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有“市值”无“价值”

2017-07-28 16:39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2017-07-28 16:39:15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李贝

  作者:赵晖 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

  《我的前半生》就是一部浸泡在商业与资本之间的毒药,看得闹心而绝望,不知这部戏究竟想传达一种怎样的价值观。这是一部完全商业化运作的电视剧,以敏感的话题,私密的视角切入,将社会负能量集成化,将人性中的丑合理化,刻意抖落生活中的残酷,再将这种负能量抛给观众和与此有过类似遭遇的人,有伤口的就扒开伤口撒点盐,没有伤口的划上一道作为看过此剧的通行证。

  如果说悲剧是将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这部则剧构不成现实主义的悲剧,因为它撕碎的东西本来就不美好,为了虐而虐,深度爆料生活中的各种虐,将当下人性的弱点从不同层面赐予剧中人,人设触及道德底线。

  剧中,除了老卓,所有的人都不招人喜欢。唐晶虽在事业、友情上让人高看一眼,但在爱情中患得患失,本质上她是不相信爱情的;贺涵简直不是凡间品种,此物只有天上有,而且不明不白就爱上爱人的闺蜜;子君貌似人畜无害的傻白甜,却处处只考虑自己,不对别人真正走心,她对贺函好也只是因为她心里放不下;陈俊生更是怂的典范,他爱的标志就是是否对自己有利,根本就是个没有生活诗意的人,因貌美而娶子君,因事业而抛妻弃子,这些违背道德的行为被合理化阐释;凌玲城府极深,处处经营,以小白兔的外表掩盖不折手段的老辣;甄珠是历经生活沧桑后的好妈妈,但她将一生寄托在他人身上,靠女儿、靠女婿,而当这些都不能靠,干脆找了个晚情;子群、白光活得真实却处处贪婪。作为大众传播文化的影视剧,总该给人生一点正能量,这部剧却负能量爆棚,商业剧不讲价值只讲市场的准则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商业化运作的《我的前半生》大火,网络点击率破50亿,我认为以下原因不得不提:

  客观理性地说,这部剧的结构是典型的电视剧结构,故事缓慢道来,单身妈妈逆袭视角与观众视角同步,与她一同应对问题,让观众感觉到,真的还有不如你的人在缓慢进步。

  另外,该剧人物关系和整体人物结构是典型的商业化模式,众多三角结构人物关系最终构成了闭合叙事模式。每个人物自带三角关系,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职场中,对于商业剧,这是常规戏剧关系的设置,缺乏新意却行之有效,观众明知道是套路,还偏偏欲罢不能。

  比如,子君被凌玲抢了老公,唐晶被子君夺了爱人,子群鬼迷心窍发型师甩了膏药白光,甄珠给了崔宝剑前女友响亮教训,就连离了婚的子君在后期剧情发展中,也是惹得前夫陈俊生眼红贺涵……对爱情悲观的创作初衷使得创作者给各种人物关系都安排了第三者,这本身就隐秘的恋情满足了人们的窥视欲,愈隐私就愈让眼球锃亮,观众从一个心灵胡同走进另一个私密胡同。

  职场上的人物关系也是诸多三角:贺涵、陈俊生、唐晶,贺涵、罗总、唐晶,贺涵、陈俊生、子君,贺涵、陈俊生、凌玲。不同的三角搅合在一起,彼此勾心斗角,戏剧冲突的正、反双方硝烟不断。而这一杆子人物又主要汇集在三个场:辰星公司、老卓日料餐厅、子君家,尤其是老卓的日料餐厅,老戏骨陈道明坐镇,中产阶级精致而又高档的日料迎合了观众猎奇的心理,这两个元素使得这个场景百出不厌。而所有的人物则因为这三个场而紧紧地围在一起,触一发而动全身,这绝对是商业剧的范例。

  既然剧作是建立在众多三角关系的基础上,那就要不断折腾这三个角,这是虐心剧的标配。中产阶级在以往的电视剧中大都是高大上的,外企、白骨精、豪车这些元素是商业电视剧吸睛必备,可这部剧抖落了一地负能量,将中产阶级的焦虑和你死我活的生存境遇血淋淋地呈现,生活如乱麻,高处不胜寒。剧中汇集了各种精致利己主义者,这样的现实多么现实与可悲。

  这部电视剧的商业化运作不仅体现在职场生活的迎合上,还更多地爆料婚姻情感中的审美疲劳。婚姻和情感中,放弃还是坚守,谁也不能替你回答。这部剧的创作者是悲观的,婚姻千疮百孔,爱情一文不值。陈俊生的两次婚姻,子君的一次婚姻,唐晶等了十年而的恐婚,甄珠精挑细选的饭票婚……所谓的正常的婚姻生活,在剧中都是奢侈。

  以往我们看影视剧总是习惯地找人性照亮生活的那束光,找到一种人性的希望。而这部剧似乎不在意人们看后的道德焦虑,以负能量的反射光照亮商业价值的通道。(赵晖)

[责任编辑:李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