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都是这样,又丧又美丽 _观点流 _光明网

时评频道> 正文

我们不都是这样,又丧又美丽

2017-12-18 19:52 来源:观点流 
2017-12-18 19:52:48来源:观点流作者:责任编辑:孙晓

我们不都是这样,又丧又美丽

  事情是这样的。

  上周五的时候,我们就“佛系90”这个话题发了一篇稿子,劝90后还俗。

  我们的95后实习生看后就坐不住了,表示“话筒给你,行行行都你们来说吧,整得好像你们比我们还懂我们自己一样。”

  行吧,今天把话筒给他。灯光师,这边。

  我们不都是这样,又丧又美丽

  BY 实习生 郭锰

  昨天,听完我跟网店客服的一番电话沟通之后,朋友一脸神秘地跟我说:“你可以说是个如假包换的佛系买家了。”

  “啥?佛系买家?你是说我像唐长老一样啰嗦吗?我觉得我也没说几句话。”

  朋友笑了笑,转给我几篇文章让我看。

  然后我发现我理解错了,“佛系”后面还能跟很多词。

  比如:

  佛系买家:能自己解决的不麻烦店主,没大问题不退换,习惯好评。

  佛系追星:追星过程中远离纷扰,不参与吵架,不互黑,不沉溺。

  佛系员工:交给的任务准时完成,不揽活,有耐心,“好的”“知道了”“没问题”常挂嘴边。

  一眼看下来,我觉得这简直说的就是我本人,哇没想到我是这么有佛性的一个人。但是细细一想,你要说这叫佛系,我能接受,毕竟“佛系”这词有很强的自嘲消解意味,但若说这是丧,是我们觉得生活索然无味,那我就不是很赞同了。

  比如,我的朋友大牙告诉我,他其实也算是“佛系买家”,他只是觉得自己本来就能搞定的事情没必要非得跟店主讨论一下,网购从来都是秋风扫落叶,他觉得这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再比如,我的一位学弟,打车从来都是下车时就随手支付、习惯好评,师傅来接他的时候,如果掉头不方便,他就会过去找师傅,他可以说是“佛系打车”的典型代表,但他也并非一个无欲无求的寡淡之人,他只是讨厌等待,想节省双方时间;

  还有,我之前的同事L姐,手机屏保特“佛系”,上面写着“我是仙女,仙女不生气”,可以说她就是那种有耐心、不抱怨的佛系员工了。“抱怨没用啊少年们,这是你的工作,抱怨完了还不是得继续做,有抱怨的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做能节省时间提高质量。”L姐很“佛系”,但她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没有动力、无欲无求的人啊。

我们不都是这样,又丧又美丽

  说到底,“佛系”这个词本来就是年轻人拿来自嘲的,对“佛系”的再创造始终都没有停止,仅昨天我朋友圈就出现了“佛系养猫”“佛系化妆”“佛系吃鸡(一款网络游戏)”这些新名词,都 是年轻人的自我调侃而已,坦白讲,这其实就是一场全体年轻人参与的“吐槽大会”。

  “佛系”只是对表象的一种消解,其背后的原因其实有的很具正能量,比如L姐的“佛系员工”不就是高效工作和情绪控制吗?比如学弟的“佛系打车”不就是换位思考吗,比如大牙的“佛系买家”不就是与人方便不给别人添麻烦吗……

  确实,对于一些事情我们开始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了,那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越来越能分清主次,有些不重要的事情,我们不愿意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关注了。所以,大可不必担心我们对生活失去信心、无欲无求。

  这时候有人会站出来说了,不丧为什么要自我调侃?根源还是丧!

  “每一代人的青春都不容易”,每一代人也都抱怨过青春的不容易。

  由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进入独当一面的青年时代,伴随着现实身份的变化,心中有些话不吐不快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就像下午的时候有位老大哥在我朋友圈底下的评论:“别往心里去,当年有人也是这么黑我们80后的。”

  再说了,即算是偶尔丧一下又有什么问题呢?

  就像最近的一部电影《至爱梵高》当中玛格丽特问卢兰“你那么想了解梵高的死,你了解过他是怎么活着的吗?”一样。

  我也特别想问一句,您这么关注我们的丧,有关注过我们其实也有燃的时候吗?

  没错,每一代人不都如此吗,又丧又美丽,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一边抱怨着“余生不用你指教了,我自己瞎琢磨着过吧”,一边其实还是期待有一天可以嫁给爱情或者娶回爱情;

  一边自嘲着中年危机再也不敢大冬天露脚踝了,一边默默开始注意锻炼身体期待自己60岁的时候也有20岁的体魄;

  一边说着我要么就在床上做一条咸鱼好了,一边爬下床拿凉水洗个脸开始今天一天的学习或者工作;

  这是多么真实的生活,我们开始真正地生活,关注粮食和菜价了,反而被批评“你怎么不田园牧歌了?”

我们不都是这样,又丧又美丽

  丧是有的,燃也是有的,丧的时候是真的丧,觉得分分钟看破红尘剃度出家;燃的时候也是真的燃,很久之后想起来依然会佩服那个勇敢坚强的自己。

  每一代年轻人,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所以,我们跟以往成长起来的每一代相比,除了生活环境不同之外,并没有太多的不同。之所以现在被这么密切地关注着,不过是因为我们当下正经历成长的蜕变期而已。

  今天90后这了,明天90后那了,这不是90后第一次被说丧了。

  从一开始的“垮掉的一代”,“孤独的一代”,到后来的“空巢青年”,“小确丧”,贴标签从未停止过;

  再后来,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叫:勇于自黑,才能让别人闭嘴。

我们不都是这样,又丧又美丽

  于是我们调侃自己“中年危机”,调侃自己“佛系”,我们以为世界终于安静了,然后这两个词被人当作标签来说我们丧。

  “谁是导演,过来一下,这跟剧本不一样啊”。

  这就好比,降过妖除过魔,斗完神仙斗阎罗,好不容易取到经,然后唐僧站出来说,悟空,最后一难是,我们取到一个假经。

  真的,要不是我们马上修成正果,我们早就回花果山,不陪你们玩了。

  坦白讲,我能理解人们这种担忧,其背后有着怎样的关切,但我却觉得完全没必要,我亲眼目睹过,我身边的90后,像每一代经历过的人一样,都在热烈而灿烂地成长着,虽然“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

  “心有瑰宝,绚丽璀璨”,我们美着呢。

  主编 | 刘 昆

  副主编 | 龚孟关

  撰文 | 郭 锰

  责编 | 侯楠楠

[责任编辑:孙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