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贸试验区改革:政府做“减法”更要做“加法”

2017-06-15 10:48 来源:大连日报 
2017-06-15 10:48:15来源:大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刘朝

  作者:靳继东

  辽宁自贸试验区挂牌以来,三个片区纷纷出台投资、贸易、金融、政府服务等领域的政策以及促进产业升级、创新创业、营商环境建设的措施,“自贸试验区效应”初步显现。目前,大连片区简政放权、缩短环节、提高效率等方面已推出诸多改革举措,对于促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激发创新创业方面取得明显成效。需要强调的是,在自贸试验区建设中,政府管理体制改革应警惕以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重放权、轻监管、弱服务。转变政府职能仅有“减法”是不够的,行政放权降低了贸易和投资准入门槛,同时也对政府事中事后监管和提升优质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换言之,转变政府职能要做“减法”,更要做“加法”。

  自贸试验区对外商投资企业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是进一步扩大开放的需要,也是与国际投资模式接轨的需要。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投资管理模式较之于之前的正面清单管理模式,赋予市场主体更充分的行为自由,限制了政府自由裁量权,是政府向市场放权的大胆实践。与负面清单制度相配套的,还有政府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权力清单制度是通过清权、削权、限权,划清政府与市场边界的有效尝试。权力的责任清单则要求强化政府法定职责,防止政府缺位、错位,有利于形成权责一致、职责明确、分工合理的政府职责体系。在负面清单、权力清单做“权力减法”的同时,应强化责任清单,做“权力加法”,否则可能无法摆脱一放就乱的怪圈。在自贸试验区建设过程中,政府作为市场秩序的“裁判员”,其责任应贯穿市场运行全过程:建立标准科学、程序严明、运作规范、制约有效的经济管理制度;建立权责明晰、公平公正、透明高效、法治保障的市场监管体系;建立责任主体明确、履职范围确定、责任边界清晰的公共服务供给体系。《中国(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要求,辽宁省能够下放的经济社会管理权限,全部下放给自贸试验区。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对于前两批已成熟改革试点的可复制推广经验要尽快落地落实,不要延缓工作进度进程。对推进工作也要落实责任清单机制,确保复制推广经验落地生根,确保创新举措开花结果。

  在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实施前,我国已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取消和调整了大量行政审批事项,自贸试验区建设中进一步减少了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和变更审批。针对政府管理方式转变所做的“减法”大幅提高了外资准入开放度和便利度,进入自贸试验区的外商投资企业数量大幅增长,对政府监管提出更高要求,宽准入必须强监管。与外商投资管理备案制相适应,自贸试验区政府管理方式由事前审批转变为事中事后监管。强化事中事后监管职责、改革创新监管体系,是政府管理方式转变中必须做的“加法”。事中事后监管应构建全方位综合监管体系:建立公共信息共享平台,扩大部门间信息交换和应用领域,实现不同部门信息互通共享、协调管理;建立事中事后综合监管平台,健全企业检查双随机制度,完善奖惩制度,加强监管体制创新;建立健全企业社会信用体系,将信用监管与失信惩戒相结合,营造“一处处罚,处处受限”的信用环境;积极扶持和引进专业信用评级机构,培育信用服务市场;推动相关行业协会的建立和发展,发挥行业协会的自律监管功能;建立社会力量参与市场监督制度,设立市场监督社会参与委员会,充分借助专业机构、居民、企业在市场监督中的作用,通过制度设计、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促进第三方机构的发展,建构市场监管社会共治格局。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尽快理顺自贸试验区各监管部门关系,明确各自监管责任,将监管责任落实到位;打破不同部门职责不清、信息闭锁的状况,打破信息孤岛,在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和事中事后综合监管平台建设过程中相互协作,实现跨部门协同管理。

  自贸试验区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强调和凸显出政府管理重心的后移。自贸试验区在降低企业准入门槛、放宽企业准入,激发市场和经济主体活力的同时,各种风险也在集聚,政府必须在风险管控方面做足“加法”。围绕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环境和秩序,建立市场竞争秩序监测体系、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建立产业综合评价机制,对重点领域、重点行业、重点产业进行动态跟踪,对生产经营、风险管控、市场竞争力、失信违约等进行综合评价,及时发布产业预警信息;建立自贸试验区参与国家反垄断审查协助工作机制、反垄断审查联席会议制度;推动权益保护制度建设,完善司法保护和执法机制,构建知识产权纠纷多元解决机制,对接国际商事争议解决规则,建立健全国际仲裁、商事调解机制。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必须强化商事制度改革相关部门之间的工作协调机制,以企业需要为主导、以企业有感为标准,推进商事制度改革举措落地生根、取得实效。

  在自贸试验区改革试验中,政府做好“加法”还要尽快构建与扩大开放和深化改革相适应的风险防控体系。在深化金融领域开放、扩大投资领域开放中,建立金融安全防控系统、税收风险管理信息系统;建立风险预警和快速反应机制,设置健康安全底线、生态安全底线,建立进口工业产品风险动态评估制度;防范走私风险、质量安全风险,建立重大质量安全问题应对机制,包括进出口工业产品质量安全隐患消费警示制度、出口工业产品退货追溯调查制度和境外通报调查制度,强化质量安全责任追究。(靳继东)

[责任编辑:刘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