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频道> 正文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诗| 观点流

2017-08-31 09:30 来源:观点流 
2017-08-31 09:30:02来源:观点流作者:责任编辑:孙晓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诗| 观点流

  今天是七夕,据说是个本土情人节的日子。

  一定有些人的朋友圈,在今天满满的都是甜蜜,简直要溢出屏幕。然而情场如战场,焉有百战百胜之理。所以,顶着满屏幕的恩爱,逆流而上,聊个非常沉重的话题—— 分手

  也许你不懂诗,除了李白杜甫等顶级大V,其他人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不明生物。但是,只要看过偶像剧,你一定知道一句: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读了这句,一定有人觉得这真是一场伟大的爱情,甜到忧伤,有一个深情款款的男子,哭到断肠。

  写这首诗的,叫元稹,活在唐代。这首是怀念他死去的妻子,还有下面两句,“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全诗的意思是你走了之后,其他女子在我面前搔首弄姿、妖娆而过,我要是眨下眼算我输。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诗| 观点流

  图片来源:duitang.com

  他对妻子是真情。

  元稹的妻子韦丛是个大家闺秀,当年嫁给他是因为她父亲欣赏元稹的才华。但是元稹结婚那会儿比较穷,他回忆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又是挖野菜吃,又是上山砍树,活得像是神农架的野人。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但是确实很穷,他用一句话总结了: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作为一个官宦人家的女子,韦丛并没有怨言,有一个场景让我很感动:她看到我没有新衣服穿了,翻箱倒柜地找有没有剩点破布烂絮;嘴里淡出鸟了,就软磨硬泡让她拿下头上的首饰,换点钱买酒。(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韦丛死时,他们那么贫贱。但当他写诗时,元稹已是个大官了。元稹像个港片里钞票乱飞的赌神,在韦丛的墓前,一边嗷嗷大哭,一边漫天撒钱,让她有个体面的祭祀。这一幕幕,会戳伤多少人的泪点。(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可是,看似对女人这么好的男人,写下感人诗篇的人,一定也有他狠狠伤害过的女人,或许还不止一个。

  图片来源:duwenxue.com

  元稹第一个辜负的女人,叫崔莺莺。就是那个《西厢记》里的女主,男主叫张生,其实就是元稹的艺名。

  故事的情节和《西厢记》差不多,大概是元稹和莺莺在蒲州,这时发生兵乱,元稹打电话找人,救了莺莺一家,并与她一见钟情。两人浓情蜜意之后,元稹与莺莺分别,参加科举考试去了。

  莺莺尽管美好,但是身世一般,并不能给元稹事业上的帮助,所以最后元稹并没有娶她。而是娶了韦丛,上文提到的那个和元稹劈柴喂马、春暖花开的女人。

  辜负了女人,还要在论坛上发帖,写了一篇文,我和莺莺不得不说的故事——《莺莺传》,并且有些恬不知耻地说,我并没有被女色所惑,虽然在一起过,但我很快就改正错误了呀。女人都是祸水,虽然曾经沉迷,我要坚决远离,那会儿年轻不懂事,很傻很天真,我是“善补过者”啊。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诗| 观点流

  功名与爱情,前者在元稹的眼中那么重,像是沾了水的羽绒服;后者那么轻,像杜甫别墅屋顶上的三重茅。

  这让人有些难过,元稹只想着工作,能不能等一等灵魂,看看两眼泪汪汪的女人。元稹在圈内的名气不如项羽、顺治,大概就是负女人负得如此轻率而坦荡,一出场就像没有争议的渣男,看点太少。

  下一个女人是薛涛,她也出身于官宦人家,但父亲被贬往蜀地,又早早地过世了。薛涛孤苦无依,在16岁那年,她入了乐籍,沦落风尘。

  薛涛才色双绝,又会吟诗作赋,文采斐然,水平相当了得。今天的《全唐诗》里,仍然能找到她八十一首诗,是唐代女诗人中最多的。她也曾出诗集,存诗五百余首,可惜失传了。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诗| 观点流

  图片来源:guoxue.ifeng.com

  在陪酒划拳、卖笑献唱之余,薛涛其实也有着一颗文艺的心。不用多说,这样的女子遇到元稹这样多才又多情的人,一定很危险。

  元和四年(809年),元稹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奉命出使地方。此时的他,官运不错,是朝廷瞩目的一颗政坛新星。一到蜀地,元稹马不停蹄,直奔薛涛门前,一个急刹,两人相遇。

  这一年,元稹三十岁,薛涛四十一岁。一个是春风得意的朝廷官人,一个是半世沦落的风尘女子,一个如霹雳,一个如暗夜,你的一首诗,我的一曲歌,两人一个眼神交换,你懂的。

  在一起的日子,对二位来说,是那般如鱼得水、难以忘怀。我们并不知道那些风花雪月是怎样的,那深情的凝视有多么肉麻。他们在一起,不过三个月而已。薛涛却动了托付终身的妄念,写了一首《池上双鸟》: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幸福总是短暂。元稹被皇上召回朝廷,薛涛或许有跟他走的意思。元稹却不敢,一生爱惜羽毛的他,怎可携上薛涛落入政敌的话柄。他们临分别时,两人对泣。

  “我跟你走。”

  “不了,在这等我,广告之后我就回来。”

  他终究不带她走,这一别,便斯人已逝,相见无由。

  在这期间,元稹的妻子韦丛去世,他沉浸在漫天的悲哀中。薛涛则如低到尘埃里的少女,等着元稹兑现承诺。他们书信往来,薛涛会把信纸做得漂漂亮亮的,这样的信纸,被称作“ 薛涛笺”,拥有完整的自主知识产权,风靡一时。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诗| 观点流

  图片来源:blog.sina.com

  薛涛在成都浣花溪边痴痴地等,元稹则在宦海沉浮,但无论怎样,热衷功名的元稹是不可能娶她为正妻的。元稹在韦丛死后,又娶了 裴淑,也是官宦之女。薛涛没什么好说的,她对自己的出身有觉悟,别说小三了,只要在两位数以内,都能接受。

  长庆元年(821年),元稹入翰林,为中书舍人承旨学士。不知他突然长夜寂寞,想起了薛涛,决定问问情况,纠结来纠结去,写了一首诗,留了一句“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觉得感情表达到位了,按下了发送键。

  薛涛突然弹出一个推送,却是曾经魂牵梦绕、却又酸涩异常的名字。她庆幸自己没有拉黑,终于还是在这么多年后,写信告诉我今天海是什么颜色。

  她兴奋又沉着,盘算怎样既不太热情又不太冷酷,有一个体面的回复,不失女神的姿态又能勾起元稹的热情。她便也回了首诗,一句“ 长教碧玉藏深处,总向红笺写自随”,道出如今我有风韵,但也寂寞,要不要一起过节?

  元稹竟真的动起了心思。长庆二年(822年),元稹当上翰林学士承旨,已是相当高的官位了。但在政治斗争中落败,他被贬到了越州任职,在今天的绍兴。终于,他放出话去,要接薛涛过来,最后一次,他有机会带薛涛走了。

  不知道薛涛听闻后,是如何栖栖遑遑、惊喜交集,又几分怀疑、暗自揪心,他会不会又是说着玩玩?正当元稹的信誓旦旦还新鲜热乎的时候,他又勾搭上 浙东地区娱乐圈的半壁江山——刘采春。在一番缠绵后,他忘记了薛涛。

  薛涛终究没有等来元稹。不知道在等了许久之后,不见元稹踪影,薛涛是怎么反应的?嚎啕大哭、冷笑一声、心如死灰还是迅速拉黑?这感觉,或许就是你很焦急地一早发个早安给几个月前说好要约饭的男神女神,却提示你是否要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薛涛大概认命了。再不幻想,再不等待,她脱却红尘,换上道袍,过着清苦的生活。繁华过眼并不可悲,只是当初说好的带我走,终究等不到。只有三个月的恋情,换来半生等待,听了一遍遍承诺,让人心生感激,却不过是空欢喜。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诗| 观点流

  大和五年(831年),元稹在被贬出朝廷后,暴病而亡,他终究没有在名利场上荣耀谢幕。次年,薛涛在寂寞清冷中离世。两人终究没有厮守余生。

  元稹死后,白居易为他写了墓志,薛涛则是曾任宰相的段文昌为她写墓志。原本身份悬殊的两人,死后的规格却也匹敌,只是生前,一个卑微地痴情,一个却那么又辜负得那么潇洒豁达。

  元稹这一生,在感情方面真是有点渣。陈寅恪说他“综其一生形迹,巧宦故不待言,而巧婚尤为可恶也。岂多情哉?实多诈而已矣”, 爱情与婚姻,终究是他进身的阶梯,那荷尔蒙膨胀时说的话,谁认真谁就输了。

  薛涛原本是见惯风月的人,却也没禁住诱骗,几句海誓山盟,便要死心塌地,让元稹在特别关注的名单里待了一辈子。

七夕分手故事 | 自古渣男多好诗| 观点流

  薛涛

  图片来源:blog.163.com

  或许,元稹在感情方面确实浪荡,但未必虚伪,他的欲望很热烈又很真实。他怀念韦丛的诗,恐怕不是虚情假意。他对薛涛说的话,一定有什么地方真正戳中了泪点,一定是薛涛特别喜爱的那一碗鸡汤。不然按薛涛的见识,薛涛的聪慧,哪会那么容易就被低级忽悠给骗了?

  元稹一生负女人不少,有时我真的希望,有个什么爱穿越的网友回去告诉他,在中唐的大环境里,当官也没什么意思,何况他的厚黑智商经常不在线,他玩不好的。倒不如真真正正地对女人好一点,给莺莺名分,把薛涛带走,留下一部正能量的爱情剧本,让我们后世都记得他。

  他终究没有带走薛涛,这可能是他唯一一个挽回渣男形象的机会,可是他没有珍惜。

  沧海的波浪平息,巫山的行云散去,那一片平静,是几许幽怨,默默地化作天地的气息,散入无边的浩淼。

  翻遍文学史,大概自古渣男多好诗。所以在今天,无论男孩子说了什么感人肺腑的话,姑娘们在洒泪之余,不妨理性,说得再好,好得过元稹?

  主编 | 刘 昆

  副主编 | 龚孟关

  撰文 | 易 之

  责编 | 侯楠楠

[责任编辑:孙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