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频道> 正文

妖猫传:陈凯歌的女神,这次站稳了吗?

2017-12-23 14:52 来源:观点流 
2017-12-23 14:52:51来源:观点流作者:责任编辑:孙晓

  许多人始终都对陈凯歌抱有期待,包括我在内。

  因为他是“大”导演。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他还生龙活虎。

  大导演对“大”有一种执念。大历史,大格局,大情怀,大明星,大投资,大制作。

  拍《荆轲刺秦王》,秦宫的设计图做了四年,后来横店影视城按图纸造出了秦王宫景区;

  拍《赵氏孤儿》,宁波象山影视城按照剧组置景标准建了赵氏孤儿城;

  到了《妖猫传》,陈凯歌又悠悠地花了6年时间,在湖北襄阳搭建影视城,重现中国唐朝的鼎盛景象。

  哪个不是好几个亿的资金量?

  连唐城里的树都是现栽的。陈凯歌说:“我花费6年种树,等这些树都长起来,郁郁葱葱,我要给大家一个真正的唐城。”据说原作者梦枕貘亲眼见到这座唐城时,就被美哭了(当时也可能在想:你们真有钱)。

  这还不用心吗?这是搞旅游还是搞电影?

  都是。所以《妖猫传》也可以叫《白乐天带你游遍长安景区,揭开杨贵妃生死之谜》。

  只要他花得起时间,别人就花得起钱,这就是号召力。

  但之前出自他手的烂片,问题也在于一个“大”字。

  布景虽大,细节体现了精致;剧情虽大,却大而无当,就反而抵消了前者的魅力。

妖猫传:陈凯歌的女神,这次站稳了吗?

  《无极》中的张柏芝

  陈凯歌对“美”也有一种执念。

  《无极》里的张柏芝,《道士下山》里的林志玲,《妖猫传》里的张榕容(杨贵妃),都是美的化身。

  她们是女神,是影片的核心,所有的恢弘气势,都要折服于女神的罗裙,所有的权威,都无法独享女神的魅力。她们是天地尤物,人间至宝,是不可触摸的大自然神秘力量的浓缩。

  她们美得摄人心魄,美得如影随形,美得举世无双。毫无例外,所有的男人都应该爱上女神,才华因之而生,嫉妒因之而来,战争因之而爆发,野性的荷尔蒙弥漫在空气里,但女神永恒。

  外在的美,靠视觉能完成一大半。还剩一点,要靠美的想象。

  这种“美”的感觉有时候很微妙,难以传递,过犹不及。

  与美相伴的“爱”,成份复杂,折射了人性的多变。

  纯粹的爱更像一个谎言。说清这一点,需要好故事的铺垫。一不小心,女神就栽了跟头。

  《无极》里张柏芝在屋顶凭借脱衣就让叛军丢盔卸甲,让人尴尬;

  《道士下山》至今一搜索图片满屏都是林志玲与范伟老师的床单合照,也实在令人遗憾。

  都跑偏了。

  不要跟我谈什么历史,什么逻辑,记住她们的美就好。七情六欲,缘起缘灭,皆生于此。这大概是导演要表达的意思,但我实在无法接受其表达的方式。

  空洞。

  我很怕《妖猫传》中,他继续这样。

妖猫传:陈凯歌的女神,这次站稳了吗?

  《道士下山》中的林志玲

  然而他没有。

  在这个影片里,“大”和“小”终于取得了平衡和默契。

  以场景成其大,以故事成其小。

  大处慑人,小处动人。一慑一动,观影体验就好多了。

  那点微妙的感觉,也就在不易察觉之处,慢慢渗透给我了。

  你不会不理解白居易抓心挠肝为赋一词的辛苦;你不会不懂得空海和尚远渡重洋寻找答案的执着。

  白居易和空海带着我们游遍长安繁华景象,穿越在现实和虚幻之间,穿针引线,人物众多,竟无人跳戏。

  难得。

妖猫传:陈凯歌的女神,这次站稳了吗?

妖猫传:陈凯歌的女神,这次站稳了吗?

  张鲁一的唐玄宗、辛柏青的诗仙李白很传神

  影片的最后,白居易终于完成《长恨歌》,日本和尚空海也悟到佛法,找到了不再痛苦的答案。

  整部影片是陈凯歌的一首长诗,如梦如幻,飘飘渺渺。

  他悟到了什么?

妖猫传:陈凯歌的女神,这次站稳了吗?

  《妖猫传》中的张榕容

  “回眸一笑百媚生”,一篇《长恨歌》,千古爆款,不是因为它文辞瑰丽,恰恰是因为它的通俗易懂。“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高级的表达,不乏市井的趣味。

  在这个故事里,白鹤代表希望和活力,黑猫代表执念和仇恨。

  而杨玉环,代表的是陈凯歌对审美苦苦的追索。

  空海和白居易这个组合也说明了,幻海皆空,唯爆款以传世

  这就是平衡。比陈凯歌更执着的白居易早就教给他了。

  主编 | 刘 昆 副主编 | 龚孟关

  撰文 | 小笑侠 责编 | 侯楠楠

[责任编辑:孙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