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天使粒子”:想搞大事情?这锅媒体背不起

2017-08-02 17:26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2017-08-02 17:26:46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陈城

  作者:柯济

  日前有媒体报道,美籍华裔物理学家张守晟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他同何庆林、王康隆等共同找到“天使粒子”——马约拉纳费米子。就在吃瓜群众还来不及消化新闻中所涉及的物理名词时,剧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转:多位物理学家表示,这个实验很重要,但“天使粒子”并非真实的物理粒子,而是通过凝聚态物理实验手段模拟出具备马约拉纳费米子特征(自己构成自己的反粒子态)的准粒子状态。简单地说,“天使粒子”就不是一个基本粒子。

关于“天使粒子”:想搞大事情?这锅媒体背不起

  不少人、甚至是很多科技工作者,将这次新闻传播中出现的谬误归结为一些记者想“搞个大事情”。虽然笔者没有参与这个成果的报道,不详内情,但根据以往“背锅”的经验推测:这锅,记者可能还真的背不起!

  大众媒体传统上是一个文科行业,理科背景的从业者并不多。中国科协的一项调查显示,即便是专职的科技新闻工作者,具有理工农医专业背景的人也仅占12.4%。而在科学技术高度专业化的今天,同一学科不同方向的科学家也无法互相理解,做凝聚态物理的不懂研究粒子物理的,研究粒子物理的不懂做生物物理的在干什么,做生物物理的也不搞得清楚凝聚态物理是怎么回事……因此,我想即便学物理出身的记者,大概也写不出“为持续了整整80年的科学探索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开启新时代”“迟早要得到诺贝尔奖”这种话吧?反正我是写不出来。

  但记者在这一事件中有没有不当之处?当然有。从我从事科技新闻报道的第一天,带我的老师就耳提面命一条科技报道的金科玉律:不参加、不报道任何个人发布的科研成果,不管那个人是谁。一是因为记者不具备足够的专业知识,无法判断成果的重要性,只能依靠科学共同体或研究者所在的研究机构;二是现在的科学研究多是多机构、多研究组合作完成的,各方在其中的贡献外人无法分清,容易在报道中有所偏颇。其时,这不仅是我所在媒体的特殊要求,也是绝大多数大众媒体进行科技报道的共识。

  今天的科研环境和媒体环境都愈加复杂。说科研环境复杂,浮躁的不仅是个人、还有机构,我见识过把芝麻吹成西瓜的“集体行为”,也经历过两家单位因成果之争两次发布同一科技成果的事。在集体浮躁的情况下,如何写出客观公正的报道?这不仅是新闻从业者是否有职业道德和操守的简单问题,更是一个社会话题。

  说媒体环境复杂,网络媒体、自媒体等新媒体让新闻发布的速度提升了何止一个量级,留给记者多方核实的时间越来越短——漏新闻可是身为记者最大的失职之一。跟上,还是等待核实?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再坚持某些原则,似乎就变成了与风车争斗的堂吉诃德。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一个不小心,新闻失实的锅还得自己背。

  这件事情给我上了深刻的一课,让我对职业生涯有更多惊醒。除了前面提到的金科玉律,我还给自己加了两条:一是就算读不懂论文原文,起码要认真翻译论文题目、仔细观察作者排名;二是和靠谱的科学家交朋友,多征求他们的意见,掌握好报道分寸——大多数科学家依然秉承着科学、客观的治学态度,对科研成果能做出中肯的评价,那些牛皮也正是因为有他们才得以戳破的。

  至于“在量子反常霍尔绝缘-超导结构中发现了一维手征马约拉纳费米子模的存在”,是怎么变成“画上圆满句号”的“天使粒子”的,我真的不知道。(柯济)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