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频道> 正文

《妖猫传》式尴尬:“失意十年”,陈凯歌还是没拿到A

2017-12-28 18:31 来源:观点流 
2017-12-28 18:31:17来源:观点流作者:责任编辑:孙晓

《妖猫传》式尴尬:“失意十年”,陈凯歌还是没拿到A

   你可是拍出过《霸王别姬》的陈凯歌啊

  网友说,《妖猫传》是一个编辑催稿的故事:

  妖猫知道白居易在创作唐玄宗和杨玉环的爱情故事,于是制造种种悬疑,引发白居易和日本留学僧空海寻找杨玉环死亡真相的好奇心,从而促使白居易写出了《长恨歌》。

  白居易花了多久写《长恨歌》我们不得而知,但陈凯歌这部电影拍了6年,用两年时间做设计,在襄阳建了一座唐城,据说树都是现栽的。

  唐城建好时,陈凯歌邀请原著《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的作者梦枕貘来看,梦枕貘眼含泪水说“太棒了,难以置信”。

  多么动情的画面。

  在首映前,一些影评人说“这可能是陈凯歌继《霸王别姬》后最好的作品了!”“年度华语前三!”听过这些,谁的胃口都会被吊得足足的,我本人还做了自来水,安利许多人去观影……

  其实,对于陈凯歌、张艺谋、田壮壮这批第五代导演,大家的期待值是不一样的。他们要是拍个煎饼侠、饺子侠,全国观众的板儿砖堆起来肯定够再盖一座“中国尊”—— “你可是拍出过《活着》的张艺谋啊”“你可是拍出过《霸王别姬》的陈凯歌啊”......

《妖猫传》式尴尬:“失意十年”,陈凯歌还是没拿到A

  《霸王别姬》曾被称为中国电影史上的珠穆朗玛

  所以,自打2005年被《无极》的“馒头”噎到,陈凯歌被评“失意十年”。但也因为《霸王别姬》的高峰,我们仍对陈凯歌抱有期待,并且这种期待直到《妖猫传》上映时,都还没有被透支。

  上映6天,票房已超3亿,《妖猫传》口碑却两极分化,在豆瓣上只得到了差强人意的6.9分。

《妖猫传》式尴尬:“失意十年”,陈凯歌还是没拿到A

  对于这部电影的口碑,其实我的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尴尬。上次有这种体验,还是《大鱼海棠》带给我的—— 当别人骂他时,想要反驳几句;而听到别人赞他时,还是忍不住想要反驳几句。

  与尴尬随之而来的是心痛,就像一个北大本科生复习了五年还是没考上北大研究生一样让人心痛。

  被人指摘“失意十年”的陈凯歌,用这部他自认为“用情较深”的电影交稿时,还是没拿到A。

   一场各取所需的“中日合拍”

  《妖猫传》还有一个未经明说的潜在关注点,就是“中日合拍”

  改编自日本小说,采用日本演员,正如我的一个朋友说的,“好像突然觉得有了保障。”

  日本电影在中国有多火呢?最近几年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展映环节,日本电影一直冲杀在影票售罄的最前列,是枝裕和的作品广受追捧,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也是如此。上个月,“日本电影周”在北京开幕,仍然延续了高人气。

《妖猫传》式尴尬:“失意十年”,陈凯歌还是没拿到A

  电影《比海更深》剧照

  导演:是枝裕和

  中国人很买日本电影的账,知乎上有个问题,“电影《妖猫传》在日本评价如何?”当前还没有人回答。其实, 这部电影在日本叫《空海》,要到18年2月24日才上映。

  很明显,《妖猫传》的国内宣发点是“让观众看到让人魂牵梦萦的盛唐气象”。在日本,这部电影的宣传力道完全用在了空海身上,简介中赫然写着“史上空前的超级天才空海,创造改变历史的奇迹”, 另一个宣传点则是“美艳王妃之谜”。

《妖猫传》式尴尬:“失意十年”,陈凯歌还是没拿到A

  《妖猫传》日本版海报

  空海在日本有多大名气呢?简单粗暴地说,相当于日本版玄奘+日本版王羲之

  在东亚文化圈,“大师”是个常见的名词,快跟“老师”一样常用了。在日本,只要提到“大师”,人们会首先想到“弘法大师”——这是空海的谥号。

  空海

  空海是日本非常重要的知识分子,他在成为大唐留学僧前,就已经饱读汉学典籍,二十岁左右就写出《三教指归》对儒释道三教进行阐释。回国后所写《文镜秘府论》是日本汉诗的重要奠基理论,也是中国文学史的重要资料。

  空海书法习颜真卿,与嵯峨天皇、橘逸势一同被尊称为“平安三笔”。记得两年前还在京都见过一场名为《从王羲之到空海》的书法展,其海报就贴在地铁里。

  原来连同王羲之,他们都没有忘记。

  除了空海,更吸引日本人的可能是“150亿日元投资”,折合人民币9.7亿(另有说除唐城外,该片成本2.5亿)。但即便是这样,在日本也绝对是史诗级巨作(日本小制作小成本电影特别多,投资通常不过几千万)

  不过,最终日本人会不会因为这种大制作走进电影院,要到2月才能揭晓了。

  你看,这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中日合拍”,有着商业片该有的套路。有人说,《妖猫传》里反复使用的幻术是创作者对于电影概念的投射。 其实不仅电影本身是幻术,电影的宣发,也是幻术。

《妖猫传》式尴尬:“失意十年”,陈凯歌还是没拿到A

  想到这些,大家是否还执着于亦真亦幻的“盛唐气象”?

   观众难道不该有更高的期待吗?

  大导演、大IP、大投资,竟然没能成就一部经典。更糟糕的是,这对中国电影来说,不是头一回了。

《妖猫传》式尴尬:“失意十年”,陈凯歌还是没拿到A

  不过我仍然相信,陈凯歌有想要拍出好电影的“少年心”,没有人会对“失意十年”的批评不以为然。

  其实谁没尝过创作的苦呢,无论是拍电影还是做文章。

  《妖猫传》里即有一层关于创作的表达,在我看来,那是《妖猫传》里最精彩的一段:

  李白豪气压群雄,使力士脱靴,饮一口酒,吟出“云想衣裳花想容”,再念出“若非群玉山头见”时,已是两行糅合了伤感、释然及感慨于美的热泪。

  那是属于那个时代的天才,是余光中笔下的李白——

  酒入豪肠 七分化作月光

  剩下的三分 啸成了剑气

  绣口一吐 就是半个盛唐

  无论是余光中、陈凯歌,还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歆羡李白的才华,看他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看他在创作中痛苦而终得痛快。后人也只能说着“我辈此中惟饮酒,先生在上莫题诗”,或再借电影赞叹一句“大唐有你,才真的了不起”。

  追求创作,是每一个创作者的宿命。

  前不久,是枝裕和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除了正在创作的新片,还表达了对如今日本电影市场环境及从业者创作力下滑、市场电影接纳度越发狭窄等状况的担忧:

  “日本电影界的封闭,其实就是可以接受电影的市场越来越小了,我感觉在当前三四十岁的导演心中,作品的评价标准似乎降低了。不只是电影界,日本整体的价值观都日趋保守,开始向国内封闭。我觉得这样不妙啊——所谓的岛国根性。”

  这让人想到鲁迅在《今春的两种感想》中所说“日人太认真,而中国人却太不认真。”

  是枝裕和与中国记者的对话,显然过于认真了,新片宣传竟带出了对日本电影的反思和焦虑。不过,放掉对“大”的执念,包容质疑和挑剔,这种主动的反思和深深的焦虑,似乎值得我们学习。

  要不然,我们怎样满足观众对于“更好”的期待?拿什么交付第七艺术,又如何去证明这一代电影人的才情?

  主编 | 刘 昆 副主编 | 龚孟关

  撰文 | 陆 寒 责编 | 侯楠楠

[责任编辑:孙晓]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