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频道> 正文

你一个做公益的凭啥比我工资还高?丨观点流

2017-09-11 18:45 来源:观点流 
2017-09-11 18:45:19来源:观点流作者:责任编辑:孙晓

 

  今天是“99公益日”,通俗来讲,这是一个“公益赶集日”。我们今天要聊的,不是“收钱”,是“花钱”。

  △

  前几日,“小朋友画廊”一元购画募捐活动项目的善款接受方——深圳市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公布了善款使用计划

  该基金会表示,自2016年8月17日项目上线至2017年8月29日筹款结束,本项目累计获得了580多万爱心网友捐赠,累计筹集善款1500余万元。截至目前,本项目剩余可使用善款1269万元。

  项目刚结束筹款就少了200多万元,用在哪?

  按照公益平台此前公布的项目支出明细,其中233万元全部用于支付“一元画”项目发起方——上海无障碍艺途工作室于2016年10月8日至2017年6月30日间,在全国6个城市艺术中心和超过30个社区、学校提供艺术疗愈服务,以及开展教员培训、社会融合等活动的费用。

你一个做公益的凭啥比我工资还高?丨观点流

  除此之外,在剩余款项的使用计划中,127万的“行政管理费用”似乎是一个很敏感的区域

  2016年10月民政部财政部以及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印发了《关于慈善组织开展慈善活动年度支出和管理费用的规定》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到管理费用主要包括:

  1.理事会等决策机构的工作经费;

  2.行政人员的薪资福利待遇(工资、奖金、公积金、社会保障费用等);

  3.办公费、水电费、邮寄、物业管理、差旅以及租赁、聘请中介机构等费用(办公空间的租赁、日常办公涉及到的非项目人员的差旅开支、聘请外部审计机构等费用)

  以上支出都是为了支持和确保项目能够按要求执行开展的基础,所以这部分费用从捐赠善款中按比例要求提取。

  1500万的捐赠,行政管理费用127万,不足10%,从法律层面来看是合法的:《慈善法》中明确规定,行政管理费用不超过捐赠总支出的10%。然而,尽管早有法律条文作为依据,公益机构从善款中抽取看似“不菲”的管理费用时, 捐赠者们仍会感到不解和“肉痛”

  △

  似乎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公益组织不以牟利为目的,所以公益事业从业者都该是无私奉献、没有“小我”的圣人,分文不取,生活清贫。一个NGO工作人员如果说自己有工资,会引来惊讶的反问——“你们还有工资啊?”而如果恰好是个高薪的公益组织工作人员,则会引来更多不解。

  所以,公益组织从业者是不是理应“做好事不要钱”,或者只按照最低薪酬标准拿工资?

你一个做公益的凭啥比我工资还高?丨观点流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此处要再次重复一个“老掉牙”的小故事。

  据《吕氏春秋》记载,鲁国有一道法律:如果鲁国人在外国见到同胞遭遇不幸,沦落为奴隶,只要能够把这些人赎回来帮助他们恢复自由,就可以领取补偿和奖励。

  于是孔子的学生子贡,把鲁国人从外国赎回来,但拒绝了国家的补偿。本来看起来超有奉献精神的一件事,却被孔子批评了:“向国家领取补偿金,不会损伤到你的品行;但不领取补偿金,鲁国就没有人再去赎回自己遇难的同胞了。”

  相对地,子路救起一名溺水者,那人感谢他送了一头牛,子路收下了。孔子表扬了他:“鲁国人从此一定会勇于救落水者了。”

  从个人行为角度看,子贡固然该得到更高的赞赏。但将其置于整个社会中,却会立起一个“不求回报,无私奉献”的高道德标杆。在这样的先例之下,其他人若再去报销应当的“爱心经费”,本来合乎道德的行为似乎显得另有所图,“不道德”了。

  “赎人领赏”本是为了激发人心中的仁义,让更多人帮助同胞脱困,子贡的善举无意中将个人私德上升到公德层面,拉高了整个社会的行善门槛,使本来能够行善的人有了道德负担,望而却步;而 如果大多数人可以从行义举中获取一定的物质激励和精神享受,反而会鼓励人们行善

  所以“子路受而劝德,子贡让而止善”。

你一个做公益的凭啥比我工资还高?丨观点流

  图片来源:360doc.com

  △

  说回领工资的公益组织从业者。

  目前,确实还有很多民间草根NGO组织,工作人员几乎没有收入,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积蓄、负债累累,我们理应向这些奋战在一线的公益人士致敬。

  但这不该是一个深入人心的“正常”样貌。

  因为客观来看,公益事业也是一份工作,而且是一份专业性极强的工作。

  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 @金锦萍强调:“对于社会服务机构、公益性社会团体和操作型的基金会而言,他们并非简单将慈善资产支付给需要救助的群体,而是转化为社会服务提供给公众,这些机构会聘请大量专职人员,从财务报表上体现的是慈善资金大都以工资薪酬和福利的方式发放。”

  公益事业从业者获得的收入,是理应得到的正常劳动报酬。如果说工资应与所创造价值成正相关,那公益事业所创造的主要体现为社会价值而非经济价值。

  在知乎问答“从公益事业中赚钱,合理吗”这一问题中,公益人、知乎用户 @徐博闻 表示,NGO工作人员很多由职业律师、投资银行、医生、广告公关等行业转行而来,其高层管理者负责总体规划,联系捐赠方,提供资金来源,所创造的社会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而从公益事业的长远健康发展来看,公益人士的专业和敬业同样重要,“我们未来的公益不是为了寻找善人和好人,我们寻找的是能把善心善意的好人聚集起来的钱,以公益项目落实出来的人。”

  所以看待NGO工作人员的目光,理应去掉一些“道德化”和“高尚化”,他们与普通的你我一样,面临同样的生活压力。 一片赤诚和爱心固然可贵,但爱心不该是永恒的激励机制。

 

  根据赫茨伯格的双因素激励理论,对于公益组织从业者来说,爱心以及对社会公益事业的使命感是内在激励,而收入是一种外在激励,是“保健因素”。只有保证一线公益工作者的收入,实现“直接满足”,才能鼓励更多更专业的人投入到慈善工作中来, 实现公益从业者的职业化和专业化

  而公益行业的低薪酬,在客观结果上已经成为阻碍公益行业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因素。@公益慈善学园提出,解决这一问题, 不可能是单纯的人为加薪

  在宏观政策方面,需要国家的法律法规调整,《慈善法》的出台实施,尽管有一些不同的声音,但毕竟在规范化的道路上起了好头,迈开了脚步;

  在行业方面,公益行业需要进一步提高行业透明度,披露每一分善款的使用信息,自觉接受社会监督;

  另外,公益行业也应创新发展模式,通过行业的“市场化”实现自身造血

  从“一元画”H5的刷屏可以看到,网络时代的到来,让公益已经不再自说自话,进入并影响了更多人的生活。公益人 @陶然表示,爱佑在这个舆论的风口,有胆量及时对外公布善款使用计划,值得为之点赞。

  如今公益行业正逐渐经历着从“做好事不领工资”“零行政成本”到对行政管理费用比例的探讨,这本身就意味着社会公众对于公益的理解与接纳程度不断加深。 当越来越多的公众将关注点放在费用占比是否合法合理,善款使用计划是否合理,公众捐赠是否被合理有效的用于公益行动,而非以为讲求情怀与道德绑架的时候,本身就是公益行业的一大进步。

  在“99公益日”的喧哗和热闹之外,我们仍然应该看到,中国的公益水平,或许并不高。

  根据2017年慈善援助基金会发布的2017年《世界捐助指数报告》显示,中国2017年全球捐助指数位居全球被调查的139个国家中的倒数第二位。这个指数客观与否还有待讨论,但仍值得我们深思的是: 高度技术化和娱乐化的短时公益狂欢,单纯看重傲人的众筹数字,是否让我们离“人人公益,时时公益”的本质更近?

  公益如涓涓细流,需要天长日久。而执行者们,则是公益日常化的核心。

  而他们也要养家糊口,这是核心中的核心。

 

  主编 | 刘 昆

  副主编 | 龚孟关

  撰文 | 侯楠楠

[责任编辑:孙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