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能否改变扎克伯格

2018-04-15 09:17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4-15 09:17:40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张静雯

  《头号玩家》是部很炫酷的电影,只是套路的痕迹过于明显。VR游戏“绿洲”的世界里,资深宅男及其小伙伴斗智斗勇,最终成功阻止了邪恶的科技公司控制“绿洲”乃至控制真实世界的阴谋。说穿了,就是平民英雄战胜邪恶巨头,带领大家过上正义自由新生活的故事。问题在于,这里的“正义”和“自由”都是要打问号的,毕竟,风卷残云过后,“绿洲”归了好人掌管,可是新科技巨头手里不可估量的权力,貌似也没什么制衡和监督。

  电影的粗浅之处让人遗憾。回过头来看现实世界,忍不住陷入短暂的小确幸。至少,科技巨头还不至于肆无忌惮,不来场艰苦卓绝的决战,都没法挣脱恶魔商人的奴役,如果犯了错,市场会给颜色看,搞不好还得遭遇里三层外三层的拷问。深陷“泄密门”的“脸谱”(Facebook)想必深有感触。4月10日、11日,CEO扎克伯格连着两天接受美国国会质询,累计十个小时。

  大洋彼岸的国内媒体在报道这场举世瞩目的听证会时,多少带着吃瓜群众的心态,不亦乐乎地用“舌战群儒”“全身而退”“平趟”一类词语来形容小扎的表现。当然这不是夸赞扎克伯格睿智,更多是讽刺议员们是“猪一样的对手”,好多谷歌一下你就知道的问题,非得占用听证会的宝贵时间。比如“Facebook免费,那你们怎么赚钱”之类的问题,把议员们缺乏常识的短板暴露得过于赤裸,难怪扎克伯格本人回答时,都没能藏得住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认真围观了听证会之后,我必须负责任地说,这群议员可不尽然是对社交媒体一无所知的“老朽”,更不是来搞笑的。总的来说,他们严肃又犀利,扎克伯格可没有那么轻松。有议员讽刺,因为隐私政策的问题,扎克伯格已经有十四年的道歉历史了,更有议员直接让助手举起指示板,把小扎这些年来的道歉言论一一展示出来,质问“你怎么还在道歉?”言下之意,因为相似的原因,你已然被众目睽睽地围观好多次了,怎么看起来没有本质改变呢?到底是政客,真真是修辞好手,句句扎心。

  除了尖锐的修辞,一些议员其实点出了很多很本质的疑惑。第一天刚一开场,商务委员会主席Thune就援引了他人的警告:“剑桥分析”被曝出非法获取脸谱用户数据后,脸谱确实采取了更严格的隐私保护措施,但那只能确保第三方不能从毫无防备的用户那里获得数据,而实际上增强了脸谱的独家市场数据能力。话说那个“怎么赚钱”的尬问,背后也未尝没有深刻的命题,即对这类社交网站商业模式的怀疑。免费的服务,几乎必然要以更多数据作为交换,这种模式越增长创新,个人数据被滥用的风险就越大。

  但也明显看得出来,立法者们并不太清楚该怎么办。他们怕扼杀硅谷的创新动力,也不确定该拿什么去规制以脸谱为代表的新兴互联网公司。

  很遗憾,对于科技巨头的权力约束,很多时候不得不更多倚仗商业公司的自律。前不久,百度的李彦宏贡献了个“惊人”的论断,说中国用户更“开放”,很多情况下愿意用隐私换便捷。我本人对这种说法表示严重质疑,不过这句话后面的表述更引起了我的注意——大概齐是说,百度用数据会遵循一定的原则,前提是用户能受益,而且也同意。

  听起来倒是很正确,可联系上下文,忧心还是不能消除。我们的数据握在别人手里,至于会不会被滥用,就看他们自觉了。如果他们“不自觉”,会有什么后果呢?缺乏约束的权力可能会带来什么灾难,《头号玩家》已经告诉了我们。当然电影里的大反派是个漫画式的坏蛋,现实中的扎克伯格们未必有做坏事的主观恶意,可却结结实实地拥有作恶的能力。

  国会的质询、舆论的拷问不是无力的,扎克伯格也不光只会做“道歉小能手”,多少也有改变。比如脸谱已经在加拿大进行政治广告测试,用户能看得到是谁在运营这些广告页面,今年夏天,这项功能预计会在全球投放。风波能倒逼出更透明的信息、更多的知情权,总不是坏事。

  除了不断增强的透明度,设置严格的禁区也很有必要。这方面,欧洲的努力令人瞩目,即将生效的《统一数据保护条例》,把包括种族、政治倾向、宗教信仰、健康等方面的敏感信息,严格排除在了人工智能的权限之外,哪怕当事人同意也不行。

  最后想再说一嘴《头号玩家》,不客气地讲,电影就是好看而已,谈不上深刻。正义战胜邪恶,这没错,可是人并没有真正觉醒,还是沉浸在“绿洲”中,虚拟世界的逻辑依旧在异化真实的生活。回到数据保护这件事上,也需要“人的觉醒”。举个不太“正经”的例子,“我已认真阅读并同意用户协议”这样的“谎言”,也许我们可以少撒一点。

  围观能否改变扎克伯格、改变那些掌握大量数据又懂算法的科技公司?也许是能的。可仅指望他们去改变,远不够有力量,仅仅他们改变,也远抵达不了一个更好的未来。(张静雯)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