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提供通话记录被罚”:法院用权有点任性了

2017-08-04 17:36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2017-08-04 17:36:30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陈城

  作者:欧阳晨雨 法律学者

  法院处罚诉讼参加人,不是什么稀奇事。8月1日,湖北利川移动公司便被利川市法院罚款50万,不过处罚的理由却争议很大,因为该公司拒绝了法院调取亡者生前通讯记录的要求。

  从公民的基本权利保护看,该公司的确有抗辩的理由。毕竟,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而且,《电信条例》也将例外情形,严格限定在“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严格来说,法院的民事调查取证,并不在法定的范围,遭到对方拒绝,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不过,此案的特殊在于,调查取证的主体已经死亡。对于亡者,是否也享有如同生者一样的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呢?虽然个体已经死亡,权利主体已经消失,但形成的通信记录依然存续,很多内容事关个人隐私,并与本人及其亲属利益相关,故而仍属于通信秘密的范围,仍应受到法律的严格保护。

  有种观点认为,对于法院,如果“不牵扯通话内容的话完全可以去调查”。问题在于,公民与谁进行通信,与通信了什么一样,同样属于个人的隐私范围,即便没有曝光通信内容,光是点名道姓,也能够泄露很多公民信息,并给对方或其家人带来诸多不便。现实中,网络“人肉”姓名的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就很大。从法理上看,对这种类型的通信秘密,也应予以保护。

  再看有关部门强调的《民事诉讼法》第67条,“人民法院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查取证,有关单位和个人不得拒绝”,但这一规定并非绝对适用。因为,在作为上位法的《宪法》中,早已规定了例外情形。一旦两者发生冲突,根据《立法法》的规定,必然以上位法为准,而不是断章取义,拿着下位法盲目执行。

  或许,在办案过程中,一家公司坚决拒绝调查取证,作为国家审判机关,法院对其处罚50万元,也许能让该公司知难而退,但法院付出的代价,却要远高于此。

  如果违反法律的规定,却通过罚款等强制措施,迫使对方“服软”,如此获取的“证据”,也会因为“先天不足”,无法被法院采信,成为判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1年12月颁布的《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8条即明确,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其实,对法院而言,真正的威严,不在于着装的严肃性,不在于处罚的严厉性,而在于本身对法律的尊重,对审判权力的谨慎行使。任性地使用权力,表面虽然扬眉吐气,实则与法治精神渐行渐远,也有损司法机关的形象。是以,法院的罚款决定,还应“三思而后行”。(欧阳晨雨)

[责任编辑:陈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