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老师管教“熊孩子”的权力

2017-03-15 14:48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2017-03-15 14:48:13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陈城

  作者:李爱梅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人大制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陈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近年有很一些老师体罚学生的报道见诸报端,体罚当然不好,但是过度渲染,让老师对学生完全不敢教育,孩子一点挫折都不能够受,这是教育的失败。如今学校中的“熊孩子”、“小霸王”越来越多,陈舒认为,要赋予老师更多教育孩子的权力。

  谈及权力,不禁忆起2009年教师节前夕教育部出台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其中第十六条规定“班主任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力”。本来是学校和教师天经地义的教育权力,却需要文件来落实,教师一片无奈的哀叹。数年已过,教师教育孩子的权力再被提及,恰恰说明中国教育现状下的师生关系之尴尬依然未解。

  自清末到现代中国,中小学教师以体罚为主要内容的惩戒权已经被取消、禁止,“戒尺在手,学生俯首”已成往事,这固然是现代文明进步的标志。但是,教师不同于服务业者,学生也并非是“上帝”,教学中的教导需要教育的秩序与教师的权威。没有惩戒,秩序和权威必然渐被消解。教师与学生人格平等并不等于权力相同,教学对学生的管教与惩戒也并非是对学生人权的侵犯。放眼世界,教师拥有惩戒权的国家不在少数,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韩国、日本……这些恰恰是为数不少的中国家长心中的教育圣地,欣赏其现状,却摒弃其保障,这岂非悖论?

  近年来,“爱的教育”之热潮在教育界沸腾不已,赏识教育成为主流。这固然与媒体导向有关,其根源却在“中国式家庭”。孩子乃是“掌中宝”“小皇帝”,“2+4”模式的家长呵护,在家锦衣玉食、温言软语相伴,出门在外岂能遵规守纪、服从合作。孩子一言不合即成了学校里的“熊孩子”、“小霸王”。加之社会对《未成年保护法》中未成年人权利的重视和宣扬,赏识教育、以人为本便成了家长主张学生权利的利剑,老师不敢管、不能管,他们的职业领域渐渐缩成了“授业”这一角天空。

  教育,本就是传道授业解惑。传授书本知识,应付考试只能算是授业解惑,是排在教孩子为人处事的“传道”之后的。赏识也得有是非标准,人本更指尊重人格。赏识教育与惩戒教育并不相悖,奖惩分明才利于学生心理健康成长。

  玉不琢,不成器。天然雕饰之材虽有,璞玉却更多,雕琢的过程虽苦,成器之后却能熠熠生辉。北宋丞相丁谓衣锦还乡时特地看望授业先生,称“小年狭劣,荷先生教诲,痛加梗楚,使某得成立者,皆先生之赐也。”前北大校长蒋梦麟人到中年,也认为传统教与学的组织方式“已足以应付当时的实际需要”。

  当然,惩戒要有尺度,有爱意,有温度。尺度便是依法、依理;爱意是指惩戒的目的是对学生的爱护和关怀,不能简单粗暴;温度是给予学生温暖,惩戒结束后的沟通和观察需要持续。作为教育行为的实施者,老师本身需要时刻警醒,更加理性,慎用惩戒权。

  教学行为的效果需要师生共同作用,“教不严”,固然可能因为“师之惰”,但如果变成“教得严,师之错”,那中国教育的现状也亟待改变。面对参差不齐的学生,听之任之,老师于心不忍;管之束之,家长于心不安。从何寻求一条平衡发展之路,社会、老师、家长在教育方面的权力和义务界定上都需做出新的探索。(李爱梅)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