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阅读提示:  中国尿疗协会起底:无法人资格 入会需亲身喝尿 发布时间:2016-06-28

  那些以“国”冠名的社团,其业务活动的范围和能力,难道真的到了不以“国”冠名就会使业务受限的地步?“中国”、“中华”、“国际”、“世界”等大名头,越是神圣化、神秘化,就越是容易被用来作大旗、充虎皮,以至于一群以喝尿为嗜好的人,也要把组织冠个“国字头”。 有意思的是,上述报道说,成立“中国尿疗协会”的人向表示要加入协会的记者兜售尿疗书,“每本50元”。看来,尿疗协会的人,醉翁之意不在尿啊。

·“山寨社团” 要曝光更要除根 ·治“山寨社团”重在除权力迷信
·“情愿被骗”养活了山寨社团 ·整治“山寨社团”很有必要
看万科“大片”如何诠释资本之力 发布时间:2016-06-27
王石脱岗仍领酬5千万 损害公司和广大投资者利益

  万科“大片”,给中国人上了宝贵的一课。无论这部“大片”情节如何跌宕起伏,都将向人们诠释市场与道德的一致性:符合市场的,才是符合道德的;出于道德的动机而决定市场行为,最终也必然走到道德的反面。不是么?只有依据通识建立起合理合法的公司架构,万科“事业合伙人大会执行委员会”公开信所说的“我们收获了客户的满意、社会的尊重、成功的喜悦、无价的友谊,以及无数个幸福快乐的日日夜夜”才能长久,才能被坚持,也才能有善终。

·王石为何钟爱国资 ·万科控制权争夺战将走向何方
·乐见“万科危机”呈现软着陆迹象 ·宝能系已成去杠杆首个“活案例”
涉毒艺人,不“打死”但须“打疼” 发布时间:2016-06-26
国家禁毒办:涉毒艺人接受完惩罚就可以回归社会

  涉毒艺人虽在人品上图穷匕见,良善的社会也并非对之关上了新生的大门。禁毒部门要求大家对涉毒艺人“不要一棍子打死”,这当然是善意可嘉,初心可鉴。不过,眼下而已,恐怕不是棍子太狠,而是脑残粉太多,综合罚单太过绵柔。艺人与毒有染,身为公民,自然承担法定责任;但,司法惩戒之后,还应有行业惩戒、舆论惩戒、道德惩戒伺候着。不然,东山再次得如此轻而易举,重陷囹圄可能也就毫不稀奇。

·立法管控涉毒艺人也是一种保护 ·仅封杀涉毒明星 有“挂一漏万”之嫌
·对涉毒明星不应宽容 ·“宽容吸毒”让人无法宽容
正视广场舞问题背后的全民健身短板 发布时间:2016-06-25
体育总局局长:广场舞是个好事 扰民问题会解决

  广场舞除了展现全民健身的巨大需求,更突显了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对于社会空间和公共资源投放的新需要。统计显示,截至2014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数量已超过2亿,占总人口的14.9%,无论是在数量还是老龄人口的占比上,我国都进入了典型的老龄社会。而这种人口结构的变迁,所带来的挑战是方方面面的,仅就是老龄人口对于社会公共空间的特殊需求,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大问题,而广场舞,仅仅只是此问题的一个表现而已。

·规范“广场舞”,老龄社会的应对才开始 ·“封印”已解的广场舞往哪儿走?
·广场舞为何总成“广场武” ·广场舞“实名制”应慎之又慎
众议“五道杠”,评价标准不再单一 发布时间:2016-06-24
五道杠少年通过武大自主招生考试 还需过"三关"

  前两年的“五道杠”事件,实际上是人们把一个以“经典”方式成长起来的早熟少年的符号化。从这个意义上讲,“五道杠”不过是恰好更加契合了符号化的直观要求而已。借助这个符号,在“经典”成长方式中成长起来的过来人,可以评价这个成长方式,可以评价这个方式确立的一系列标准,也可以由此思考自己的人格、性格乃至“三观”、品质;同样,这个符号,也给那些在多信源的网络时代成长的人以参照物,由此理解相当多的人成长环境的真实性。

·对“五道杠少年”少些标签化的“惯性联想” ·对“五道杠少年”的成见是种舆论暴力
·“五道杠少年”,成熟感取决于真实感 ·五道杠上的“集体无意识”
顾雏军案是民间投资政策的南门之木 发布时间:2016-06-23
李克强:以不断深化改革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

  一些与民间投资直接关联、与政策可信度直接关联的典型案件总是没有进展的现实,是民间投资裹足不前、民企资本抽走外流的重要原因。案件中,顾雏军案具有标志性的意义。对于讲求实际的民企资本来说,纸面上促进民间投资的政策当然是利好消息,但其更要亲见一些资产安全案件的最终结果,并以此作为检验政策可否落实的证明。正是在此意义上,顾雏军案就是民间投资政策的南门之木,其结果是相关政策取信于民间资本和民营企业家的实际例证。

·让民间投资继续“基业长青” ·提振民间投资须破除隐性门槛
·关键要提高民间投资竞争力 ·鼓励民间投资要政策更要效率
要参保人补齐被私吞养老金道理何在 发布时间:2016-06-22
社保局科员私吞900万养老金 亏空要参保人补齐

  2014年中国养老金亏空达到1.6万亿,而2004年该数字为7400亿,10年期间,养老金亏空额增长了将近1万亿。社保制度建立以前,养老金领取者虽然没有个人社保账户,但实际上政府已经通过企业税收及利润上交等方式拿走了养老保险所需的“必要扣除”,并通过财政的方式把这些资金用于其他方面。因此,从道理上讲,社会成员也并没有“欠缴”社保费用。这也是社保个人账户建立后不能再向这部分职工“追缴”养老金的道理所在。

·养老金“缺口”终究要靠制度补救 ·养老金统筹账户继承应划定路线图
·养老金没领完可继承有助明确权责 ·养老金怎么缴纳,需要公平做引领

  从南京市民政局了解到,今年一季度,南京结婚人数仅比去年同期增加了880对,但是离婚的却增加了3834对。这正好与这一波的房价上涨不谋而合。


  近日有媒体报道,北京放开小区停车收费政府定价后,一小区的停车费由每月150元暴涨至500元。此前,广州、上海亦出现类似“疯涨”情况。


  莲湖区环卫工李贺(化名)遇到一件堵心事:前几天一家公司来献爱心,给每位环卫工发米面油。他把这些东西领回去后,却意外地发现大米过期了。


  有市民反映,在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打印文件,每张收10元,是其所在学校的100倍。记者探访发现,首都机场两处打印点,收费均为A4纸10元/张。


  南京市民王女士,她吃的这一颗糖,还没来得及咂摸味道,就换来了一张20元的罚单。因为她吃糖的这个地方是南京地铁的车厢里。王女士觉得自己很冤枉。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