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烟”重回市场的丰富联想

2017-02-16 18:02 来源:北京青年报  我有话说
2017-02-16 18:02:20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罗旭晨

  作者:东原

  近日有北京市民发现,有烟酒店为迎合消费者,对烟草“限价令”置之不顾,公然贴出“天价烟”标价摆在柜台上售卖。媒体走访发现,超出“限价令”规定最高售价千元每条的香烟品类比比皆是,其中有的香烟身价甚至翻了近10倍,卖出近4000元的高价。北京市烟草专卖局工作人员提示,香烟零售商所售卖的香烟条装上都有各自的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号,若二者不相符合就已涉嫌违规。

  面对这些售价千元甚至数千元的“天价香烟”,也许有人会说,市场经济嘛,“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只要没有强买强卖,有什么可以置喙的?问题的关键是,烟草业并不是纯市场的,我国实行的是国家烟草专卖制度,从1983年国务院发布《烟草专卖条例》至今,已经快34年了,“统一管理、垂直领导、专卖专营”,从来没有改变过。

  更重要的是,“天价香烟”的出现,看似是经济问题,其实背后有着复杂原因。说到“天价香烟”,不禁想到“买的不抽,抽的不买”,尤其是其对应的送礼文化和官场消费。从2012年到现在,八项规定实施四年多了,“买的不抽,抽的不买”已经成为过去时了吗?答案恐怕不会那么乐观。也正是这一点,让“天价香烟”不同寻常。

  能够卖出上千元甚至数千元一条,这些“天价香烟”的品质,想必会好一些,但要讲真值这么多钱,恐怕也未必。讲到这里,不能不提“符号消费”,也就是指消费者除了消费产品本身,还消费这些产品所象征和代表的意义、心情、美感、档次、情调和气氛,即对这些符号所代表的“意义”或“内涵”的消费。这也是奢侈品消费存在的心理基础。体现在烟草消费上,对应着什么人抽什么烟,有一些人认为自己身份到了,必须抽与其相配的烟。

  诚然,符号消费也是经济形态的一种表现,但要看到,符号消费与送礼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环视现实不难看到,现在很多官员不敢开门喝高档酒了,但抽“高档烟”“天价烟”还大量存在,与过去相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依一个官员的正常收入,能够抽得起“天价烟”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这些“天价烟”来自哪里,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有人可能会说,不排除一些官员家庭条件较好,能够买得起“天价烟”。姑且听之,也要看到,官场消费在整个消费市场的示范作用和导向作用。“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体现在消费中也是如此。可以讲,能够抽得起“天价烟”的,非官即富,而官员和富人常常发生频繁的互动。当一个富人与官员接触时,看到官员抽“天价烟”,必然受其影响,甚至投其所好。在这里,政治和经济发生了“化学反应”,形成了一门政治经济学——这也是许多高档消费品不断提高价格、一路奔向奢侈品的一个重要原因。这就是“天价烟”要害所在。

  “天价烟”重回市场带来了丰富联想。正如公众想问的,存不存在官场消费,有没有官场消费的推动作用?可以讲,官场消费放大了“天价烟”,而“天价烟”的存在也刺激了官场消费。两者是沆瀣一气的关系。更何况其中还存在“买的不抽、抽的不买”的流弊,这一问题的存在,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作风建设任重道远。自八项规定出台以来,官场风气焕然一新,大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