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人记忆里的义利面包

2017-01-12 14:28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我有话说
2017-01-12 14:28:35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肖复兴 著名作家

  北京卖的面包,总体不如上海,甚至不如天津。这其中原因,我一直闹不清楚,大概在于北京的面包历史不长。西风东渐之后,西餐在清末便已经在北京粉墨登场。民国期间,东单一带也有专卖面包的店铺,不过只是少数人的专利。面包真正走进普罗大众,毫不夸张说,自义利始。

  义利面包店号称开业于1908年,那是开在上海,并非北京。义利移师北京,是北平解放之后的事了。生活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人,很多都吃过义利的面包,尤其是果子面包,几乎成为那个时代北京人对面包的认知。义利的果子面包,和北冰洋的汽水,进入北京人的集体记忆之中,成为历史中一段最富有民俗特点、有滋有味的形象化插图。

  进入北京的西点有很多,可没有一种可以胜过义利的果子面包。那时候,我读小学,学校组织春游,买一个果子面包带去做野餐,成为了如今甜蜜的回忆。最有意思的是,中午野餐时,一班四十多个同学,有一半人带的都是果子面包,面包中略带酸酸的香味,飘散在春天的田野里。

  那时候的果子面包,每个一角五分钱,如今在超市里买,最便宜的一个也已经涨到五六元钱。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义利果子面包的包装一点儿没变,满足了老北京人的怀旧情绪。面包的内容基本也保持着原来的水准,只是里面的果料,尤其核桃仁,稍微少了点儿,原来的颜色便随之变淡,大概是考虑成本吧。义利的面包品种有好几种,也出鲜果料面包,但总觉得口干不如果子面包。如果买,我还是会买果子面包,或许是因为记忆中的味道过于牢固吧。

  如今,北京新开的面包店有很多,价钱一般都比义利贵,这便越发彰显义利走的是大众路线,这也是义利在北京常年不衰的根本。义利没有辜负当初自己起的名字,以利为义,遵从的是我国古老的生意传统。

  义利面包保持原来的水准,是不容易的,尤其没有新开的面包店添加的香料那么多,更让我受用。不过,和北京人如今爱去的新侨饭店的三宝乐面包相比,义利显然落了下风。从价格上,三宝乐要比义利贵一些,但口味和水准,尤其是不断开发出的新品种,比义利高出一筹。

  最近,义利在双井新开了第一家咖啡店,成为老树新花的一个新闻。其实,义利不甘落伍于时代,在开创新路、拓宽疆域、扩张经营范围上一直在努力。早在1984年,义利便在西单绒线胡同开设了它的第一家西式快餐厅;1988年,在王府井又开设了它的第一家西餐厅。但是,都没有产生太大影响,几乎如水过地皮湿一样,很快被人们淡忘。

  义利原来生产的产品种类很多,有糖果、饼干、巧克力等,最多的时候品种曾经有74个之多。但是,经过时间的筛选和时代的过滤,义利如今被人们记住并受到大众欢迎的还是面包,甚至主要还是果子面包。面面俱到,往往容易面面不到;四面出击,往往容易失去自己的主打方向。努力把自己的面包主业做好、做大、做强,恐怕比开一家或几家时尚的咖啡店更重要。

  同样主打面包,三宝乐的经验值得借鉴。三宝乐,也经营蛋糕、咖啡和酸奶,但到那里的人主要还是冲着面包。现烤现卖的经营模式,让人们可以尝到最新鲜的面包。十几个甚至二十几个品种,以及不断推出新品种的面包和自选式经营,满足了人们不同的口味。三宝乐也曾经开过分店,如今只此崇文门一家,要想尝他家的面包,只有到这里来。店里常常人满为患,火热得很,很多人是从四九城专程跑到这里来买面包的。可以见得,四处开花建分店或连锁店或咖啡店,是一种经营方式;只此一家,独芳一枝,也是一种经营方式。前者属于现代,后者属于传统。无论如何,关键得是要靠面包说话。

  如今的义利,得让面包做主角。旁枝横斜,起码不该是主要招数。义利的面包,不能再只有果子面包让人们津津乐道。回忆代替不了现实,让更多更好吃也更偏宜的面包,走进新老北京人的视野,恐怕是当务之急。

  顺便再说一下,北京的面包赶不上上海,一是不如人家做得精致,二是不如人家做得好吃。三宝乐做得好吃,但做得实在有些粗糙,同样一种面包,大小参差,模样各异,十几个面包装进一个塑料袋里,像在菜市场里买菜。义利如果在这两方面下功夫,或许和三宝乐有一拼。(肖复兴)

[责任编辑:贺梓秋]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