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学里的流浪汉和流浪狗

2017-01-12 20:54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我有话说
2017-01-12 20:54:28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付双祺

  “摇摇哥”和流浪狗就像社会里的特殊人群和底层人士。用粗暴态度驱赶他们,与之对立,他们也可能暴力相向;而如果给他们以关怀,学会与他们共存,就可能创造和谐的境界。

  作者:王 昆

  去年9月,我到台湾访学。在过去4个多月里,我一个人住在台北的山上,总想写写自己对台湾的校园氛围之观感,从大学里的流浪汉和流浪狗入手,可能足以“以小见大”。

  “摇摇哥”是一个流浪汉。他的头发很长,时而凌乱,时而梳起;他的衣服很旧,却经常更换款式;他似乎也有很多双鞋子,有时穿人字拖,有时穿运动鞋。不过,摇来摇去是他永恒不变的状态。所以,同学们给他起了个特别的名字——“摇摇哥”。

  初见“摇摇哥”,我有些害怕,心想,学校保安怎么能让这样的“疯癫人士”进校园呢?但是,政治大学基本没有围墙,保安大叔就算想拦,估计也拦不住。

  没过几天,大陆访学群里的朋友们都注意到了这位“摇摇哥”,并开始谈论他。很快有台湾教授回应:这位“摇摇哥”在政治大学已生活多年,不会伤害他人,不用害怕。这是我第一次对“摇摇哥”产生兴趣:这么奇怪的人,如何在校园里“摇”了这么多年?

  一次夜归,刚进校门,在安静的夜色中,一群学生在电算中心的空地上练舞、练唱,“摇摇哥”跟着一起吱吱呜呜,摇动着他类似于“灵魂歌手”般的身体。沧桑的歌词,搭配“摇摇哥”的手舞足蹈,仿佛一种魔幻现实主义。

  心疼“摇摇哥”的人不少。在台北的秋季,雨总是出人意料地降临。一天又下起雨,我在校外寻找一家可以避雨的餐厅。街角,“摇摇哥”也在躲雨。没有雨伞的他只能用破旧的衣服遮挡。惊慌、迷茫。

  我选了一家餐厅,可以看见“摇摇哥”。10分钟后,我起身取餐,发现“摇摇哥”不见了。我想,他应该躲雨去了吧。吃完饭走路回学校。在校园公告栏的椅子旁,我突然发现两个学生正在给“摇摇哥”送吃的——一杯可乐,一份汉堡。“摇摇哥”笑眯眯地接过,像个孩子一样享用起来。三个人,笑了。

  有一次,我和学校的教授吃饭,问起“摇摇哥”的身世。他们说,“摇摇哥”确实有点精神异常。多年前有一位教授帮助照料。后来那个教授离开了台北,就给“摇摇哥”安排了新的住所和照料人。所幸,大家都接受了“摇摇哥”,将他视为政治大学的正常居民。

  “摇摇哥”的日常玩伴是学校里的流浪狗。这些流浪狗分布在校园各处,有的耳朵和尾巴明显受过伤。所有的狗都有一个共同点:乖且懒。

  俗话说“好狗不挡道”。这些狗狗最喜欢霸占着图书馆门前的空地,懒懒地躺在阳光下。一睡就是一个下午。任凭学生们如何挑逗,它们就是不动。偶尔我也会摸摸这些狗。

  考虑到安全,大陆高校一般不让狗进校园。偶尔出现流浪狗,师生会让保安把狗赶出去。不过,还是有一些狗在校园里流窜——那是校内社区居民没有管好的宠物狗。

  我也曾经质疑过校园内流浪狗的安全性,直到有一次去东海大学访谈,他们社科部的主任回答了我这个问题。东海大学有一片非常宽阔的草坪,流浪狗经常在草坪上聚会。我问主任,这么多狗,安全怎么保证?他说:“流浪狗只要不发情,都不会有伤害性,也不会乱叫。我们对这些狗进行了人工阉割,一是控制繁殖,不让狗的数量增加,二是让它们在剩余的时光快乐生活。”

  政治大学里的流浪狗有很多功能。有一次,两个年轻情侣吵架,在图书馆门口的长椅上,谁也不理谁。这时,有一只流浪狗出现,躺到男孩子脚下。男孩子摸摸小狗的身体,小狗反而躺得更加踏实。女孩也凑过来摸摸小狗的头。就这样,两个人打破了沉默。真是“单身狗”相助。

  前几天,我和一位来自大陆的高校教师路过图书馆门口。我问,这些流浪狗如果在你们学校会怎么样。他回答说,或许会被保安抓走,或许,它们会被吃掉。

  大学对待流浪汉和流浪狗的态度,是大学师生群体心态的反映。我觉得,“摇摇哥”和流浪狗就像社会里的特殊人群和底层人士。用粗暴态度驱赶他们,与之对立,他们也可能暴力相向;而如果给他们以关怀,学会与他们共存,就可能创造和谐的境界。

  值得一提的另一件小事是:在校园公车的排队处,有一个放置零钱的盒子,以备没带零钱而需要乘车同学的不时之需。盒子上写了一行字:“一块钱对您而言或许不值一提,但这是您最高的道德情怀。”(王 昆)

[责任编辑:付双祺]
  •   正如庄恕所说,“在生命的科学领域里,没有完美,只有尽力。”该剧的剧力,相比此前的国产医疗剧,也更加用力。希望该剧能够实现一定量的“用影视行业的理想去实现医疗行业的理想”。【详细】

      历史穿越文的另一大吸引人之处就是在于现代人对于已经是既定事实的历史的改变,即“我创造历史”。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从前的科幻小说,过去的超能漫画,现在的穿越小说,都是在文学作品中追逐不曾实现的梦想。【详细】

  •   总之,当代知识分子爱国的责任和担当不是空洞的、抽象的,而是现实的、具体的,是伟大的、高尚的,更是平凡的、普通的。【详细】

      “一带一路”光明谈本期邀请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主任、首席全球合伙人王丽,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副会长车丕照,围绕“一带一路”进程中的法治问题进行讨论、提出建议。【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