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频道> 正文

刷脸取厕纸,要用多少高科技才能治好低素质?

2017-03-26 17:00 来源:观点流 
2017-03-26 17:00:33来源:观点流作者:责任编辑:张鑫

  美媒曾报过一个新闻,称北京天坛公园的厕纸大盗神出鬼没。

  “他们像普通游客一样,练太极拳、跳广场舞、嗅闻古柏和杜松树的气味。但他们的背包里藏着一个秘密:从公共厕所里窃取的大量皱巴巴的厕纸。”

  乍一看到开头这带有浓浓的“西方眼中的中国人”口气的描述,还以为是什么功夫大师要出场了,比如这样的:

刷脸取厕纸,要用多少高科技才能治好低素质?

  电影《卧虎藏龙》截图

  然鹅,最后竟然是这样的:

  酒店要评星级,这天坛公园的厕所也是旅游星级厕所,所以从07年以来,就提供免费的厕纸。

  之前 @北京晚报已经报道过,很多老年人在如厕或者装作如厕的时候,会顺便多拿点手纸回家。天坛公园单个卫生间一天的用纸量可达30余卷,每卷长达数百米。

  这些老人有的半小时上几次厕所,有的一天去好几次,难道是游客对天坛公园的厕所流连忘返?

  不,其实是住在附近的居民发现了这个“省钱妙招”,恨不得将厕纸全部打包带走

  然而他们多半住着大几百万的房子,却要从公厕拿纸补贴家用。

  这让观澜君不禁想到,朋友圈里面秀支付宝花了几十万的,与到处蹭会员看乡村爱情的,好像是同一批人啊……

  面对这种公物私用的情况,天坛公园一开始仿效日本采取了一些措施,如限制纸段的长度、降低纸张的厚度等等。

  然并卵。

  这次更拼了,狠了狠心,在公园北门、南门、西门三座公厕安装了6台“人脸识别厕纸机”,每台花了五千大洋。

  厕所里面都用上了高科技,目测天坛公园将迎来一批“厕纸机观光团”。

  “人脸识别厕纸机”对人脸进行识别扫描后,自动出纸,每次出纸长度为60-70厘米,同一人每隔9分钟可取一次纸。

  9分钟?他们会不会耗上一天的时间来换几十个九分钟?

  数据来回答:自从装了这个神器,天坛公园单个公厕,用纸量由原来的20卷减少到4卷。

  外媒争相报道此事,国外网友也开始关心我们上厕所的问题了。

刷脸取厕纸,要用多少高科技才能治好低素质?

  CNN:中国公园安装面部识别软件,防“偷厕纸贼”

  一个外国网友评论说,“厕纸很便宜,但那些在穷苦年代长大的老人就爱占公家的一切小便宜。”

  确实,拿厕纸的大队伍,主力就是中老年人。

  这些老人普遍经历过物资匮乏的时期,又成长在一个绝对公有制的年代,他们深谙公有制的秘密,多拿一点根本不是事儿,就算被发现也没有什么大的处罚,最后兜底的是那个无所不能的抽象的“公家”,公家的东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小便宜不占白不占,“如果别人拿了而我没拿的话那我就吃亏了”,这种观念深入其心。

  但问题就出在,“公共”并不等于“公家”,这是两个概念。对此,@冰川思想库分析,“公共”两个字,已经明确了这些卫生纸的属性,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据为私有?因为 他们不懂“公共”的概念,他们能理解的是公家的概念

  这辈人的内心有自己的一套哲学,总觉得苦日子还会再来,在能不自己花钱的地方就省下来。

  所以即使他们的躯体早已实现了富裕,但心灵仍然还在温饱线上挣扎

  还有一些网友对此举的评论是,说到底还是一个素质的问题,避免乱拿现象,不提供厕纸就是了,装个这么贵的机器,还不如多提供点纸呢。

  我们要说,素质低并不是停供免费厕纸的借口。公共物品是为了给大家提供便捷、舒适的生活而设立的,凸显着人性化和以人为本的理念,因为乱拿就取消掉,这种因噎废食的行为固然不可取。

  那装个这么贵的机器,是不是真的不如多提供点厕纸呢?

  短期来看,装厕纸机从经济上来说确实划不来,但是长期来看,除了节省了厕纸,其最重要的意义是起到一个无形的监督作用,需识别人脸、限时限量出纸一改“随时无限自取”的放养状况,从而 让人慢慢拥有“公共”的意识

  对于公共意识,我曾经看过一个短纪录片叫做《终极小气鬼》,一个在纽约生活、工资很高的亚洲人总担心自己会失业,从此变得十分抠门。衣柜里衣服几乎都破烂了;请朋友吃饭吃的是垃圾箱里的过期食物;家具也都是捡来的。

  她每次去公共卫生间洗手之后抽一张纸擦手,然后将用过的纸带回家里循环利用。

  这样一个抠门的人,也不会去多取一些免费提供的纸拿回家用。

  这种公共意识从无到有是很难的,在这个从0到1的质变里,厕纸机恰恰起到了一个催化作用。

  那这算是大材小用吗?高科技与低素质的相遇,就如同上世纪上海法租界旁的破败贫民区,现代物质文明与陈年愚昧习性共存,畸形的混杂看起来十分不可思议。

  其实我们是在用高科技治理低素质,用物质文明促进精神文明。

  可观念上的滞后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大盗们”拿厕纸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

  应该是“反正没人看见”,“反正没人认识我”吧。

  这种想法很容易让人纵容内心的欲望,所催生出的现象小到在超市角落捏方便面后的窃喜,大到贪污腐败。

  行为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有过一场很著名的表演。

  玛丽娜面向着观众站在桌子前,桌子上有七十二种道具(包括枪、子弹、菜刀、鞭子等危险物品),观众可以使用任何一件物品,对她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

  于是有人用口红在她的脸上乱涂乱画,有人用剪刀剪碎她的衣服,有人在她身体上作画,有人帮她冲洗,还有人划破了她的皮肤……直到有一个人用上了膛的手枪顶住了她的头部, 最终被他人阻止。

  可以看到,在无人知晓、无人阻拦、不需负责的条件下,人性的背阴面有多么可怕,对这种粗鲁而野蛮的原始力量,如何高估都不为过。

  我们古代讲究“君子慎独”,真正的君子,即使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要用自我道德修养时刻审视自己的行为,坚持自己的操行。

  而真正的独处,莫过于卫生间。厕纸随便拿、随便丢、不冲水的现象长期为人诟病。对此 @湖北日报提出,免费厕纸正是一张公德“试纸”

  这张试纸所折射出的,是在缺少监督的环境中,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与个人的自律性。

  @南方都市报 的评论则更深刻些:免费厕纸不只是素质的试纸,更应该是揩掉素质“屁股”的精神纸巾。

  但话又说回来,大家之所以这么喜欢免费的厕纸,是不是恰恰说明我们在这方面做得不足?

  由于国内大多数公厕都不提供厕纸,所以免费厕纸似乎成了一个稀罕物件儿,如果这样的服务随处可得,大家也就不会对其有这么高的“热情”了吧。

  当下,公众整体素质良莠不齐是不争的事实,但素质的提高需要循序渐进,需要适当的引导,也需要载体的支撑,任何浮于理论的灌输与求全责备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北京天坛卫生间的人脸识别厕纸机,所谓“黑科技”并不是其前卫之处,科技只是对于文明的呵护,给我们的反思才是其超前的意义所在。

  (主编:刘 昆 撰文:侯楠楠 )

[责任编辑:张鑫]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