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山寨兵马俑”也得依知识产权规则

2017-02-17 11:50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我有话说
2017-02-17 11:50:53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沈 彬

  安徽太湖县“五千年文博园”出现所谓“山寨兵马俑”一事又有新进展。“正牌”的陕西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已经着手准备对安徽文博园提起诉讼,同时起诉的还有此前备受关注的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山寨兵马俑”展览。

  在对所谓“山寨兵马俑”一边倒的指责声中,需要厘清的是,不应该混淆法律与道德的边界,也不应把知识产权法上性质迥异的问题都扣上“山寨”的帽子。

  首先,兵马俑的著作权,早已经过期;复制兵马俑本身,并不侵犯著作权。

  陕西方面对兵马俑并没有著作权。著作权只属于作者,兵马俑作为美术作品,其著作权只属于当年的创作工匠。而且,我国现行的《著作权法》,将著作权的保护期限规定为作者有生之年及其死后50年,兵马俑显然已超出了《著作权法》的保护期限。谈知识产权保护,就应该严格依法来谈,不应该用“行政管理”来代替知识产权法律本身。

  比如,1990年代初期,鲁迅先生逝世五十周年之后,其著作权的财产权部分不再受法律保护,成为“公版书”。当时,人民文学出版社还是想以“鲁迅著作有特殊性”为由继续垄断鲁迅的著作出版。最终还是没挡住,这才有了如今百花齐放的鲁迅著作出版局面(当然,人民文学出版社对《鲁迅全集》的注释部分还是有著作权的)。

  同理,不能因为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是兵马俑的文物管理单位,就想当然地觉得他们可以“垄断”兵马俑的一切知识产权,而不许别人复制;或者,如果复制就要向他们交费。

  这几年,中国人对于知识产权的意识有了明显提升,“山寨”产品人人喊打。但是,知识产权规则有其专业性,包括保护期限、合理使用、在先权利等等,这些规则也是在平衡保护原创和防止恶意垄断。不能把所有的“复制”都说成“山寨”而认为其违法,专业的法律问题不能简单化为道德判断。

  甚至,还得警惕一些文化单位打着“保护知识产权”的旗号,维护其垄断利益。比如,有的图书馆以“侵犯著作权”为由,不许读者对图书拍照,但却允许到图书馆复印处去复印。显然,图书馆本身对于书籍没有著作权,读者不能出于商业目的进行复制,图书馆也不能。

  回到“山寨兵马俑”问题上,虽然兵马俑已经超出了著作权的保护期限,但是陕西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还是有维权的“牌”可以打。

  首先,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起诉“山寨兵马俑”构成不正当竞争。法院将从“山寨兵马俑”是否会对游客造成误导、是否侵犯到陕西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合法权益等方面做出判定。其次,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拥有“兵马俑”等几个关键词的商标权,可以起诉相关单位侵犯其商标权。第三,如果一些“山寨兵马俑展览”冒用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名义,可以侵犯名称权、名誉权的理由维权。

  对于“山寨产品”的敏感,体现的是全民知识产权意识的提升,但“反山寨”得依知识产权规则来谈,不能把所有复制扣上“山寨”的帽子。(沈 彬)

[责任编辑:贺梓秋]
  •   正如庄恕所说,“在生命的科学领域里,没有完美,只有尽力。”该剧的剧力,相比此前的国产医疗剧,也更加用力。希望该剧能够实现一定量的“用影视行业的理想去实现医疗行业的理想”。【详细】

      历史穿越文的另一大吸引人之处就是在于现代人对于已经是既定事实的历史的改变,即“我创造历史”。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从前的科幻小说,过去的超能漫画,现在的穿越小说,都是在文学作品中追逐不曾实现的梦想。【详细】

  •   总之,当代知识分子爱国的责任和担当不是空洞的、抽象的,而是现实的、具体的,是伟大的、高尚的,更是平凡的、普通的。【详细】

      “一带一路”光明谈本期邀请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主任、首席全球合伙人王丽,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副会长车丕照,围绕“一带一路”进程中的法治问题进行讨论、提出建议。【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