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希望这一次“东北问题”不枉汹汹热议

2018-01-09 10: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1-09 10:23:56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刘朝

  我时常自问自答三个问题:东北人懒吗?东北人损吗?东北人糙吗?

  作者:曹东勃

  “东北问题”又发酵了。如果说毛振华的“亚布力之怼”,是给那句“投资不过山海关”做了一个最新的注脚,反映的是政商关系不够“亲”“清”;那么随后曝出的“雪乡宰客”,就是基层的营商环境恶化。这两件事叠加去年林毅夫团队吉林报告的争议,使东北人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可是,谁是东北人?这很像古人的郡望,往往落到县一级。今天你问一个人是哪里人,他可能会说我是苏南的,淮北的,皖南的,浙北的,甚至更细。唯独你问东北人,很大概率他甚至可能会跨越省际边界,说“我是东北人”。这是多大一个范围啊!三个省,有时还要加上内蒙古东部。可是,东北人真是一个整体性的符号吗?未必。

  作为一个在东北生活了十八年,又在上海生活了十七年的东北人,对于最近几年的“新东北现象”,我有自己的一些体会。我时常自问自答三个问题:东北人懒吗?东北人损吗?东北人糙吗?

  第一,东北人懒吗?讨论东北现象,不考虑复杂的“闯关东”移民文化传统和特殊的地理区位条件是不行的。东北对国家有特殊的历史贡献,同时东北也有它特殊的产业结构和由此生成的特殊社会结构。这种环境的塑造力量之大,不是个人可以逆转的。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持有一种近乎气候和地理决定论的观点,对于东北而言却有一定适用性。寒冷漫长的“猫冬”和一年一熟的短暂农作,仍然使这里洋溢着一种慵懒的气息。

  我2012年年末在上海松江驻村调查一个月。其间曾遇到一位承包土地搞种植的东北老乡。他开口就说:“咱东北人懒,一到冬天就猫冬,往炕头上一坐,抽烟喝酒打麻将,不到南方不知道东北人懒。你看他们长寿,因为他‘动弹’(运动),总干活儿,八九十岁的老头儿老太太,都抢着来我这儿面试,我还得好好挑挑。每天起早来我这里打零工、干农活,你说他能不长寿吗?”其实,并不是东北人懒,而是东北人的生活方式受限于气候地理条件。

  第二,东北人损吗?语言是一种艺术。东北小品颇受欢迎,表明东北话有它独特的魅力。但正是在东北小品式方言畅行无阻的这些年中,强化了东北人日常生活语言的固化、单调化和“不着调”化。在东北,人与人之间的语言沟通虽直来直去、不绕弯子,却绝非毫无顾忌、彪悍生猛。本世纪以来,从《卖拐》开始,人们有意无意地“自我实现”了东北小品和《乡村爱情》式东北话的“黑化”“生猛化”再造。艺术源于生活之后,并没有高于生活,而是反过来解构、架空了生活,在“范德彪”“刘大脑袋”“赵四”“刘能”的深刻影响下成长起来的这一代东北人,活成了“戏精”,沉醉在这一套装傻充愣的话语之中不能自拔。

  于是,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如“雪乡宰客”事件中赵家大院老板一样怒怼游客的“爽快”东北人,在这种无所不用其极的直白挖苦嘲讽中,祸从口出,小事变大、好事变差。“你瞅啥”“爱咋咋地”的话语体系,在存在默会知识前提的交往和对话环境中,自然能够让人会心一笑、心领神会,很多影视作品也越来越多地使用这种卖萌耍宝风格。然而,一旦这种话语被滥用到商业交往行为中,甚至以一种威武雄壮的迷之自信与底气脱口而出,那必然是“文化的冲突”。因为,这种风格与现代商业文明所需要的亲和营商环境显然是格格不入的。

  第三,东北人糙吗?在告别问候“你吃了吗”、开始追问“你幸福吗”的新时代,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逐,成为当下最重要的事。人们开始告别傻大黑粗,追求产品和服务的精细化、创意化。这些年来,很多旅游景点的一大卖点就在一个“原生态”,把当地风土民俗最原汁原味的部分呈现出来,以至于成为一种地域文化的符号。然而,这种原生态并不意味着粗糙。大炕、乱炖确实是一种东北特色的原生态,但其旅游服务品质、旅游管理质量不能降低。在这方面,东北是真的需要向南方省份认真学习。

  东北人其实心思细腻,并不粗糙。东北人能够凭借其智慧的头脑和勤劳的双手生产飞机、高铁、汽车、轮船,成为面向2025年中国发展先进制造业、从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的重要基地,有什么理由不能在服务管理的精细化、高水准上对标先进,实现飞跃呢?

  最近这一波东北现象、东北问题的讨论,如果能够引起各方面的深刻思考,转化为推动制度创新、改善营商环境的内在动力,使东北跳出“投资不过山海关”“为什么企业选择离开东北”“为什么东北留不住人”的怪圈,也就不枉悠悠众口的这一波汹汹热议了。(曹东勃)

[责任编辑:刘朝]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