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频道> 正文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观点流

2017-08-31 09:35 来源:观点流 观澜君
2017-08-31 09:35:07来源:观点流作者:观澜君责任编辑:孙晓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观点流

  昨天上午十点钟,小编在朋友圈刷到了第一张腾讯公益的“一元购画”的图片分享,不到半小时,朋友圈沦陷。

  这组刷屏画作,出自腾讯公益、 “WABC无障碍艺途”公益机构联合出品的H5捐款活动——“小朋友画廊”。36幅画作的作者全部是患有自闭症、脑瘫、唐氏综合征等精神障碍的特殊人群,最小的11岁,最大的37岁。

  活动参与也很简单,扫描二维码后,只要支付1元或任意金额,就可以“购买”下高清无水印的画作并听到创作者的语音。画作可做手机屏保,当然,还可以分享到朋友圈。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观点流

  图片来源:新榜

  根据官网提供的数据,此次活动在5小时内总计筹集到超过1500万元的善款。

  有人说,在这个时代,刷屏都是有原罪的,在任何一个活动成为爆款之前,就要想要如何回应质疑。

  一篇题为《我反对所有将自闭症儿童的一切浪漫化理解的行为》让这个原本暖暖的活动似乎有了反转的迹象,其中最有“分量”的是引用的特教老师 @李老西的一段话:

  至于画作,那不是他们画的。这些作品一般都是家长和老师代笔完成大部分,他们最后涂个一两下完事,基本相当于用自闭症的名头给这个作品签个名罢了。

  很快,WABC的负责人及时回应质疑:WABC的学员在教学过程中会接受教师指导,但是作品都“100%由学员自己创作”,WABC及合作方最多也就是“给照片调调色”,并欢迎质疑者到WABC的上海总部现场观看学员作画。

  也有网友“爆料”:投资商是捞钱的,孩子十分之一都拿不到。对此,腾讯也推送了一篇“官方最全解答”回应了活动细则和钱款去向。

  此外,还有网友质疑,这个活动可能会加深人们对自闭症群体的误解,认为这些患者都是“自我世界中的天才”。

  轰炸来得太快,观澜君半夜摇醒团队中的小伙伴们,问了他们同样一个问题:这事你咋看?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观点流

  《斑驳的风景》

  晨阳/绘 26岁

  对话专职公益人@陶然

  “作为公益行业从业者,我感到叹服。”

  不到一天的时间,“小朋友画廊”活动吸引了581万+人次参与,捐赠增量近1500万元,其参与人次可以与去年99公益日媲美,单凭这一点,就令我们这些在公益行业浸淫多年的从业者感到叹服。

  简单看,H5抓住了微信上活跃的公众关于愿意支付的心理与乐于分享的心理。

  一元钱,是互联网环境下普通公众愿意支付的金额;以画作的形式,满足公众的分享欲。洞察用户心理角度来看,很成功。

  但是,第一次看完H5,我第一反应是坏了,别误导公众都以为自闭症、脑瘫以及其他罕见病的孩子都是“出手能画”的艺术天才,硬是给这个特殊群体的孩子贴上一个本不应该的标签。

  在此之前,我所在机构以及身边有专业做该领域的朋友,反复在强调这个观点:并不是所有自闭症的孩子都能拥有超人的艺术天赋,都能够创作出艺术气息的画作,这是错误的认识。

  正确了解自闭症,一直是公益行业面临的难题。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观点流

  图片来源:剥洋葱

  对话买了两幅画的学生 @罗林岚

  我从不觉得自己因为捐款而高尚。

  有人说转发这个活动能够“一次装两个逼”,爱艺术的和做慈善的。可是我也看到很多人被打动,朋友圈里有人看到《月影》后想要演奏德彪西,也有的人看到《秀洁的生日与丁丁国王》之后编出了自己的小故事——“喏!给你一朵fa!不要就算啦!”。 我觉得有人愿意为艺术买单从而支持慈善是很棒的事情。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观点流

  秀洁的生日与丁丁国王

  秀洁/绘 26岁

  对话品牌策划 @Lucy

  当公益遇上营销

  当公益沾上营销的边,难免让人有那么点“耿耿于怀”,毕竟神圣的公益由不得有半点商业来玷污。我们通过“赢利”和“营利”区分公益和商业两种行为。站在另一个角度理解, 如果营销的目的是为了将“低效公益”转变为“有效公益”,是为了解决在公益领域存在的长期弊病:低吸引,低参与和不可持续,那么公益营销就好像没有字面上那么“套路邪恶”。

  在公益这块市场,高效的组织通过创新吸引范式和参与模式让公益项目更加有效的运作,从而替代传统低效组织,这应该是令人兴奋的社会进步。

  现象级的成功虽然难以复制,但是创新的思想可以借鉴。从“成功的引起了你的注意”到让你明白“99%的自闭症孩子不会画画”,事情越火反思也就越多,了解的越多偏见也就越少,所以 何必对这种公益营销耿耿于怀,那只是呼唤你听从内心的一次消费而已。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观点流

  自闭症患者拔牙的场景

  图片来源:剥洋葱

  对话媒体人 @刘文嘉

  慈善的高门槛和低门槛

  一句话形容“小朋友画廊”公益活动的厉害之处,大概是“高性价比”。既指主办方的性价比高:名不见经传的公益机构通过朋友圈社交闹出了个“大动静”;也指捐赠者的性价比高:掏一块钱就能在朋友圈展示爱心与艺术喜好。

  是,将性价比放在“慈善”二字上,很庸俗。但慈善自形成行业以来,就自带营销体质,要选择传播符号、要抓住情感诉求。早期在西方,慈善往往和云髻高绾、衣袂飘香的沙龙宴会联系在一起,有人因此还总结过一句话—— 只有让人们快乐的时候他们才会为痛苦付费。

  高门槛的慈善活动因此有着丰富的营销经验。不同的是,“小朋友画廊”呈现了一种低门槛慈善的运作方向,即在文化大众化、社交扁平化的时代,如何揣摩大众情绪,如何形成集体互动,如何最大限度提升慈善中的情绪报偿,最终充分利用“ 以最少的钱获取最大快乐”这一普遍人性。

  当然,希望这些功利手段不会伤及价值目的。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观点流

  大龄自闭症患者

  图片来源:剥洋葱

  对话媒体人 @易之

  慈善就必须一块钱都经得起打量。

  如今越发常见的网络慈善本身,已经成为检验社会整体理性的试纸。虽然有人质疑在慈善活动中那些挑刺的声音是在“捣乱”、是心态“阴暗”,但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理性成熟的标志。

  我们不妨乐观地看待如今慈善行为中那些瑕疵被反复打磨的过程。每一次针对瑕疵的质疑与补缺,都是一次常识的普及:相比于无数普通个体自发的善念,看似冰冷严苛、令人不能自行其是的制度,才是善意最高级别的呈现 从情感冲动走向制度保障,这也是中国慈善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它不能只是一时兴起的朋友圈“刷屏”,还得是每个细节都经得起回溯、审视的紧密链条。

  这次“一块钱购画”,在短短的5个小时即募集到了1500万元,可见中国社会所蕴藏的巨大的“慈善饥渴”。但没有任何一点善念是可以被辜负的,没有任何一笔善款是可以被挥霍的。由此,我们对于该构建怎样的慈善景观,也当由此为逻辑起点,逐渐清晰起来:它可以是声势浩大的,也可以是静水深流的,但必须是一清二楚、纤毫毕现的。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观点流

  蒙德里安变奏》

  文文/绘 21岁

  对话媒体人 @小笑侠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脱贫并非这群自闭症、脑瘫或者唐氏综合症患者及家庭的首要需求。

  家长们更期待的是社会的理解、接纳,他们期待当自己出现在日常生活的各种场景时,周围人不会表达歧视,给他们心理压力。事实上,他们大多数时间是在专门的行为训练康复机构待着(实际上康复不了)。在广大农村地区,更多的人群不了解什么是自闭症,更多的歧视和舆论压力,让这些孩子被“藏“在家里。

  这是当前的,接下来这些家长更担忧的是如果他们做家长的去世之后,这些孩子怎么办?

  很多公益机构倡导对自闭症儿童实现全纳教育,这对学校会有更高的要求。但我们也看到新闻里有正常孩子家长集体抗议,要求辞退自闭症孩子,原因是担心自己孩子被“传染”。

  我们关注自闭症这个群体,一方面是倡导公众正确认知自闭症,呼吁人们在遇到时基于耐心与包容对待;另一方面我们也在通过一次次的呈现,让人得以窥见自闭症家庭所处的困境。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观点流

  图片来源:剥洋葱

  对话媒体人 @湘君

  善念,总是不会反转的。

  昨天朋友圈里被“小朋友画廊”刷屏时,我很快想到了“罗尔事件”,还有更早前的“郭美美事件”。这两个中国公益的标志性事件,其演进过程都呈现着善心的汇集,更有反转的阵痛。

  尽管如此,这次與论场里也有了质疑声音时,我仍惮于以丝毫恶意来揣测这场公益活动。人们走近这些画作,感受着最纯真的美,牵挂的却是画作背后那些患有自闭症、脑瘫、智障等各种疾病的小天使。先去为孩子们圆梦吧,即使这个事情再有了“反转”,又如何?

  善念,总是不会反转的。况且,每一次质疑,每一次求证,每一场阵痛,对人性来说都是一种好的进化。

捐一块钱容易,正常相处太难| 观点流

  图片来源:新榜

  朋友说,时代和趣味瞬息万变,人心的欲与爱恒久。

  主编 | 刘 昆

  副主编 | 龚孟关

  撰文 | 侯楠楠

[责任编辑:孙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