不得不陷入到红尘最深处,接受一场轰轰烈烈的世俗洗礼。洗礼的主要内容,就是要面对无数人用各种方式求证同一个问题:“你幸福吗?”

幸福,就是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

  幸福,到底是什么?

  我采访过的一位孤独症专家讲过一个故事:她的老师经常为智力残障的孩子们设计舞台剧,会根据每一个孩子的特点专门为他打造角色。有一个孩子程度比较严重,没有语言,也没有行动能力。老师就给他披了一块布,让他扮演一块石头。

  因为老师坚信,对于任何人来说,告诉他:“社会上有他的位置,他是有用的。”都是激发出一个人内在潜能的最好方式。  

  幸福就是,世界上有你一个位置,在这个位置上,你是有用的。

  有一个寓言。主人家养了猫、狗、兔子。一只鸟总是飞来对兔子说:“你看,你的主人多偏心,给它们吃骨头和鱼,你只能吃胡萝卜。”这时,兔子有三个选择:按捺不住,也去尝尝骨头和鱼,卡住了;心中失落抑郁,很有志气的绝食了;在心里骂一句:“白痴,都不知道兔子不能吃鱼和骨头。”然后快乐地选一根最水灵的胡萝卜,继续吃。

  幸福,就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什么适合自己。

  很多年前,我一位做公务员的朋友说过一句很有道理的话:“想让社会变好其实不难,只要每个人都把自己份内的事做好、做到位,社会自然就好了。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人不肯踏踏实实做自己该做的事。”

  幸福就是,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并把它做好。

  都说我们现在的教育有问题,一个学生从六岁到十八岁,老师对他强调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你要努力去达到下一个目标!”小学奔重点初中、初中奔重点高中、高中奔清华北大……等有朝一日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了,却发现长达十二年的“以追求更高目标为目的”的超强化训练,已经渗入到思维深处,停不下来了,好像仍旧得让自己的身份、所处的位置三年完成一次质的飞跃,才算是没白活,否则就是浪费生命。

  可求学和走人生路并不是一个概念。一年级的时候可以把目标定在北大,并朝着它始终努力。25岁的时候开着淘宝店就把目标定在马云、或者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时候就把奋斗方向定在联合国秘书长,这不太现实。

  大家都爱看《我在故宫修文物》,工匠们并没有想:我现在在故宫修,下一个目标就去卢浮宫修。他们想的是:认真修好手中的每一件。

  幸福就是,能及时把自己调整到成年人的心态,能够静下心来,安安静静做点事。一辈子不长,能够真正做点事情的时间并不多。

  因为体质原因,我格外招蜜蜂之类的昆虫,所以化妆包里总是会装着针对我很有效的药膏,可是在广东连州,被不知什么虫子叮了之后,药膏失效了。望着眼前烟雾笼罩、面目不清的连绵群山,看着红肿的手臂,我第一次真正理解了史书中所写的:“贬官至蛮荒毒瘴之地。”

  可就是在这样的地方,韩愈、刘禹锡,这些名标史册的著名诗人、学问家、才子,当他们被贬官至此之后,没有消极、一蹶不振,或者从此就心性大变、愤世恨俗。而是马上就又以高涨的热情,积极投入到对这一方土地的建设和奉献之中。韩愈对潮州的奉献,让潮州百姓自愿把山水改姓为“韩”。刘禹锡在连州,培养出了连州史上第一个进士。还深入民间,把各种草药方收集起来,记录成书,再分发给百姓,帮助他们抵御毒瘴侵袭。

  是他们的故事,让我真正感受到了中国古代文人的力量,和士大夫的胸襟与气魄。不论命运的狂涛把他们抛到哪一座荒岛,他们都能自觉自愿、一如既往地去完成一个读书人对世界的使命。

  幸福就是,在人生的低谷中,依旧能做一个坚持住自己的原则和操守的人。

  还有十多天就过年了,只要没有逃到国外去,就一定会面对各式各样的询问:你升职了吗?你买房了吗?你结婚了吗?你有孩子吗?领导重视你吗?你有前途吗?你孩子升职了……  

  稳住,别让这场世俗的洗礼冲乱了心。幸福本身并没那么闹腾,就是安安稳稳站在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上,安安静静做点自己该做的事。(聂昱冰)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