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雨素会成为庞麦郎吗

2017-05-19 11:14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2017-05-19 11:14:58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陈城

  作者:陈小二

  昨晚,范雨素发表了最新作品《皮村过客》,与之前引起巨大轰动的《我是范雨素》不同,这篇文字几乎没有在朋友圈引起什么涟漪,阅读量也不再是10万+,而干巴巴的只有几千。

  也正因此,有人说范雨素被舆论抛弃了。她如同划过夜空的烟火,瞬间绽放、瞬间熄灭。

  当年,有个在西安KTV当服务生的年轻人,也曾经有很单纯而美好的音乐梦。后来,他被包装出了一首单曲,然后,风靡全国,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摩擦摩擦摩擦”的声音。

  这个将自己叫做庞麦郎的年轻人,在成名之后,接受了一次知名的专访,就消失了。从此,好像再也找不到这个人了,地球上已经失去了他的消息。

  范雨素比庞麦郎好的地方在于,她又出了新作品。虽然,舆论反应一般,却也刷出了存在感。

  不过,范雨素如此表现,似乎比庞麦郎玩人间蒸发,还要尴尬。这似乎更直接向大家呈现了一条可以预见的未来之路——昙花一现,而后归于沉寂。

  人们对范雨素文章表现冷淡,其实也是有原因的。首先从文本来说,范雨素这篇新作的阅读体验并不好。与之前文本表现出的厚重、内敛、俏皮不同,《皮村过客》显得单薄、重复、啰嗦,甚至那种冷峻的幽默和理解力也找不到了,价值观也让人觉得有些Low。

  这难免会影响阅读的快感。

  简单举几个例子,例如,《我是范雨素》开篇那一句“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就足以打动人心、甚至直抵你的灵魂。虽然是化用了席慕蓉的诗句,但也丝毫没有违和感。

  再比如,她形容自己的丈夫时说,“那个男人没有找我们。后来听说他从满洲里去了俄罗斯,现在大概醉倒在莫斯科的街头。”寥寥数语,将一个落魄、失意、不负责任的丈夫描摹得非常传神,甚至连底层夫妻之间那种微妙的冷漠情绪表达得也很传神。

  遗憾的是,这些神来之笔,在《皮村过客》里都没有见到。在《皮村过客》中,范雨素对每个人的描写感觉都是浮于表面的,比喻用的并不恰当,也缺乏直抵人心的描写。总之,那个曾经让人耳目一新的范雨素不见了。

  早在范雨素成名之初,有人指出“范雨素文本的社会价值大于其文学价值。”而《皮村过客》中,范雨素丢失的恰恰是对现实生活的强烈介入与关注。

  虽然新作描述的还是普通人、还是皮村,但是写作者的视角发生了很大变化,看上去她更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臧否每个人;她甚至欲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在读者头上,强迫读者接受,而缺乏对这些人物耐心、细致的描摹。

  这样的范雨素执拗、固执,叙事失去公共性,就变成了个人呓语。这不是公众所期待的范雨素。

  对很多人而言,范雨素的底层标签无法撕掉,不管她是否喜欢这个标签。

  遗憾的是,在范雨素新作中,读者无法看到这些皮村众生的真实想法、真实生活状态,也难以令人产生共鸣。从某种意义上说,失去对生活的深度关注与公共性,这就是她新作失败、被舆论抛弃的最根本原因。

  有人说,这就是她的正常水平,言外之意是说,一个草根写作者的水平不过尔尔,大有将其“打回原形”的意思。不过,这种傲娇的精英姿态颇不厚道。毕竟,不是每个人的作品都能保持在一个相同的水准,有高潮、有低谷,这也算是常态。

  我们也不能用一篇文章否定范雨素日后的创作。

  这却也给范雨素们提了一个醒,如果对文学有梦,还想走的更远,还是要沉静打磨。舆论场对个人的关注往往率性而来,急速而去。

  这些年有很多草根逆袭成功的,如筷子兄弟,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主流音乐人。但是,也有一时成名,却又泯然众生的。我们已经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才能看到旭日阳刚,西单女孩正在北京郊区的房子里宅着,庞麦郎的歌声还在,人早已无影无踪。

  我们真心不希望,范雨素变成庞麦郎。在很多人的期待议程中,每一个让社会惊艳到的底层明星,都应该得到应有的回报,而有更理想的生活,但是,这一切,还是取决于他们自己,是否具备了和社会在未来继续互动下去的能力。

  昙花一现,不是草根逆袭成功,最多只是大众传播时代一次性的快消品。(陈小二)

[责任编辑:陈城]
推荐阅读
    正在加载中......

[值班总编推荐] 不避冤假错案,应成司法共识

[值班总编推荐] 文化种子在乡村萌动

[值班总编推荐] “小圈子”难解决大问题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