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整顿协会乱收费关键在执行

2017-07-14 13:50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2017-07-14 13:50:30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陈城

  作者:叶祝颐

  近期,国务院召开“全国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电视电话会议”提出,现在有些行业协会商会依托部门职责和垄断地位,强制或变相强制企业入会缴费,有的收费畸高。对行业协会商会、各类中介机构收费项目要全面清理整顿,不合理的要取消,保留的要降低收费标准。记者近期采访发现,行业协会商会多与相关行政部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凭着官方背景强制企业入会,并设立五花八门的名目向企业违规收费。(7月13日新华网)

  针对行业协会商会强收会费的问题,国务院要求全面清理整顿行业协会商会收费项目,该取消的取消,该降低的降低,无疑值得肯定。行业协会本是民间组职,由自然人、企业自愿参加,然而,在现实行业协会生态中,由于缺乏必要的约束与规范,行业协会乱收会费、乱作为的情况不在少数。大家都明白,行业协会并非纯粹的民间社团,它们都带有浓厚的政府色彩——“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变相的“红顶中介”和“二政府”成为一些政府职能部门的“钱袋子”和“养人机构”。比如,建筑业协会与建设部门、安监部门关系暧昧;驾驶员协会背后的大树是交警部门;药品零售企业行业协会背靠药监局;给个体劳动者协会撑腰的是工商局。建筑企业也好,驾驶员也好,医药企业也好,个体户也罢,他们顾忌的不是协会本身,而是协会背后的政府部门。

  作为政府部门,以被管理者名义设立行业协会本身就成问题,官员担任协会负责人,协会利用行政职能向被管理者乱收会费、乱设行政许可,架空中央简政放权的初衷,更是难逃“邪会”之嫌。

  行业协会扮演二政府角色乱收费,并不是中央部门与某地独有的现象。打着政府部门的招牌,违法圈钱的“学会”、“协会”比比皆是。审计署原审计长李金华曾举例说,一个中央政府部门下属单位就有100多个,既有儿子部门、孙子部门,还有重孙子、重重孙子部门,三五个人就成立个部门,挂个牌就圈钱。李金华的话可谓一针见血。

  从媒体披露的情况看,近年来,政府部门下属协会因为收费混乱,管理无序等问题被公众质疑的例子不在少数。其中最为典型的是,国家卫计委主管的中华医学会等33个社会组织和医管所等9个所属事业单位,利用所在部门影响力,采取违规收费、未经批准开展评比表彰、有偿提供信息等方式取得收入超过17亿元。

  行业协会作为附属于政府的社会团体,其合法性与公信力来源于政府部门。这些政府下设的协会虽不是政府机构,却充当了二政府的角色,利用挂靠在政府部门的特殊地位,直接或间接行使了部分行政职能,甚至做了政府不方便做的事情。由于有政府“虎皮”护身,它们往往还可以规避有关部门的监管。有调查表明,一些行业协会依托权力乱收费、乱卖牌匾的现象突出。乱收费俨然已成为一些政府部门主管协会组织最为重要的资金来源。这些政府的“徒子徒孙们”利用人们对政府的信任与畏惧心理乱收费、乱作为。

  过于泛滥、缺乏监管的社会组织,不仅耗费了社会资源,给基层带来负担,干扰了正常的社会秩序,伤害了政府公信。对此,政府部门理应思考如何履行监管职责,管好自己的“子孙”,不让这些“子孙”伤害政府的羽毛。中央要求行业协会和政府脱钩,部署对行业协会商会收费项目进行清理整顿,无疑是必要的。

  但是“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相关规定关键在执行。不仅现职公务员不能到行业协会兼职,离退休公务员到行业协会兼职也要从严控制;不仅行业协会商会不能乱收费,所有“挟政府招牌以令乱收费”的社会团体都应该得到清理整顿。严管各种增加民众负担,影响政府效率,伤害政府公信的社会组织运作,充分调动公众舆论的监督力量,让社会团体在法治轨道上运行,显得迫切而必要。(叶祝颐)

[责任编辑:陈城]
推荐阅读
    正在加载中......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