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洱海治污先铲蒜,也是一种“先停再说”

洱海治污先铲蒜,也是一种“先停再说”

2018-10-10 15:07来源:光明网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阅读提示】洱海流域村民种植大蒜被强行铲除 官方:为防污染洱海治污先铲蒜,也是一种“先停再说”

  光明网评论员:“上月才听到风声,没想到他们动真格铲蒜……”“去年大蒜价格太低亏损,今年四五月份就进了大批蒜种冷冻,准备翻本,没想到又禁种,一家人欲哭无泪!”10月9日,在云南大理洱海上游的大蒜主产区洱源县邓川镇、右所镇和三营镇,蒜农争相向媒体记者倒苦水。9月以来,一纸洱海保护“七大行动”整改通知,在云南省大理州引起了不小的波澜。核心字句是“全面禁止种植大蒜”。

  大理洱海治污,这两年动静颇大。无论是推行全年封湖禁渔,还是一口气关停上千家客栈,都展示了地方主政者的治污魄力。洱海需要保护,污染需要治理,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在此期间的一些治污手段和做法,也是争议缠身。这次上演的铲蒜风波,是为最新一例。

  据媒体报道,截至目前,从发布风声,到具体行动的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当地已经铲除了5000多亩已种植的大蒜。行动之迅速,效率之高,俨然再次延续了此前关停客栈的“雷厉风行”作风。治污执行力强,是好事,但就铲蒜一事来说,当地本应该有更好的执行方式。

  众所周知,不比其他污染行为,农作物种植有着确定的季节时令,在科学角度、人道角度,合理的“禁蒜”时间表,理当是在种植季之前,或者是收获季之后。眼看着蒜苗初露,就被强行铲除,增加村民损失不说,也实在有违起码的农时天理。有当地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解释称,“洱海保护等不起”。这看似两难,其实是站不住脚的,既然“等不起”,为何就不能早作谋划,在蒜苗种植季前就向村民做好沟通工作?

  不只是程序问题,上游村民种植大蒜到底对洱海的污染威胁有多大,是不是到了必须铲除而后快、“全面禁止种植”的地步,就眼下看,似乎仍是一笔糊涂账。当地农业局的内部人士就透露,大蒜究竟给洱海带来多大的污染,他也没见过环保部门给出的数据。由此可见,在大蒜种植的污染系数未有科学定论之前,就匆忙“一刀切”铲蒜,至少是有用力过猛之嫌,其对应的治污回报也得打上一个疑问号。

  这一治污作风,让人联想到今年5月底,生态环境部制定出台《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该文件明确提出,在污染治理过程中,要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懒政、敷衍做法,坚决避免以生态环境保护为借口紧急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虽然这一规定所指向的主体是工业企业,但其所传递的治理精神,显然是相通的。更何况,对于大蒜主产区的当地村民而言,种蒜本就是一种生产行为。那么,为治洱海污染而突击铲蒜,同样也是一种粗暴的“先停再说”。

  客观而言,当地在铲蒜之外,并非完全没有考虑到村民的生活出路。比如,被铲蒜的村民可以拿到一定的补贴,当地政府也在考虑推广其他种植作物,避免村民收入大幅下降。但有个前提耐人寻味——“将根据种植适宜情况、产量、受益进行评估后,再大范围向各族群众推广,努力建成绿色食品示范基地”。这里问题在于,既然村民的其他收益方式还未经评估,为何就非得匆忙铲掉大蒜,断了村民的生计来源?提前准备找好出路,先给村民吃上定心丸,岂不更好?

  当地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坦承,铲除青苗确实伤害了农民群众的感情,利益也受到损害,但这个“阵痛”得承受。其实,没有一种“阵痛”是必须要承受的,即便有,负责任、体恤民情民意的治理之策,也应该是尽力减缓“阵痛”,而不是把“阵痛”乃至“牺牲”当作理所当然。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筚路蓝缕改革开放,行百里者半九十洱海治污先铲蒜,也是一种“先停再说”

洱海治污先铲蒜,也是一种“先停再说”

[责编:王营]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明降暗涨

  • 拒收现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直播顶级中学课堂的做法虽在应对高考挑战时的效果未必能赶上其他模式。但是,对于广大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说,假如有更多的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力推此事,绝对算得上幸事一件。
2018-12-13 17:26
南昌大学的学生调侃学校的停电通知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一圈,让学生长期承受停电的折磨,不仅暴露南昌大学在管理建设层面的现实缺失,也凸显出了当地教育部门的责任缺失。
2018-12-13 17:23
如何让一个受到严重伤害的人摆脱创伤,重新拥有正常的生活,是今天包括医学和心理学等学科都难以完成的任务。类似创伤,会永远留存于幸存者的心中,并影响他们的后代。
2018-12-13 11:28
是时候好好审查校园APP的合法性与合规性了:既要看看它们是否必要而科学,更要查查它是依循什么路径进入校园的。别再披着信息化的幌子,把学生当成“流量自肥”的唐僧肉。
2018-12-13 11:31
既有的刑事责任年龄,给未成年人犯罪以法律宽容,不仅对受害人难言公平,甚至可能演化为对犯罪暴行的纵容。面对不忍直视的频发血案,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或许应尽早进入立法者的视野。
2018-12-12 16:42
从故宫口红的几度刷屏可以看出,当前文创产业已占据了消费者视野,社会上对优质文创产品依然抱有一种“饥渴”,对文创产品有着极高期待。从这个角度说,创作者也当不辜负这种期待。
2018-12-12 16:45
把体测与毕业挂钩的做法,还是考试的思路,这和把体育纳入中考一样。需要防止的一种倾向是,体育课就是根据体测项目组织学生跑、跳,以及一些同学为了体测达标,进行突击训练。
2018-12-12 16:46
没有无限的责任,也没有任性的权利,这是成熟市场的基本要义。网约车拒载醉酒乘客,把各种消费场景与矛盾厘清在合同规则里,既有利于平台成熟与完善,也裨益于司乘关系公平与正义。
2018-12-12 12:20
尽管近几年通过实现“两票制”减少了药品的流通环节,但是由于各家医院和医生在药品的选择方面仍具有较重的话语权,为了提高销量,药厂方面在营销方面的成本依然比较大。
2018-12-11 15:34
魏则西事件已过去两年多,《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等制度设计也在不断进步;遗憾的是,“竞价排名”的江湖上,故事仍停留在坑蒙拐骗的那一页。
2018-12-11 15:34
就本次事件而言,根本无需闹到对簿公堂的程度,行政复议阶段就能化解问题。但两级交警部门偏偏“硬撑”到法庭上并败诉,难道他们不知道其做法违反法定程序吗?
2018-12-11 15:34
“空手套白狼”的开发商当然需要大力谴责与追责,但更需要追问的是,“空气房子”是如何顺利通过工程竣工验收与备案的,又是如何顺利办理产权证的?
2018-12-11 15:34
对于工业厂房等,社会已有再利用的共识和能力,但对于油罐这样的高危物品,恐怕仍需认识的时间和过程。同时,各地不断提升相关处置能力和警惕性,是十分必要的。
2018-12-10 16:01
这折射出的是一种形式主义顽疾,由于一些地方扶贫的考核机制不健全,事后问责不到位。使得基层部门和官员养成一种侥幸心理,久而久之,平时不作为、临时抱佛脚就成了习惯。
2018-12-10 15:58
血缘亲情是人类与生俱来、最基本的情感,无论用什么方式粗暴将其斩断,都不人道。执政者们在政策设计和执行的过程中,多点人性的温度,少点粗暴和漠然。别让悲剧再次发生。
2018-12-10 15:55
如没有详尽的调查过程披露、没有给出合理释疑,那么,公众很容易将之误会为文过饰非。在地方部门涉嫌行政违法的公共事件上,相关权力者是有遮蔽或调和真相的趋利冲动。
2018-12-10 11:36
在排查毒贩子如何雇用和利用“病人”来“套片”埃托啡,也要检查管理和经营者是否严格遵守了《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处方管理规定》,以便堵住镇痛麻醉药转化为毒品的漏洞和转化途径。
2018-12-08 11:42
道路是安全的,井盖是牢靠的,盲道是完善的,这些最低限度的保障,不应该成为一种公共奢侈品。要改变这一点,对整改不能止于个案层面的补漏,不能依赖重复的悲剧来提醒错误和漏洞所在。
2018-12-07 17:01
婴幼儿幼托服务的前提是保障幼儿身心安全,保障则是清晰的政策指导和有效的监管。在这一领域加大政府政策性投入,例如提供税收优惠、场地支持、师资培育扶持等等,是事半功倍之举。
2018-12-07 11:29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政策调整,常常只能微调,如何切实赋予人们选择休假时间的自由,真正实现错峰出游,让公众黄金周假期的成色越来越足,彻底改变“中国式放假”,可谓任重而道远。
2018-12-07 17:0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