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频道> 正文

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反对代孕合法化?

2017-02-16 09:01 来源:光明日报观澜工作室  我有话说
2017-02-16 09:01:29来源:光明日报观澜工作室作者:责任编辑:曹艺秋

  作者:观澜君

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反对代孕合法化?

  住在广东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的夏娟(化名)是一名职业代孕者。

  跟许多人不同,她的这份工作不必每天坐办公室,只要在一些隐秘的QQ群上寻找客户。通过私下的沟通协商,最后达成合作的双方悄悄进行交易。

  隐秘、悄悄、私下。这些词勾勒出当下我国代孕交易市场的一个侧影。

  @南方都市报从大量案例中揭示,随着代孕技术的发展日趋成熟,代孕产业颇受追捧,隐匿于灰色地带。

  春节刚过,这个敏感的灰色地带就因为一篇报道被卷入舆论的漩涡。

  “代孕合法化”成为众矢之的

  近日,@人民日报刊发“生不出二孩真烦恼”的专题报道指出,不孕不育成为难题,并探讨代孕是否可放开的问题。

  由此引发了广泛的社会关注,一些人甚至将此解读为代孕“解禁”的一次信号释放。

  “解禁”一词无疑极大地挑动了网民神经。

  代孕,是指将受精的卵子植入代孕母亲子宫内,由孕母替委托人完成怀胎和分娩的过程。从医学上来看,这是一项人类辅助生育技术。

  一直以来,有关代孕的争论从未断绝。

  新浪微博@热门叔叔提到,对于代孕技术将何去何从,医学界及社会伦理和法学界都一直在讨论。之所以讨论,是因为该技术从某些角度讲,是有一定的社会和医学需求的。还有很多女性因为子宫因素无法生育,这些人也许只能通过代孕技术完成心愿。

  然而,从能够查获的资料可以窥知,长期处于灰色地带的代孕,往往在其最初宣称的医学目的和手段之外夹杂着各类模糊暧昧、不可言说的交易。

  正如@南方都市报指出的:像夏娟一样的网络代孕者不仅负责代孕,还提供自身的卵子。如果有客户需要,甚至可能协商发生非婚性行为,这与医学界原来提出的“代孕”技术并不相符。

  由此,“代孕合法化”成为众矢之的。

  知乎@DHMO Geek表示:代孕合法化在中国,是平权主义的倒退,一部分女性自动变成了生育机器,带来的社会问题无法想象。一定会出现强迫代孕、但是代孕母亲不敢说的状况。一定会出现为了金钱去做代孕,使得自己被物化的状况。

  紧随这些舆论的,是有关部门的回应。

  2月8日,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回应“代孕合法化”时表示,将继续严厉打击代孕这种违法违规行为,保障群众获得安全、规范、有效的辅助生殖技术。

  尽管这个表态来得迅速而坚决,但由此掀起的新一轮争议重新将“代孕”这个话题摆到了人们面前。

  高风险高回报的“地下”代孕交易

  中国每年通过代孕黑市诞生的婴儿超过一万个。

  如果不是从媒体报道中得知这一数字,普通人大概想象不到“地下”代孕交易市场的繁荣。而这,也许仅仅是其中一部分可以统计到的数据。

  尽管一直以来代孕在我国明令禁止,但由于一部分人有需求且能开出较高价码,许多人依然选择铤而走险。

  2013年,徐静蕾在美国洛杉矶进行了卵子冷冻。这件事在国内——尤其是高知单身女性群体中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而在近日@钛媒体的一篇报道中,主人公晓曼要在徐静蕾的这条路上走得更远。她要给自己冷冻的卵子找一个匹配的精子,并由她人代孕。

  像晓曼一样的女性或者夫妻并不少。由于各种客观原因或主观选择,代孕交易,在我国的明令禁止中见缝插针般得以蔓延。

  2013年,中国人口协会的调查数据显示,我国不孕不育人数已超4000万,占育龄人口约12.5%。不孕不育人数的不断增加,也加速了网络代孕产业的发展。

  @南方都市报调查发现,在国内,最活跃的代孕QQ群有“全国好孕来代群”与“和谐D妈群”,两个QQ群的成员分别为320人、830人左右。

  在这些QQ群中,客户可以选择不同女性、不同方式进行代孕。而按人工方式、自然方式和试管方式的最低标准,30万元范围内可以把小孩交到客户手上。

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地反对代孕合法化?

  像夏娟一样的代孕妈妈们大部分奔着高额的报酬而来,却大多并未获知代孕的健康风险。

  东莞一家妇产医院院长谷珂指出:由于代孕妇女并不是自身怀孕,体内激素等内环境与正常怀孕不同,故常需通过人工注射激素等维持胎儿的生长,如黄体酮、孕激素等,但即使如此,出现流产、早产的风险还是比正常孕妇要大得多。因此, 对于代孕妈妈来说,代孕的最大健康风险,就是流产的并发症……而流产对子宫本身伤害很大,严重者可发生感染性休克危及生命,恢复后也可能会引起终身不孕。

  知乎@Mr.呆萌则尖锐地指出:这个过程搞不好是会死人的,打促排取卵→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正规生殖医学技术中心技术过关做这个项目也不保证一定不会出事故、死人。现在的技术限制,加上非法交易的暴力急功近利,可以想象背后的巨大灰色地带。 参与交易者可未必知道风险。总归是弱者、无知者被黑暗吞噬,被疯狂的逐利者喝血吃肉。产业本身不合法执法部门抓到了还能处理。

  黄芳(化名)就是一名遭受到这种痛苦的代孕妈妈。

  在@深圳晚报的一篇报道中,她希望通过地下人工代孕获得高额回报,在流产之前,事情一直都向着她美好的意愿发展。而当她流产后,中介公司将她抛弃。

  现实让人不寒而栗。高额的报酬和残酷的现实却在继续让一批批代孕妈妈在美梦与凄惨中祈求着好运的眷顾。

  对于这一现状,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江帆表示:“目前代孕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一些没有资质的医疗机构也在非法实施代孕,一些中介组织在地下非法采精、供精、采卵、供卵、搞代孕等…… ‘禁止代孕’很有必要。”

  利与弊的权衡

  “如果使代孕合法化,则能让人更多有代孕需求的人通过正规渠道解决不孕难题,从而更好地规范代孕产业。”

  这是激烈争论中一部分网民的不同声音。

  但即便是持中立或支持态度的部分专业人士,比如医生,在提及“代孕合法化”这个话题时也用词谨慎。

  “适当”二字,成为他们讨论“开放代孕”话题时必用的标准限定词。

  北医三院妇产科主任医师王丽娜建议,可以考虑适当放开代孕准入,但要防止商业代孕。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教授王一方则认为,代孕能解决失独家庭的生育问题,但他强调代孕要有“刹车”,不能任意行驶。

  国家卫计委科研所临床医学中心副主任耿琳琳也表示,应加强伦理监督和技术监管,适当放开代孕。

  然而,与这部分支持者意见相对的,是另一些更深层次的担忧。

  微信公号@当时我就震惊了呐喊道:代孕一合法,生育机器的名声女人们就算坐实了!

  知乎@借款不还人则表达出深深担忧:只要“禁止一切形式的代孕行为”这个条例被删除了,只要你是个生活在中国土地上的女性,只要你会外出,你就有可能成为黑心人贩子的下手目标,麻袋一套谁管你是谁。

[责任编辑:曹艺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