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担心儿童读不懂古诗文

2017-08-30 17:37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2017-08-30 17:37:16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作者:责任编辑:陈城

  作者:唐晓敏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

  语文“部编本”教材大大增减了古诗文的比例,对此,有部分网友担忧,文言文比例增长后会增加小学生背诵课文的压力,而低龄年级学生又难以理解古诗文的涵义。这种担忧过虑了。少年儿童完全可以读古诗文,这种阅读并非机械地读,也不是死记硬背,而是能形成自己独特的审美与文化感受。

  明代王士禛7岁入家塾,学《诗经》,已能领会诗情。他在《池北偶谈》中说:“予七岁始入乡塾,受《诗》,诵至《燕燕》、《绿裳》等篇,便觉枨触欲啼,亦不知其所以然。稍长,遂颇悟兴、观、群、怨之旨。” 王士禛七岁读《诗经》,虽不能懂得《诗经》的“兴、观、群、怨之旨”,却有强烈的感受。

 

别担心儿童读不懂古诗文

  顾颉刚7岁时读《诗经》和《左转》。对于前者,他在回忆录《走在历史的路上》中说,《诗经》“句子的轻妙,态度的温柔,这种美感也深深地打入了心坎。” 对于后者,他回忆说,“我的父亲命我读《左传》,取其文理在《五经》中最易解,要我先打好根底然后再读深的。我读着非常感兴趣,仿佛已置身于春秋时的社会中了。从此鲁隐公和郑庄公一班人的影子长在我的脑海里活跃。”

  诗人臧克家童年时喜欢听祖父读诗,他在“我怎样成为一个诗人”中说:“有时,他突然放开心头的铁闸,用湍流的热情,洪亮的嗓音朗诵起《长恨歌》来,接着又是《琵琶行》,他的声音使我莫名其妙地感动”。

  作家张恨水9岁时对《孟子》发生了兴趣。他在“我最初的写作经历”一文中回忆说:“我7岁才入蒙学,那时是前清光绪年间,当然念的是‘三、百、千’。……念过《上下论》,念过《孟子》……有一天,先生和较大的两个学生讲书,讲的是《孟子》齐人章。我很偶然地在一旁听下去,觉得这书不是也很有味吗?这简直是一个故事呀。于是我对书开始找到了一点缝隙,这是9岁多的事。”

  学者梁从诫在回忆文章“小耗子,上灯台”中说:“启蒙我欣赏中国文字的老师,是我的父母,尤其是我的母亲。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在我六七岁的时候,母亲怎样把《唐雎不辱使命》一篇教给我和姐姐。我刚上小学,识字不多,母亲是通过朗诵来教的。首先是她自己对文章的欣赏感染我们。有过演员经历的她,几乎是边读边表演,声音抑扬顿挫。当她读到唐雎正告秦王‘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挺剣而起’时,那激越昂扬的声调,和随后“秦王色挠,长跪而谢之曰:‘先生坐,何至于此,寡人谕矣’……时的声调和表情,我至今不忘。这大概是我学习欣赏古文的开始。”

  7、8岁以及10来岁的孩子,对古诗文自然不能有理性的认识,但他们是有感受的;这种感受,也可以说是儿童的“懂”。文学家金克木曾提出,为了了解中国文化,有一些书是必读的,如“五经”和《论语》、《孟子》、《老子》、《庄子》和《荀子》。他的《书读完了》一文中分析说:这些书,除《易》、《老》以外,“大半是十来岁的孩子所能懂得的,其中不乏故事性和趣味性。枯燥部分可以滑过去。我国古人并不喜欢‘抽象思维’,说的道理常很切实,用语也往往风趣,稍加注解即可阅读原文。一部书通读了,读通了,接下去越来越容易,并不那么可怕。从前的孩子们就是这样读的。主要还是要引起兴趣。孩子有他们的理解方式,不能照大人的方式去理解,特别是不能抠字句,讲道理。大人难懂的地方孩子未必不能‘懂’。”

  大人难懂的地方孩子未必不能“懂”,这是很深刻的见解,也是“过来人”的经验总结,值得重视。“从前的孩子们”能做到的,今天的孩子也能做到。笔者在批研究生试卷的作文题时,有一考生写的是初遇《论语》的感受:“我依稀记得,当我翻开《论语》时,仅仅上小学的我便被其中简短却又复杂深刻的句句箴言所吸引。虽然并不懂其中的奥义,但它有力和缓、抑扬顿挫的韵脚语调,磅礴大气或内敛平实的语言氛围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儿童完全可以读古诗文,而且会有自己的感受。儿童读古诗文产生感受的过程,即是激发情感和产生丰富的联想、想象的过程,这本身就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家庭及语文教育,都应要认识到儿童的心理特点,对孩子的“懂”有正确的理解,并给予儿童必要的指导。

  自然,儿童对古诗文的感受也是不一样的,有的孩子感受强,有点孩子感受弱一些,这也没有关系。孩子们只要是认真读了古诗文,将这些优美的文字记的心中,随着自身的成长,终究是会有感受的。(唐晓敏)

[责任编辑:陈城]

[值班总编推荐] 泄露学生隐私,是无奈还是懈怠?

[值班总编推荐] 再论红船初心

[值班总编推荐] 全球气候治理 中国贡献亮眼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