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纠缠于情法之间的家务事

纠缠于情法之间的家务事

2018-12-08 09:11来源:北京青年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马建红

  最近,网络上有一则消息,说绍兴王大妈想见见在杭州的儿子,可是儿子小张却一直不接她电话。与平常“娶了媳妇忘了娘”的故事不同,这位王大妈有三个儿子,小张是最小的,当年因为“超生”,王大妈就将一岁左右的小张送了人,也就是说小张是被养父母养大的。王大妈说小张已经三十五岁了,大学读完后已经挣了十多年的钱,一年能挣五十五万,她身体不好,得过脑梗,腿脚不方便,老伴因病去世花了不少钱,其他儿子则因生意失败,生活拮据,所以她希望小张能帮帮她。可她虽多次联系,但对方就是不接电话,“我也是没办法了,有办法也不会找他的”。

  这则消息中涉及到一个法律问题,那就是被“送走”的子女,是否还有义务赡养亲生父母?根据我国《婚姻法》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同时也规定,养父母和养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婚姻法》上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而“养子女和生父母间的权利和义务,因收养关系的成立而消除。”也即当年王大妈夫妇在将小张送人后,他们之间的父母子女关系随之自动解除,而小张和其养父母之间则建立了父母子女关系。在该案中,即便小张愿意认回王大妈,也并不因血缘上的联系而使小张承担赡养王大妈的“法律”义务。当然,如果小张顾念王大妈的“生”之情分,自愿接济其生母则另当别论,若从法律层面而言,则小张的“拒见”并无不妥。

  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事例很多。据报道,94岁的李大爷,在离家出走多年后回到老家,希望由两个儿子为他养老,没想到儿子们态度非常坚决,“免谈”!原来在五十年前,李大爷家日子过得穷困潦倒,夫妻二人时常为生计争吵,因实在受不了妻子唠叨,李大爷便离家出走,外出打工。如今李大爷疾病缠身,便想着回家求家人原谅,接纳自己,以安享晚年。回家后却发现老伴儿已去世,儿子们则不让其进家门。面对要“讨说法”的李大爷,他的两个儿子显得异常激动,小儿子李师傅“控诉”其父“五十年前一走了之”,留下他们母子三人无依无靠,几十年里没寄过一分钱,没寄过一封书信,甚至连母亲病逝也没回来。现在需要人照顾了,才想起家人的好,好像这几十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怎么可能。

  与李大爷案类似的,是萧山法院几年前审理过的一起特殊赡养费纠纷案,原告是一位70岁的老母亲,被告则是她的三名子女。原告诉称其子女们不赡养她,而三名子女则表示在他们分别只有8岁、5岁、2岁的时候,父母就已离婚,母亲再嫁后40多年从未与他们联系过,更遑论尽母亲的义务。在法庭上,老母亲说自己年纪大了,丈夫过世,没有经济来源,生活艰难,只好起诉三子女,要求他们每人每月支付赡养费500元。经过法官的多轮调解,加上对财产的妥善处置,老母亲的赡养问题最终得以圆满解决,案件也以撤诉形式结案。审理此案的法官解释说: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不论父母是否尽到抚养子女的义务,子女都要尽赡养父母的义务。

  “李大爷案”和萧山这位“老母亲案”可谓如出一辙,相信如果他“寻求政府帮助”的结果,依然是通过法院判令其两个儿子尽赡养义务,因为正如法官的解释,子女赡养父母,不以父母是否抚养子女为前提。另外,从人们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评判他人行为的现实来看,即便子女们是出于义愤而拒绝赡养,一定也会遭到社会上道德君子们的非议。不过,法官们当然要依法进行裁判,社会上的“不相干”也尽可以呈自己的道德优势,只是对于当事的子女们来说,多少有些不公平。

  想想李大爷的两个儿子和萧山的那三位子女,他们度过的那些缺少父爱或母爱的每一个日子是多么的艰难。在这类案例中,人们惯用血浓于水的解说词,却忘了能给人带来最大伤害的,恰恰是那些本该和自己最亲近的人,对于这两家人的子女来说,他们生活中的困窘,正是“拜”“李大爷”和“老母亲”的自私和不负责任所赐,他们的人生境遇,估计无论谁遇到都会难以释怀。有人会说,法律不是也规定父母对子女的抚养教育义务了吗?子女们当时大可以去起诉父母啊。这话说起来容易,落实起来却难,几个被父母丢下不管的几岁的孩子,他们有起诉的权利能力,却没有起诉的行为能力,几岁的孩子如何去行使自己的诉权?法律上规定他们的诉权要由监护人来行使,而“监护人”却正是要被追诉的对象!这和那些年轻时候“坏”,变老后也依然有行使诉权“能力”父母不同,况且法律和舆论似乎都更倾向于站在他们这一边,这种貌似平等分配义务的形式上的法律平等,维护的却是一种实质上的不对等,这大概也是我们在立法时没有考虑到的吧。

  人们常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而之所以难断,是因为在家务事中有更多法理与人情的纠缠,法官的裁决既要符合法理,又要顺乎人情,且在说服当事人之前,先要说服自己,哪有那么容易!

[责编:刘昀昀]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明降暗涨

  • 拒收现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眼下,在民意的压力之下,警方介入调查,显然是必要之举。一者,被虐待的幼儿需要一个说法,不能稀里糊涂就算完事;再者,幼师这一行业也需要外部的强力监管。
2018-12-14 17:43
一端是包含亲情在内的正常成长生活环境出现了真空,一端是任由网游来填满由此留下的“空虚”,这种精神与物质上的双重失衡和错位,给留守儿童带来的成长性损伤,无需赘言。
2018-12-14 17:43
环卫部门冬季洒水作业还有“失手”的时候,其他部门或单位犯错的概率无疑更大。有些单位却缺乏相应的常识,特别在环保压力下,更容易机械地进行洒水降尘作业。
2018-12-14 13:10
如果监督管理制度被制定得过于机械,抛却实施扶贫措施的根本宗旨和目的,单纯为让驻村扶贫人员待在村子里而死板执行,就会失去其真正意义所在。
2018-12-14 13:10
直播顶级中学课堂的做法虽在应对高考挑战时的效果未必能赶上其他模式。但是,对于广大贫困地区的孩子来说,假如有更多的地方政府教育部门力推此事,绝对算得上幸事一件。
2018-12-13 17:26
南昌大学的学生调侃学校的停电通知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一圈,让学生长期承受停电的折磨,不仅暴露南昌大学在管理建设层面的现实缺失,也凸显出了当地教育部门的责任缺失。
2018-12-13 17:23
如何让一个受到严重伤害的人摆脱创伤,重新拥有正常的生活,是今天包括医学和心理学等学科都难以完成的任务。类似创伤,会永远留存于幸存者的心中,并影响他们的后代。
2018-12-13 11:28
是时候好好审查校园APP的合法性与合规性了:既要看看它们是否必要而科学,更要查查它是依循什么路径进入校园的。别再披着信息化的幌子,把学生当成“流量自肥”的唐僧肉。
2018-12-13 11:31
既有的刑事责任年龄,给未成年人犯罪以法律宽容,不仅对受害人难言公平,甚至可能演化为对犯罪暴行的纵容。面对不忍直视的频发血案,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或许应尽早进入立法者的视野。
2018-12-12 16:42
从故宫口红的几度刷屏可以看出,当前文创产业已占据了消费者视野,社会上对优质文创产品依然抱有一种“饥渴”,对文创产品有着极高期待。从这个角度说,创作者也当不辜负这种期待。
2018-12-12 16:45
把体测与毕业挂钩的做法,还是考试的思路,这和把体育纳入中考一样。需要防止的一种倾向是,体育课就是根据体测项目组织学生跑、跳,以及一些同学为了体测达标,进行突击训练。
2018-12-12 16:46
没有无限的责任,也没有任性的权利,这是成熟市场的基本要义。网约车拒载醉酒乘客,把各种消费场景与矛盾厘清在合同规则里,既有利于平台成熟与完善,也裨益于司乘关系公平与正义。
2018-12-12 12:20
尽管近几年通过实现“两票制”减少了药品的流通环节,但是由于各家医院和医生在药品的选择方面仍具有较重的话语权,为了提高销量,药厂方面在营销方面的成本依然比较大。
2018-12-11 15:34
魏则西事件已过去两年多,《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等制度设计也在不断进步;遗憾的是,“竞价排名”的江湖上,故事仍停留在坑蒙拐骗的那一页。
2018-12-11 15:34
就本次事件而言,根本无需闹到对簿公堂的程度,行政复议阶段就能化解问题。但两级交警部门偏偏“硬撑”到法庭上并败诉,难道他们不知道其做法违反法定程序吗?
2018-12-11 15:34
“空手套白狼”的开发商当然需要大力谴责与追责,但更需要追问的是,“空气房子”是如何顺利通过工程竣工验收与备案的,又是如何顺利办理产权证的?
2018-12-11 15:34
对于工业厂房等,社会已有再利用的共识和能力,但对于油罐这样的高危物品,恐怕仍需认识的时间和过程。同时,各地不断提升相关处置能力和警惕性,是十分必要的。
2018-12-10 16:01
这折射出的是一种形式主义顽疾,由于一些地方扶贫的考核机制不健全,事后问责不到位。使得基层部门和官员养成一种侥幸心理,久而久之,平时不作为、临时抱佛脚就成了习惯。
2018-12-10 15:58
血缘亲情是人类与生俱来、最基本的情感,无论用什么方式粗暴将其斩断,都不人道。执政者们在政策设计和执行的过程中,多点人性的温度,少点粗暴和漠然。别让悲剧再次发生。
2018-12-10 15:55
如没有详尽的调查过程披露、没有给出合理释疑,那么,公众很容易将之误会为文过饰非。在地方部门涉嫌行政违法的公共事件上,相关权力者是有遮蔽或调和真相的趋利冲动。
2018-12-10 11:3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